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七十七章 情与恨

  “那女逃犯身上有伤,绝对跑不了太远。不过……”他沉思片刻道:“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给邻近几个县修一封,让他们帮着找,不过此事绝对不许扬张,更不许放到明面上来,若是邻县的县令问起,你就说是这望江县的重犯潜逃在外,明白吗?”

  “王某明白,请子林兄转告英大人,王某定会尽快抓到这名逃犯。”尽管感觉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但王县令明白很多事不是自己这个七品小官能问的。

  “那就好。”何晋满意地点点头,屈指在长袍上轻轻一掸,起身道:“事情交待完了,我也该回去了,静候王大人佳音。”

  王县令诧异地道:“子林兄这么快就走,不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不了,英大人那边还等着我回话呢,你也晓得英大人的脾气。”何晋执意不留,王县令也没办法,在送他出去的时候,何晋突然想起一事来,王县令压低了声道:“子林兄,这女逃犯除了长相之外,可还有其他能够注意的地方?”

  “这个……”何晋犹豫了一下道:“罢了,冲你这句子林兄,我便再透露些给你知道。”他左右望了一眼,确认并无人在旁边后方才小声道:“这个女逃犯仿佛跟宫里有些牵扯,你可以让底下人留心最近当铺或珠宝店中有没有出现宫里的东西,若能抓到这条线,应该就可以找到女逃犯了。”

  “多谢子林兄提醒。”王县令连连拱手,不过这心里却是越发的沉重,想不到这个女逃犯还跟宫里扯上关系,究竟是何身份……

  奇怪归奇怪,王县令动作却不慢,很快就招来师爷与捕头,命他们暗中追杀,又修几封,命人分别送予邻近县衙,务必要尽快找到那名女逃犯。

  紫禁城?养心殿

  “查了这么多天,还没有熹妃的消息吗?”胤禛在批了几本折子后突然抬起头问道。

  李德全连忙跪下道:“回皇上的话,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不过请皇上放心,隆大人他们已经加派人手去找,还有大内侍卫也派了许多出去,相信很快就会找到熹妃娘娘。”

  胤禛冷冷望着李德全花白的头发,“每次朕问你,你都是这么回答,可如今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多月了,连半点音讯也没有,李德全,你所谓的很快究竟是多快?”

  李德全听出他话语中的不悦,连忙垂低了头惶恐道:“奴才该死,求皇上恕罪!”

  “恕罪,恕罪!你除了整日求朕恕罪以外还会说什么?”胤禛越说越气,狠狠将一本黄封折子掷在李德全跟前,鼻翼微张,怒意在眉心凝聚。

  “是老奴无能,老奴不能替皇上分忧,不能找回熹妃娘娘,老奴该死!”李德全连连磕头,痛声呈言。自熹妃娘娘失踪后,皇上的喜怒越发不定,这脾气说发就发,在这养心殿当差的奴才,包括自己内全被骂了个遍。

  胤禛勉强静一静气,他也晓得这件事怪不到李德全头上,但每每想到凌若消息全无,这怒意就不受控制涌上心头。

  当日,凌若拿了那张也有出宫旨意的纸出去后,他犹自不相信这个女子敢离宫去寻徐容远,但是不久后宫门守卫来报,说熹妃持圣旨离宫。

  听到这个消息,自己简直出离愤怒,当即将另一道旨意交给李德全,也就是将通州秘密毁城的旨意。

  通州既然已经不受控制,那就将其毁掉,以绝后患,旨意是发给火器营的,命他们调集所有火炮,聚于通州外,时辰一到,立刻炮轰通州,将其夷为平地。

  既然凌若心里只有那个该死的徐太医,那么就让他们一起去死,没有人可以背叛他,没有人!

  恨意,令胤禛失去了理智,尤其是将凌若的这一次背叛与当年纳兰湄儿弃他嫁予允禩的事联系起来,更是怒火中烧,连凌若也想一并杀死。

  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又有些后悔,想起凌若在南房中的百般哀求,想起自己以前对她的误会,想起自己曾说过的话,一世不疑,一世不相问。

  可是……她终归是骗了他,也怨不得他相疑,还有静太妃的那封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静太妃没理由去冤枉她。

  杀人害命,欺君罔上;这两件罪名她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去,论罪,诛之不为过!

  不论胤禛怎样说服自己,心中那丝后悔依然扩散不止,甚至于生出几许惶恐来,他怕,怕过了今日就再也见不到凌若了,这种害怕令他双手发颤,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他做事,向来果断,纵然要毁通州整个城池,一旦下定了决心,也从不会有后悔,可是为何,为何在面对这个女人时,却频频生出生悔之意来,她究竟给自己下了这什么魔咒,让自己这般在意?

  越不愿意去想,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就越是出现在脑海中,十九年,她陪了自己整整十九年,更曾育下一子一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胤禛更非真正的铁石心肠啊……

  就在胤禛万般犹豫,不知该如何决择方好的时候,有侍卫来报,说宫门外有一女子持先帝所赐的免死金牌求见皇上。

  此人赫然就是靖雪,而她拥有免死金牌的事,胤禛也是直到此刻才知晓。可见先帝当年对靖雪确实宠爱,虽迫于无奈夺了她公主的身份,对外称敦恪公主暴毙,但暗中却给了她一块免死金牌,以保她一世性命无忧。

  靖雪并不知晓他要杀容远的事,只是因为容远去通州多日,渺无音讯,又不知从何处听说通州情况十分不好,情急之下,便将藏了多年的金牌取了出来,求胤禛让容远回来。

  她说,她这一生,曾经拥有过许多人望尘莫及的荣耀富贵,但一切于她来说,都像是虚幻的,她从没有因这些身外物而真正开心快活过;直至遇见容远,他身上所带的温暖气息令她觉得真实,眷恋无比;即使这十几年无名无份,她也从未后悔。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