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愿回

  “那些是什么人?”既然李卫他们是胤禛派来的,那么之前那伙黑衣人的身份就有待思索了。

  刘虎忙回道:“尚不知晓,不过老爷已经派人在查了,请夫人相信,老爷绝对没有要杀夫人的意思。奴才等人出来时,老爷都是千叮万嘱了,一定要平安将夫人带回去,不容有半点闪失。”

  见凌若不说话,李卫亦跟着道:“主子,刘虎没有撒谎,老爷确是如此吩咐。”如今是在宫外,他们不敢冒然暴露了凌若的身份,只以老爷夫人相称。

  “我知道了。”沉寂半晌,方有声音在燥热的夏风中响起。

  李卫与刘虎等人都眼巴巴着凌若,然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再没了声音,刘虎心下微微发急,忍不住用手肘轻轻捅了一下李卫,让他赶紧跟熹妃说回宫的事。后者会意,只是他跟在凌若身边多年,较之刘虎更懂得揣测观凌若的心思,觉得此刻提这个并不恰当,逐改口道:“主子奔奔一路也累了,不如先回客栈歇息如何?”

  凌若微微点头,回头对一脸茫然的石生与萱儿道:“走吧,我们回客栈,应该不会有危险了。”

  待回到客栈后,李卫他们的出手令石生两人咂舌,竟然包下了整间客栈,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强行赶人,只是以双倍价钱请住着的人去其他客栈住宿,没有人会将送到跟前的银子往外推,都欣然收了银子离开客栈。

  他们个个身手不凡又出手如此阔绰,却自称是凌姑娘的奴才,凌姑娘究竟是何身份?头一次,石生对他救回来的这名女子起了好奇心。

  在将凌若单独迎至一间上等客房后,李卫与刘虎重新见礼,“奴才们给熹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我已经不是宫中的娘娘,你们不必行如此大礼,而且我也不会跟你们回去。”凌若望着跪在自己跟面的两人,神色淡然地道。当日,在南房中,胤禛迁怒于她对容远的求情,亲口剥夺了她的位份,再加上通州的屠杀及容远的死,不论废位的旨意是否传晓六宫,她都不会再将自己当成胤禛的妃子。

  熹妃,早在通州时就已经死了……

  刘虎一听这话立时急了,这误会不都解开了吗,怎么娘娘还不肯跟他们回去,若是她不回,那自己等人该如何向皇上交差?

  “主子,通州屠杀一事,并非皇上旨意。”李卫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令凌若讹异不已,就是刘虎也一脸愕然,他只奉命寻找失踪的熹妃,对于在通州发生的事并不清楚。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凌若双手骤然抓住扶手,神色紧张之余又有那么一丝期望,这种名为期望的东西,她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此事是喜公公来传旨时与奴才说的,当日娘娘去往通州后,皇上确实盛怒难耐,命火器营统领调集所有火炮轰击通州城,但是在炮轰之前,皇上又改变了主意,撤回火器营,并且命他们进通州城寻找主子。可是当火器营诸人进去的时候,发现通州已经变成了一座死城,里面的人全部都人用利刃杀死,只有徐太医一人生还。”

  “徐太医还活着?”听到李卫最后那句话,喜悦如闪电一样骤然划过凌若的脑海,声音里带着颤抖,急切地想要从李卫口中得到更确切的消息。

  “是,徐太医没有死,听喜公公说,徐太医当时用银针封住了自己周身大穴,所以虽然受伤严重,命却保住了,不过徐太医醒后,对于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太医说是之前伤了头部的缘故,至于徐太医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又能想起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容远……他没有死,他真的没有死!

  下一刻,有无尽的透明液体从眼中涌出,化为滴滴泪珠落在地上,不过这一次却是因欢喜而落。她此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容远,近三十年无怨无悔的守护,通州被追杀之时更为救她而被围,原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背负着这个包袱,没想到上天开眼,容远竟然没有死。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还有什么能比活着更重要?

  “主子,奴才所说句句属实,要杀您的确实不是皇上。您不在宫中的这些日子,皇上只说您是出宫为大清祈福去了。”

  “我知道。”凌若缓缓止了泪道:“可是,他没杀我,却曾起过杀心是不是?”

  这一句话问得李卫哑口无言,是啊,若胤禛不曾起过杀心,就不会在凌若去通州后调集火器营围困通州,在发炮前才堪堪改变主意。

  望着哑口无言的李卫,凌若深吸一口气逐字逐句道:“事情我已经清楚了,往后,我不会再误会,但是同样的,我也不会再回宫。”

  “主子……”一听这话,莫说刘虎,就是李卫也急了。

  “李卫,你是从我身边出去的,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xing子,既然说了就不会再改。我很感谢皇上饶我一命,但是……”她没有继续说下去,然眸中却有无尽的哀凉在流动。

  胤禛从来就是不信她的,这一次,他放过她,那么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胤禛还会放过她吗?

  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不只是对臣子说,也是对后宫无数妃嫔而言。

  她心寒了,真的心寒了,怕将来再有一次,待到那时,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面对,又是否会被逼得发疯。

  “主子,奴才知道您心里的难过,可是让您回去是皇上的旨意,您若不回宫,岂非抗旨?再者说,还有四阿哥在宫中日夜盼着您呢。”李卫情急之下,将弘历给搬了出来。

  弘历……凌若仰头望着顶上的梁木,眼中流露出无比的眷恋,深宫之中,唯一令她放不下的就是一个弘历。

  “他还好吗?”她问,言语轻柔而慈和。

  李卫精神一振,忙回道:“四阿哥一切皆好,只是极为思念主子,日夜盼着主子回去。”

  “回去……”凌若凄然一笑,摇头道:“我不会回去的。”

  李卫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之前听凌若问起四阿哥,以为她态度有所软化,哪料还是这般,“主子您不想见四阿哥吗?”

  “世间哪有做额娘的不想见自己孩子的道理,只是我回去就真得好吗?李卫,后宫是什么样的地方,你应该很清楚,那里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次皇帝对我尚有余情,是以没有连累弘历,那下次呢?李卫你告诉我,下一次还会这么幸运吗?”她问,神色凄凉伤感,隐在袖中的指尖不住发抖,低头,对着垂头不语的李卫道:“与其将来连累弘历,倒不若永不回宫,如此,皇上或许还会垂怜弘历一二。皇上不是对外宣称我出宫祈福吗?那就让这话成为现实吧。”

  她对胤禛已经彻底失望了,若十九年的感情,依旧换不来一世不疑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是值得祈盼的?

  这一生,终归是错付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