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七十九章 告状

  就在李德全千恩万谢的时候,四喜小步走了进来,在李德全旁边耳语一阵,李德全神色微变,朝胤禛道:“皇上,年贵妃与三阿哥来了,正候在外面。”

  他们这个时候来做什么?每日这个时候,都是他批阅奏折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搅,年氏虽然xing子骄纵,却也晓得轻重,甚少有在这个时候过来的,且还带着福沛,在这样的疑惑中他道:“让他们进来吧。”

  随着李德全的退下,身着绯红穿珠绣缠枝宝相花纹的年氏带了福沛走进来,刚一进来就拉了福沛跪在地上嘤嘤哭泣,福沛则低头跪在一边。

  “这是做什么?”胤禛惊奇,从案后走了下来,年氏跟在他身边多年,少有这般哭哭啼啼的时候。

  “皇上,你可得给臣妾和福沛作主啊!”年氏哭得梨花带雨,不胜伤心。

  胤禛见她哭得伤心,心下不忍,拿过她手里的绢子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莫要哭了,究竟发生了何事,与朕说清楚。”

  年氏抽泣着勉强止了泪,对一直低头不言的福沛道:“把头抬起来,让你皇阿玛好好。”

  听到这话胤禛将注意力转到福沛身上,这才发现他头发蓬乱,衣衫不整,衣襟上好几个扣子都掉了,一大片衣襟搭拉下来,露出里面月白色的贴身小衣,袖子还被撕了半个,他这样子,哪里像个皇子,倒像是打架的小无赖。

  胤禛是一个极注重仪态之人,见他这副样子,心下当即就不悦了,待到福沛抬起脸时,胤禛在不悦之余大吃一惊,只见福沛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只眼睛还被打肿,睁都睁不开。

  “这是谁打的?”到福沛这副样子,胤禛生气不已,不用问,必是与人打架了,只是福沛是皇子,哪个吃了熊心豹胆敢打他。

  “还不止这些呢。”年氏一边说着一边撸起福沛的袖子,只见双臂上也有淤伤,右臂上甚至还有一个牙印,到儿子这一身的伤痕,年氏刚止住的泪又掉了下来,“皇上,福沛是臣妾身上掉下来的肉,他被打成这样子,跟拿刀子割臣妾身上的肉有何异,求皇上替臣妾母子做主。”

  “你先起来。”胤禛瞥了候在门边的四喜一眼,后者立刻知机地上前扶起年氏到一旁坐下。

  福沛刚要跟着起来,见到胤禛面色微沉地盯着自己,心中一慌,赶紧跪好,对于这位坐拥天下的皇阿玛,他心中既敬又畏。

  “福沛,朕先不问你这身伤势从何而来,只问你可知错?”胤禛居高临下地问道。

  福沛身子轻轻一颤,继而低声道:“儿臣知错。”

  “错在何处?”听到胤禛这话,年氏张口欲言,却在临出口时忍了下来。

  “儿臣……”福沛口中说知错,其实心里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低头飞快地转着那一只没有受伤的眼珠子思索对策,忽地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飞速划过,福沛赶紧趁着这道灵光消失之前抓住,磕头道:“儿臣身为皇子,却不顾身份与人斗殴打架,有失皇家仪态,是为大错。”

  胤禛闻言面色稍缓,点头道:“总算你还知道自己错在何处,回去后将《礼记》抄上两遍,十日内拿给朕。”待福沛喏喏答应后道:“现在将事情给朕原原本本说一遍。”

  福沛赶紧磕了个头,老老实实道:“回皇阿玛的话,儿臣今日做完了功课闲瑕无事,就带了小多子去御花园中玩耍,到了那边,到四弟也在那里,儿臣想着皇阿玛说过,兄弟之间当友爱和睦,近日四弟因为……因为……”他偷偷睨了胤禛一眼,似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但说无妨。”胤禛沉声说道。

  “是。”福沛咽了口口水续道:“四弟因为熹妃娘娘不在宫中的事,xing子阴睛不定,独来独往,甚至不与人说话,儿臣就想着过去开解他一番,哪知儿臣刚说了几句,他就动手打儿臣,儿臣迫不得已之下与他撕打起来。儿臣起先怕伤着四弟不敢过于用力,可是四弟跟发疯一样的打儿臣,甚至还用牙咬,儿臣痛极之下也打了四弟几下。”

  胤禛当日一怒之下在上房中夺了凌若的熹妃之位,但最终这道旨意并没有传下去,也没有晓喻六宫,所以后宫众人依然称其为熹妃。

  “有这等事?”胤禛猜到福沛这样子应是与其他儿子打架,毕竟太监没那个胆子殴打皇子,但万没有想到会是最懂事聪慧的弘历。

  见胤禛似有不信之意,忍了半天没说话的年氏起身走过来,指着福沛红肿的眼睛道:“伤势明明白白摆在皇上面前,哪里还有假,四阿哥桀骜不驯,全然不念兄弟手足之情,若非随行的太监帮着拉开四阿哥,福沛还不定能跪在这里呢!”年氏说着嘤嘤又哭了起来,跪下悲声痛道:“四阿哥小小年纪就出手这般狠毒,委实过份,还请皇上替臣妾母子做主!”

  “你们都起来吧。”胤禛这般说了一句后,对躬身候命的四喜道:“去将四阿哥带来。”

  “奴才遵命。”四喜循命离去,年氏则扶着福沛的肩膀站在一旁,不时去查福沛的伤势,心疼不已。

  等了一会儿,四喜回到养心殿,却是孤身一人,只听他回道:“奴才去了阿哥所并未到四阿哥人影,上房中也没有。”

  “不必问,他必是犯了事,怕皇上责罚,所以躲藏了起来。”年氏恨恨地说道,饱满嫣红如玫瑰花瓣勾勒出一抹嫌恶的弧度。

  就在胤禛准备让四喜再去寻时,李德全进来禀道:“皇上,谨嫔带着四阿哥在外求见。”谨嫔即是瓜尔佳氏。

  “哦?”胤禛浓眉轻轻一挑,道:“让他们进来。”

  话音落下没多久,就见得瓜尔佳氏牵着弘历的手走了进来,见了弘历,发现他的模样比福沛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多处有伤,辫子也散开了,胡乱披在身后。

  弘历到福沛,垂在身侧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目光死死盯着福沛,像要把他吃下肚子一般。算起来福沛比弘历还要长两岁,但到此时弘历这副吃人模样,忍不住身子一僵,脚下一缩,往后退了半步,年氏见状狠狠地瞪了弘历一眼。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