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六十二章 该死

  胤禛转头瞥了她一眼,脸色阴沉地道:“四阿哥的事朕自有主张,不需贵妃操心。”年氏听出胤禛言语间的不悦,暗责自己太过心急,赶紧噤声不语,在一旁静观事情进展。

  那厢,胤禛在喝斥了年氏一句后,冷冷扫过垂泪不止的凌若回到桌案前坐下,那里摊着一张空白的圣旨,正是他被皇后打断尚未来得及拟下的旨意。

  已经拖了很久了,如今该是时候下旨了,通州也好,徐容远也好,全部都得死

  到胤禛执笔,凌若大惊失色,她很清楚,一旦旨意下达,那么容远就真的是死定了。当下忙爬过去泣声道:“臣妾知道,此时不论臣妾说什么皇上都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徐太医当真是无辜的,求皇上开一面,放徐太医一条生路!”说罢她连连叩头,“呯呯”的磕头声响彻在南房。

  胤禛冷冷瞪着她红肿的额头,只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凌若不知道自己此刻除了哀求之外还能做什么,她磕头,哪怕额间磕得疼痛不堪也不肯停下,此生她欠容远的实在太多,所以这次一定要救他,一定要!

  然,她不知,她越求,胤禛心中就越恨,他忍着心中的烦怒,任凭凌若不住哀求,只是低头将旨意写完,在取过旁边的玉玺盖上印章后,抬声道:“李德全!”

  “奴才在!”李德全赶紧答应,唯恐慢上一点会惹来胤禛的滔天怒火。

  “即刻将旨意传至丰台大营与骁骑营,不得耽误!”他言,眸光阴冷无情。

  “不要!皇上!”凌若拉住接过圣旨的李德全,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弄得李德全进不得退也不得,甚是为难。

  刚刚被胤禛喝斥过的年氏见状忍不住又道:“你若真与徐太医没有苟且之事,何必这样紧张他的生死,分明就是有私情!”

  凌若没有理会她,只是哀哀望着胤禛,想他是否当真对自己没有一丝信任,只见胤禛恼恨地道:“钮祜禄凌若放手!否则朕连你一道治罪!”

  他等了一会儿见凌若始终没有放手,气得走下来,一脚将她抓着李德全衣角的手踹开,大声怒骂道:“你耳朵聋了吗,朕叫你放手!”

  他心中恨到了极处,究竟那个该死的太医有什么好,她要为了他这般做jian自己来求情,甚至一再顶撞他,连命都不要。

  “皇上是圣明君主,求皇上念在徐太医曾救过皇上一命的份上,饶过他性命。”凌若忍了手上的痛继续跪在地上道。

  “好!很好!”胤禛没想到凌若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替徐容远求情,神色在橘红色的烛光下扭曲变形,“你要救徐容远是吗,朕成全你!”

  随着这句话,他回到桌案后,提笔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下几个字,同样盖上玉玺。随后他拿着这张纸走到凌若身前,凉声道:“朕不会放过徐容远,要救你自己去救,这份是出宫的旨意,你可以拿着它出宫前往通州,只要在大炮轰毁通州之前,你带徐容远离开通州,他就可以活着!”

  凌若的手指在不住发抖,几次想要去接那张纸又颓然放下,薄薄一张纸片似有千钧重。她很清楚,胤禛这般做不是真的想放了容远,而是在试自己,自己究竟能为容远做到何等地步。一旦自己接过这张纸,那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房中明明站了五个人,却半点声响都没有,所有人都摒着呼吸等着凌若决择。

  年氏自是巴不得凌若接过那张纸,如此胤禛才会对她彻底失望,不再留情。

  李德全不便出声,只能以目光示意凌若千万不要接这张纸,这哪里是出宫的旨意,分明就是一道催命符。

  凌若也很清楚,若自己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不接那张纸,可是容远曾经待她的好不断在眼前闪过,不论是她入王府之前还是入王府之后,若没有容远,自己早已死在一次次算计当中,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站在这里。

  她欠他良多,该要还他的,哪怕赔上这条命也要还他!

  这般想着,凌若的目光渐渐坚定起来。伸手,在胤禛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接过那张旨,叩头道:“多谢皇上开恩!”

  胤禛愣愣地着她,随即被巨大的愤怒所淹没,钮祜禄凌若她居然这般明目张胆地背叛他,实在该死!

  凌若再次叩头,随即起身迎着胤禛噬人一般的目光,含泪道:“臣妾自知罪该万死,不敢求皇上原谅,待臣妾救出徐太医后,必来向皇上领罪!”

  “滚!”胤禛双目通红地瞪着她道:“朕永远都不想再到你!给朕滚!”

  凌若转身,在胤禛愤怒的目光中踏出了南房,身后是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主子怎么样了?”一直守在外面的水秀迎上来关切地问着,她虽然没有进去,但里面的响动却是隐约有听到,情况似乎不怎么好。

  “我没事。”凌若虚弱地笑一笑,对水秀道:“去御马房牵一匹马来,我要出宫。”

  “出宫?”水秀惊异地瞪大了眼睛,“主子您是宫中的嫔妃,没有皇上旨意是不可能出宫的,何况此刻宫门早已关上了。”

  “无妨,我有皇上圣旨。”她没有多说,只催促着水秀去御马房牵马来,亏得以前胤禛曾带着她骑过马,否则还得乘马车或是坐轿,这样速度就慢了许多。

  “主子您要去哪里?”水秀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追问道:“还有皇上,他怎么可能允主子你深夜出宫?主子,到底出什么事了,您别吓奴婢。”

  凌若轻抚着她担忧的脸庞,摇头道:“我说了没事,别乱猜,也不要多问,按我说的话去做就是。”

  水秀哪里肯信,但是凌若不肯说,她也没办法,只得依着她的话去,管御马房的小太监被水秀半夜叫醒,甚是不悦,不过听说是熹妃娘娘要用马,赶紧巴结着挑了一匹xing情温驯的马儿给水秀。

  水秀牵了马跟着凌若一路来到午门,忍不住又一次问她要去哪里。

  凌若不说,只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好生照顾弘历,他若问起,就说我去办些事,过几日便回来。”

  水秀见她心意已决,只得道:“那主子您一路小心,早些回来。”

  【作者题外话】:还有一章,还在改,再等两分钟发上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