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小路子之死

  “不是。”凌若急急辩解了一句,旋即屈膝跪下恳切道:“臣妾并非有意隐瞒皇上,只是臣妾与徐太医早已是过去的事,早在臣妾入王府的那一日起,就与他再没任何关系,既无关那又何必再提起。”

  “好一句‘既无关那又何必再提起’,事无不可对人言,若你们真无任何苟且,何以要对朕百般隐瞒?”望着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妃子,胤禛又气又恨,若换了其他妃子,只怕早已被他打入冷宫,如何还能跪在这里答话。除却湄儿之外,凌若是他最为重的女子,这份在意,纵是年氏也不能相提并论。

  “妾身也是不想皇上误会。”在这样说了一句后,凌若又肃容道:“请皇上相信妾身,妾身与徐太医之前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绝无任何逾越礼数之举;至于入王府之后,虽然意外相见,但仅止于病人与医者的关系。”

  “果真只是如此吗?”胤禛冷笑,不待凌若答话,一连串问话已是有如疾风暴雨般地向凌若袭来,“那倒是请熹妃告诉朕,徐容远为何要入宫为太医?又为何百般不肯娶靖雪?他去通州又为何要专程向你辞行?”

  前面两个问题倒是罢了,确实是与自己有关,但最后一个,容远是来替弘历换药时顺带说起,何来专程辞行一说?

  “皇上……”她想解释,可惜胤禛不愿听,在用力喘了几口气后,指着殿门道:“朕现在不想到你,立刻给朕出去,往后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再踏足这南房一步。”

  眼见胤禛此刻正在气头上,凌若晓得不论自己说什么,他都是听不进去的,只得黯然离开,在踏出殿门后不久,隐约听得里面传来碗瓷落地的声音,她摇摇头,扶了南秋的手离去。

  今夜的事处处透着古怪,分明有人在暗中算计中伤于她,必需要赶紧查个明白才行,否则这个亏只会越吃越大。

  回到承乾宫,她刚将水秀几人唤到近前,还未说话,就见她们几个眼睛红红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晓得她们必是有话要说,又不方便当着南秋等人的面讲出。当下借口累了要梳洗歇息,着南秋等人退下。

  果然,等屋中只剩下她们几人后,年岁最长的水秀上前哽咽道:“主子,宫外来信说小路子出事了。”

  凌若心头一惊,忙问道:“什么事?”

  水秀抹了抹眼角的泪道:“毛氏兄弟托人给奴婢送了封信,说是前几日小路子就突然失踪,一直寻不到人,不过他们怕主子担心,没敢告诉主子,只是私下里派人寻找,直至昨日才意外在野外发现遍体伤痕的小路子,等他们将小路子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强撑着让他们转告主子,说一定要小心宫里的人,有人在对付主子。”

  凌若没有追问这个,而是焦灼地道:“那小路子呢,他还有救吗?”

  一听这话,水月强忍了半天的泪顿时掉了下来,年纪最幼的安儿更是啼哭不止,抽泣道:“小路子死了,呜……”

  以前在王府里时,他们几个感情极为要好,认真算起来,分别也不过两三月,当时的离别之语犹在耳边,不曾想竟已阴阳相隔,如何能不伤心。

  死了?小路子死了?凌若怔怔地坐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还记得小路子与李卫初来净思居时那紧张巴结的样子,之后十几年,他一直忠心耿耿地陪在自己身边,虽不及李卫聪明能干,但那份忠心却是一般无二。

  她放小路子离去,原是不忍他受那宫刑,所以便想着干脆让他摆脱奴仆的身份,娶一房贤慧的妻子生上几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开开心心的过完下半辈子,哪知……

  想到伤心处,凌若忍不住落下泪来,滴在烟霞色的衣衫上,晕染如花,却是隐含着深切的悲伤。

  “主子。”水秀突然跪下泣道:“您一定要替小路子报仇,毛氏兄弟在替小路子殓尸准备入葬的时候,发现他除了惨不忍睹的皮肉伤之外,下身……下身……”后面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半晌才咬着细碎的银牙道:“连下身也被人作践了,与宫中太监无异。”

  “是本宫对不住小路子。”凌若泪落不止,神色更见悲蹙,她已经可以猜到,必是有人bi问小路子她与徐太医之间的事,小路子不肯说,所以那些人才变着法子的折磨他,连净身的法子也想出来了,如此小路子死了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小路子宁死不肯做出卖主之事,无计可施之下,便将奄奄一息的小路子扔在野外,想让他被野狗啃食而死。

  而伊兰,应该就是小路子之后的第二个人选,可惜她并没有小路子那般的忠心,将自己的事统统说了出来,从而才有了今夜南房的那番质问。

  凌若强忍了心中的悲痛,扶起水秀道:“你放心,害小路子的人本宫绝不会放过。他加施在小路子身上的痛苦的,来日,本宫必要他加倍偿还。”

  水秀用力点头,泪眼婆娑地起身道:“主子可是已经猜到是何人要加害主子?”

  “宫中与本宫有怨隙的,而又有能力对付本宫的不会真超过三人。”在冷冷说完这句后,她吩咐道:“眼下宫门侍卫尚未更换,水秀你去问问,今日有没有陌生女子入宫,若有的话再问问那女子去了哪个宫院。”

  所有出入宫门的人,都会留下记录,包括出入时间以及去向等等,一问便可知晓。

  在水秀答应后,凌若又命水月去打探胤禛这几日去过哪几个地方,又见过哪些人,务求详细。

  两人去了很久方才回来,不过问来的答案却是出奇一致,皆指向坤宁宫。

  凌若恨恨地一掌拍在扶手上,怒言道:“果然是她,皇后,好一个皇后,竟然用此卑劣恶毒之手段,纵是蛇蝎毒妇怕也不及她之万一。”

  余下三人听得皇后二字,也是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生啖其肉,可她是皇后,六宫之主,且她行事向来缜密,难寻漏洞。

  这个问题,凌若同样知晓,何况在这件事中,那拉氏占尽先机,胤禛又恼她怒她,她如今想要反制那拉氏,怎一个难字。

  只是,再难她也要去做,绝不能让小路子白白枉死!

  “水秀,明日传本宫手谕出宫一趟,让伊兰来宫中见本宫。”解铃还需系铃人,想要解开眼下的困局,就只能从伊兰身上着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