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六十一章 要命

  年氏在一旁静静地听小春子说着,信,她早在地震那日就拿到,只是一直不曾拿出来罢了。静太妃的信,通篇只指了一个人,便是此刻跪在地上的钮祜禄氏。

  她不将信拿出来,自然不是因为要包庇钮祜禄氏,恰恰相反,她不知多希望钮祜禄氏死,只是拿到信的时机不对,当时京城地震,胤禛全副心思都放在地震赈灾上,她当时若拿出来,只怕胤禛连的功夫都没有。

  她忍了钮祜禄氏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抓到这个把柄,自然要寻一个最好的机会送上去。

  随后几日,布在宫里的眼线告诉她,皇后几次三番派身边人出宫,她料定皇后近日必然是有所举动,

  至于寻的是何人麻烦,她初时尚且不知,但在得知伊兰入宫后,便心中有数,皇后――始终视钮祜禄氏为眼中钉,多年隐忍,终于选在今时动手。

  皇后要对付钮祜禄氏,她自然乐见其成,之后命人暗中盯紧了坤宁、承乾两宫,两宫一有什么动静立刻禀报。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知道皇后今夜连着两次出入南房,随后胤禛更先后召众朝臣与钮祜禄氏至南房见驾。

  据从在南房侍候的小太监处打听得来的消息,此事似乎与通州有关系。尽管她猜不透通州之事何以会扯上钮祜禄氏,却丝毫不妨碍她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连夜找来小春子,让他随自己前往南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一遍,自然这送信日期要改成今日,否则胤禛问起何以她迟了这么多天才回禀,却是不好回答。

  胤禛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生冷的直线,攫在凌若身上的目光有着沉沉的痛意,他起身,一步步走到凌若跟前,手指松开,薄薄的两张信纸飘落在凌若面前,上面一个个小字,犹如盘桓在纸睥一条条小蛇,正“咝咝”吐着猩红的信子,随时会朝她扑过来。

  “熹字谓之曰光明,代表着凡事美好的一面,朕将这个字赐为你的封号,是因为朕认为你为人淑恭淑良,可以当得起这个字,可是原来朕错了,朕一直以来都错了你”在说这些话时,胤禛眼中有着难以言喻的伤痛,垂在身侧的双手捏得咯咯作响,他怕自己稍一松开,就会忍不住一巴掌打过去。

  凌若颤手捡起地上的信纸,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到信中内容时,依然浑身冰凉,如坠冰窖。

  石秋瓷在信中说她知道凌若与徐太医自幼相识,情意深重,被迫分开后彼此一直未能忘情,是以徐太医设法成为宫中太医,常以治病为借口,来王府与凌若私会偷情。自己得知此事后曾劝过凌若数次,凌若表面听从,实则恨她多管闲事,又恐她迟早会将自己与徐太医偷情一事告之胤禛,是以在胤禛登基后,以二十三阿哥性命为要胁,逼着她自尽。

  石秋瓷在信中极尽颠倒黑白之能,将她与容远之间的关系说得污秽不堪,且这封信比她截获的那封还要多出一段来,多出来的那段内容是指弘历的出身,指称弘历有些举止习惯与徐太医相似。

  其实人与人之间,连容貌都会相似,更无需说举止习惯,但这原本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放在这封信中说出来,却是要命至极;何况又是在这么一个时候,摆明了是要将她往死路上bi

  她抬头,迎上胤禛那满是痛恨与厌弃的眸光,话未语,泪先落,大滴大滴落在地上,心更是被人狠狠揪在一起的疼痛,她用力叩头,额头重重磕在光滑如镜的金砖上,“臣妾与徐太医清白,静太妃信中所言尽皆为诬蔑之言,求皇上明鉴”

  “诬蔑?”胤禛冷笑,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尖锐刻薄,刺得人耳朵发疼,“皇后诬蔑你,你的亲妹妹诬蔑你、静太妃诬蔑你,这天下所有人的都在诬蔑你熹妃娘娘”

  凌若无言,只是垂泪不止,她心里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论自己说什么,胤禛都不会相信;那拉氏与年氏的先后出手,切断了自己所有的生路。

  那厢,年氏的眼中浮起重重快意,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日,真是痛快至极

  胤禛冷眼着她不断滴落在金砖上的泪滴,往日的怜惜在这一刻都化为了厌恶,只要一想起信中的内容,他就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不知廉耻的女子。

  “该死该死”胤禛无法克制不断涌上胸口的怒意,随手将一只翡翠笔cha狠狠惯在地上,怒吼道:“钮祜禄凌若,你该死”

  “皇上息怒,莫要为了一个不知廉耻的jian婢伤了龙体。”年氏见状忙上前轻声宽慰,又道:“熹妃固然要处置,但四阿哥那边也要弄个清楚才是,他若真是熹妃与徐太医的孽种,如何还能做这大清的四皇子”

  斩草除根方能一世无忧,既做了那便彻底做绝,没有了弘历,福沛才有机会登上太子之位,至于弘时,那个庸才除了有一个嫡长子的出身之外,什么都不是。

  弘历二字令胤禛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一时没有说话,但那眸底却渐渐被疑色所覆盖;静太妃临死写下的信中言辞振振,指凌若与徐太医有JQ,且凌若适才又再三替徐容远求情,弘历……他难道当真不是自己的骨肉?

  见胤禛眼中疑色闪烁,凌若心中升起无尽惶恐,她最怕的便是扯到弘历,当下连连叩头垂泪道:“臣妾愿以自己性命发誓,弘历千真万确是皇上的骨肉。”

  她的誓言并未能减去胤禛一丝疑心,年氏更是在旁边嗤笑道:“事到如今,熹妃还在砌词狡辩,弄什么赌咒发誓,可见全无一丝悔意。再言之,你蒙骗皇上做下此等不知羞耻的事,以为皇上还会信你吗?”

  “她这等德行,如何配再为熹妃”胤禛冷言相向,这一句话等于是夺了凌若熹妃之位,至于是废是降,一时未言。

  年氏闻言,心下固然痛快,但弘历才是最要紧的,当即道:“皇上,那四阿哥该如何处置?”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