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零八章 码头

  吃过晚饭后,他对端了木盆出来倒水的萱儿道:“萱儿,明日我去外头找份工做,你留在客栈里好生照料凌姑娘。”

  “你准备去做什么?”萱儿少有的问了一句,自上次那件的事后,她xing子更加沉默,有时候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

  石生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身强力壮的总能找到活干,放心吧。”

  萱儿没有再说什么,端着盆去后院,在倒完水后,她并没有立刻回客房,而是去前头找了掌柜。

  翌日,石生一早就出去了,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神色很疲倦,但精神却极好,他在房中没见到萱儿,就去了后院找,发现她正在晾衣裳。笑逐颜开地告诉萱儿,说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活计,每日差不多可以赚一钱半银子,虽说现在既要住店又要抓药,这一钱半银子根本不够用,但凌若的病毕竟是暂时的,只要她身子一好,这每日一钱银子的药就不用再抓了。

  “萱儿,那份工开工很早,我天不亮就要出去,晚上又晚;你帮我跟掌柜的说一声,让他缓我们几天交房钱好不好?”石生一边帮着萱儿晾衣裳一边商量着,顺便将今日领来的工钱交给她。

  萱儿接过后,低头道:“住店的钱你不用管了。”

  “为什么?难道你已经跟掌柜的说过了?”石生惊奇地问道。

  “昨ri你跟我说了后,我去找掌柜的,跟他说往后我在他店中干活抵房钱,正好他店里还缺个人手,掌柜就同意了。”

  石生一愣,显然没料到萱儿会这么做,随即又有些担心地道:“这样你忙得过来吗?”往常萱儿很早就洗完衣裳了,今日拖得这么晚,必是因为店中杂事繁多,让她抽不出空来。

  萱儿眼中掠过一丝讽意,冷笑道:“放心,不会怠慢了你的凌姑娘,我都是照料好她才去干活。”

  “我不是这个意思。”石生连忙道:“我是怕你一头要照顾凌姑娘,一头要干活,身子会吃不消。”

  他的话令萱儿脸色好了些许,不过声音依然冷冰冰的,“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倒是你……”她咬着下唇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早出晚归的,自己当心一些。”

  “我会的。”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时,石生心里一下子变得很快活,连带着那份疲累也轻了不少。

  因为不需要付店钱,是以石生赚来的银子足够开销了,不过他做的是什么工,萱儿始终不知道,只知他早出晚归,每次回来都是一脸疲倦,有时候甚至不冲凉,直接倒头就睡。问他晚饭总是说在外头吃过了。

  不过每日一钱半的银子却是丝毫不少,有时甚至有两钱,但相对的,石生的脸色越来越难,原本还算壮实的身子也削瘦了一圈。

  在连着服了近二十天的药后,凌若的烧终于退了下去,人精神了许多也可以下地了,只是胃口尚且不佳,勉强才能吃下一碗粥。

  她醒了之后连续几天没到石生人影,忍不住在一次萱儿端药进来的时候问起了石生。

  萱儿拿舀子徐徐拨弄着黄褐色的汤药,好让它凉得快一些,“你病着的时候,咱们的银子用光了,所以他去外头找了份工赚银子,每日都要很晚才回来。你若想见他,就得晚些睡。”

  “他那是什么差事,要做到这么晚?”每日自己醒来的时候,石生就已经不在了,可见出去的也很早,这么一算,每日上工时间起码个时辰。

  “他没说。”萱儿刚说这么一句,就听得外面店小二叫道:“萱儿,有人结帐不住了,你赶紧过去收拾一下。”

  “哎,我马上就来。”萱儿赶紧答应一声,将药往边上一放道:“药差不多凉了,快喝吧。等我把事儿做完,再给你煨粥去。”

  “萱儿,谢谢你。”凌若由衷地说着,萱儿在客栈帮忙干活抵房钱的事,她是知道的,此番生病,若非石生与萱儿两人她根本熬不过来。

  萱儿脚步一滞,却没有回头也没有说什么,心里的死结虽说是放下了,但终归还有些疙瘩,更不要说中间还横着一个石生。

  这夜,凌若等到很晚,终于见到了石生,这一见之下可是将她吓了一跳,石生的模样比以前憔悴许多,眼眶凹陷,眼圈发黑,脚步亦有些发虚,很明显是疲累过度,可不论凌若怎么问,他都不肯说做的是什么工,只说自己还撑得住,差事也不是很重,让凌若不必担心。

  凌若哪会信他的话,待石生出去后,与萱儿商量了一番,两人决定第二日一早跟着石生去他上工的地方。

  因为留了心,所以门外刚有点响动,凌若就醒了,萱儿也差不多,两人轻手轻脚地穿好了衣服,远远跟着石生出门。

  凌若身子终归不曾大好,走了一段就觉着累了,幸而有萱儿在一旁搀扶着,倒也还能支持。

  在他们所住的小镇旁边有一个颇为繁华的码头,每日都有许多糟运船来此,卸下许多货物,而每次槽运船到的时候,就会有许多精壮的汉子涌到码头上,将卸下来的货物搬运到专门的仓库中,每搬一趟,都可以得到相应的工钱,只要你肯吃苦,在这里每日可以赚到一二钱银子。

  石生就夹杂在这些汉子当中,接过船上搬下来的一袋米粮负在背上,沉重的米粮令他有些不堪重负地弯下腰,如此来回五六趟,每次都是一袋六七十斤的米粮,待这条船上的货物被搬运一空时,石生方抽空去管事的地方领了两个粗饼,过着一碗凉水吃了起来。这就是他一日三餐所吃的东西,没有其他,只有用最次等的米做成的粗饼。

  正吃着,两个同样来领粗饼的工友走了起来,笑道:“石生,管事的可说了,上一个月工钱拿最多的就是你了,这算下来起码有四五两银子,连肉都吃得起了,还天天在这里啃粗饼,可是够省的啊!”

  石生抬起头憨憨一笑道:“没办法,家里有用银子的地方,不省着些不行啊。”

  “话是如此没错,不过每日吃这种粗饼,也就能饱腹而已,怎够身子消耗,再怎么着也得顾着身体,否则在这里可是做不长的,若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不妨与我们说说,能帮的一定帮。”其中一人好心提醒道,他们这些汉子没读过什么,但却一个个都是热心肠,平常工友间有什么事都是互相帮衬。

  “多谢牛哥,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多跑几趟多赚些银子就可以了。”见石生这么说,牛哥两人也不便再说,摇摇头去了一边吃东西。

  在将两个粗饼吃下肚后,石生正喝着水,发现面前多了两道人影,忙抬起头问道:“可是又有活计了?”

  当石生清站在面前的两人时,顿时愣住了,下意识地道:“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我们不跟着你来,你还准备瞒我们到什么时候?”大片大片明媚耀眼到极处的阳光从天上洒落,虽是清晨,已可嗅到一丝即将到来的炎热。

  【作者题外话】:明天凌若对胤禛的误会就好解开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