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处置

  这夜,在三更时分开始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直到翌日辰时方才渐渐放晴,瓜尔佳氏见雨歇云工,便想着去温如言处走走。在经过一个夹道时,无意间到几个太监领着一女子走在自己前面;这几个太监也就罢了,那女子的背影,瓜尔佳氏着竟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停下脚步好一阵思索后方想起似乎是伊兰,然等她再的时候,原本还在自己前面的那些人早已拐了弯走得不见人影。

  奇怪,伊兰怎么会出现在宫里呢?难道是凌若传她入宫?

  这样想着,她脚下一转,改而去了承乾宫,到那里的时候,到凌若穿了一身烟霞色的旗装站在檐下,昨夜那场雨将宫院里那两株樱花树上刚开的樱花给打落了许多,水月正领了几个宫女蹲在地上捡花。

  当日移住紫禁城的时候,胤禛见凌若舍不得净思居那两株樱花树,便命人将之移栽到了承乾宫,如今阳春三月,正是樱花盛开之际。

  瓜尔佳氏抿嘴一笑,朝凌若走过去道:“妹妹让人拾花,莫不是想学那花痴葬花吧?待会儿可是还要写一首赋花的诗词?”

  凌若尽管心情不甚好,但听得她这话也不禁为之莞尔,挽了她的手入内道:“哪有如此,是水月。这丫头说这些花落了可惜,捡起晾干后可以拿来制花签、香囊等物;倒是姐姐今日怎么这般好来我?”

  瓜尔佳氏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道:“瞧你这话,是说我往日里待你不好喽?”

  “可是不敢。”凌若笑着接过宫人奉上的茶水,道:“待会儿我要去给太后请安,姐姐可要一起去?”

  瓜尔佳氏颔首道:“也好。说起来,太后的身子可有好些了?”

  听到这里,凌若叹声道:“原先倒是有些起色了,可被这地震给一吓,反倒不如从前,且原本一直替太后病的徐太医又去了通州,换一个太医不知会如何。”

  说到徐太医,瓜尔佳氏也深觉惋惜,如今的通州几与鬼门关无异,能活着回来的可能xing十不足一。

  “罢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且我观徐太医并不是个短寿之相,兴许会平安无事也说不定。”如此宽慰了一句后,她又道:“对了,你今日可有召伊兰入宫?”

  “伊兰?”凌若诧异地了她一眼道:“我已经许久不曾见她,更不曾召她入宫,姐姐何来此问?”

  当下,瓜尔佳氏将在路上到疑似伊兰的背影说了一遍,临了又道:“既然你不曾召她入宫,想来是我岔了眼。不过话说回来,你当真准备与伊兰老死不相往来吗?”

  凌若抚着裙间的金丝,低头缓缓道:“人与人之间,隔阂易起难消,何况伊兰对我成见已深,就算我有心也无用,只当是彼此姐妹情份已尽。不过我听说李耀光待她甚好,虽十余年无所出,依然相敬如宾,总算我当日没给她择错人。”

  “你啊,就是嘴硬心软,若真的姐妹情份已尽,你又怎会知李大人待她如何。”两人姐妹十余年,瓜尔佳氏哪还会不了解凌若,嘴里不说,但心里始终是记挂的,否则哪晓得李家待伊兰是好是坏。

  “她终归是我着长大的。”凌若只说了这么一句,但已经足够了。

  然凌若并不晓得,她那个妹妹此刻正跪在坤宁宫中,将她与徐容远的过往旧事仔细讲给坐在上首的胤禛听。

  胤禛脸色阴沉如水,浑身都散发着阴寒的气息,双手紧握成拳,泛白的指节节节突起。

  待伊兰一一说完后,胤禛寒声问道:“那么熹妃入王府之后呢,他们可还有什么往来?”

  伊兰不着痕迹地了端坐在椅中的那拉氏一眼,垂首道:“这个民妇就不知道了,不过民妇知道,徐太医之所以近二十年来不娶,皆因心中尚有熹妃之故。”

  “很好!”沉寂半晌后,胤禛从牙缝中蹦出这两个字来。那拉氏见差不多了,逐命伊兰下去,自己出去沏了盏茶后亲手奉予胤禛,“皇上喝口茶顺顺气。”

  “朕喝不下下!”胤禛气恼地说了一句,他此刻胸口又堵又痛,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来。

  那拉氏顺势将温热的茶盏放到胤禛手边的小几上,温言道:“其实皇上不必太过在意伊兰刚才的话,未必那就是真的。”

  胤禛此刻哪听得进这话,当即反唇讥道:“如果连熹妃亲妹妹说的话都不是真的,那还有什么是真的?熹妃……”在说到最后两个字来时,他眸光与心情一般复杂无比。

  那拉氏幽幽叹了口气道:“即便熹妃与徐太医当真有旧,那也是过去的事了,事过境迁,皇上实无需在将之放在心上,否则伤了皇上与熹妃妹妹的感情,岂非不好?”

  “感情……”胤禛嗤笑一声,仰首痛心道:“你没听到那些宫人私下里传的话吗,熹妃与徐太医私下相处时举止亲昵。熹妃,她当真是妄顾了朕对她的信任与宠爱。”

  那拉氏听得这话自是无比舒心,然她并未将这表露在脸上,而是故作难过地道:“那皇上准备如何处置此事?”

  听得这话,胤禛的脸色顿时又阴冷无比,摩挲着光滑如壁的杯沿徐徐道:“不论通州那边瘟疫如何,徐容远都是不能再留了!”

  这话一出口便是判了容远的死刑,不论他能否消除横行在通州的瘟疫,都不可能活着走出那里。至于靖雪……虽然有些对不起她,但错是徐容远自己铸下的,怪不得他人。

  “皇上说得极是,那熹妃呢?”那拉氏小心地问着,钮祜禄氏的下场才是她最关心的。

  说到凌若,胤禛脸颊抽搐了几下,一时未开口,显然心里正在进行激烈的挣扎,那拉氏紧张地注视着他,心“呯呯”跳着。

  “熹妃……”许久,胤禛终于开口了,沉沉道:“她始终是四阿哥的额娘,朕不能不念着他的感受,此事不宜张扬出去,处置徐太医就罢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