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章 大内侍卫

  “杨妈妈美意,我心领了,只是怡红院始终是烟花之地,我既不打算卖身又怎好去那里,何况眼下这日子,我也不觉得有什么清贫难过,反而自在得很。”

  凌若虽然这番话说得好听,但拒绝之意任是一个傻子也听得出来,杨妈妈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且说实在,她真有些舍不得眼前的女子,只是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总不至于当街强抢吧,她开的是ji院而不是官府,若真敢这么一出来,只怕官府第一个要来找她的麻烦。

  “姑娘,你当真不考虑一下?”她还不愿放弃。

  “多谢杨妈妈美意。”凌若回答她的始终是这么一句,最后杨妈妈无法,只得领了人离去。

  到她走,凌若轻吁一口气,让石生留在此处陪着萱儿,自己则又去了一趟寿材店,买了两副与石母相同的寿棺,那寿材店老板见长巷死了那么多人,借机敛财,半天功夫,寿材的价格就整整翻了一倍,大发死人财,实在黑心无良。

  在将郑氏夫妇运送到葬有石母的地方下葬立碑,在去坟场的路上,凌若发现有一群人远远跟在后面。难道是昨日放火的那群人识破了自己的身份?这个念头令凌若紧张得手心冒汗,如芒刺背,思索着摆脱这群人的方法。

  石生在替萱儿将墓碑立好后,无意中回头了凌若一眼,发现她脸色苍白,忙问道:“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只是咱们身后多了几条尾巴,不要回头。”她的喝止令石生生生忍住了回头的**,不过眼底却是渐渐红了起来,双手紧紧握着,指节泛起惊人的白色。

  “忘了我之前与你说过的话了吗?在不能保住自己性命的情况下,一定要忍!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会送我去我想去的地方,若不想食言的话,那么现在,哪怕你将满嘴的牙一颗颗咬碎了都给我忍下去。”凌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同时用力抓着石生指节突起手,直至感觉到他渐渐松开拳头,方才放开,她真怕石生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石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眼底的红意逐渐退去,压低声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凌若抬头打量了四周一眼道:“这里人迹罕至,对我们来说很不利,眼下能利用的只有地形了,希望可以躲过他们的追击。”话是这么说,但凌若心里却一点把握也没有,能被胤禛派出来的,必然是身手敏捷,武功高强之人,通州那次她能逃走,是因为容远拼死相护;昨夜则是饶幸,但今日……只能走一步一步了。

  萱儿虽背对着他们跪在坟前,却也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只是听不真切,还以为他们不敬死者,随意在那里聊天,心下甚是不高兴,站起来转过身来冷脸对石生道:“今日的事多谢了,寿棺的钱,来日我定会还你。”

  说完这些,她转身便要走,石生赶紧拉住她道:“你要去哪里?”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萱儿心里一阵悲苦,是啊,她已经无家可归了,还能去哪里,流落街头吗?只怕下场不会比卖身青楼好到哪里去,始终,这个世道,一个孤身女子想要生存实在太难太难……

  “萱儿,与我们一起走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一点委屈。”石生认真的说着。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直尾随在后面的人悄悄又靠近了几分,掩在一棵大树后,他们几人皆是行商打扮,不过每个人太阳穴都微微鼓起,一就是练家子的好手。

  “刘大人,她当真是咱们要找的人吗?”其中一人小声问道:“小的怎么着与画像中人不像?”另几个人闻言也是好一阵点头,之前在街上,刘大人让他们跟着这群人,可他们左瞧右,都觉得不像是要找寻的画中女子,难道是画像有问题?

  “不像吗?”被称为刘大人的中年男子浓眉微皱,随即又喃喃道:“不过脸上沾了泥要辩认确实很难。”

  他这声音虽轻,但能跟他出来的,哪一个不是耳目聪敏之辈,听了他这自言自语的话后奇道:“咦,刘大人是说那个脸上抹了泥的女子吗?小的们还以为是之前要卖身的那个呢!”说完,他又仔细打量了隔着一段距离的凌若一眼道:“若是遮了沾泥的脸,只眼睛与眉毛,确实与画像中人有六七分相似。”

  刘大人听得此话,顿时精神一振,掏出随身所带的画像,展开好一阵比对,这五官,这轮廓,越越觉得像,且与自己记忆中的模样重合无疑,应该十有**就是了。而且之前得到的消息也是说那个起来很像熹妃娘娘的女子在长巷附近出没,身边经常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jian民男子,与眼前这情景甚是相符。

  只是他不明白,熹妃娘娘既然好生活着,为什么不回宫,还要跑到这个百里之遥的青江镇来,与一些jian民混在一起。

  “刘大人,要不咱们现在就上去?”其中一人向其提议,他们并不晓得画中女子的身份,只知这是皇上要找的人,为了找人,他们已在外面搜寻了一个多月。

  “不急,再情况。”刘大人将画像收起,示意几人继续掩藏在树后。这个刘大人就是以前护送过凌若回凌家的刘虎,胤禛登基后,他也从王府侍卫一跃成了大内五品带刀侍卫,此次正是奉了胤禛的命令暗中追查凌若下落。

  为了尽快寻到凌若的下落,胤禛将手中所有密探皆动用了起来,以京城为中心,四处搜寻。刘虎他们这些分成数拨的大内侍卫则根据密探传递的消息找寻凌若,毕竟密探是不能见光的。

  那厢,萱儿一直没有回答石生的话,她很矛盾,既想寻一个依靠,又放不下心里的疙瘩,若仅是一个石生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一个她最讨厌的人,每每到她的脸都觉得恶心。

  “萱儿,与我们一起走好不好?”石生再次劝道,然这次他话音刚落,凌若就在边上道:“罢了,既然她不愿与我们同时,我们自然也不好勉强,咱们替她葬了她父母,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