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二十三章 江山美人

  下颌因胤禛刚才盛怒之下的钳捏而痛不可支,她忍痛道:“这两个多月,臣妾一直在逃命中度过,每一夜臣妾会都会做恶梦,梦见皇上拿着刀要杀臣妾;梦见徐太医为了救臣妾而死,而每一次从梦中醒来时,枕头都是湿的。那个时候的臣妾真的很绝望,直至当李卫告诉臣妾,皇上并没有派人追杀臣妾,徐太医也没有死时,那恶梦才堪堪停止。可是,臣妾怕了,真的怕了,怕有朝一日,这恶梦会成真,会成为永缠不休的梦魇……”说到最后,凌若已是泣不成声,双手止不住地颤抖着,她承认自己害怕、懦弱、没用,所以宁愿长伴青灯古佛也不愿回宫。

  不管之前皇后、年贵妃乃至佟佳氏怎么千方百计地害她,都远不及胤禛这一次所起的杀心来得更令她心痛。

  因为胤禛……胤禛是她此生最爱的人啊!她怎么能接受耗尽十九年光阴去爱的人要杀自己,怎么能接受啊!

  “若儿……”胤禛缓缓直起身,仰头着足踏莲花的观音大士,怒意已经在眉心消失,取而代之的无尽的伤意与后悔,直至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给凌若带来的伤害有多大,亏得之前还因为最终没有下杀手,就认为这是对她最大的恩典。

  “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朕?”他问,再没有了之前的高高在上。

  “臣妾不敢,臣妾只求此身长伴佛前。”自哽咽哭泣声中,她如是说道。

  他低头,自在那佛像上移开目光,“只这个,朕永答应。正如朕之前所说,哪一家寺院敢替你剃度,朕就封了那家寺院。若儿,朕可以给你一个允诺,从今往后,绝不会再对你动一丝杀心,不论你做什么,这个允诺都有效!所以,将以往的一切都给彻底忘记好不好?”

  凌若凄然一笑,在受过一次大伤后,胤禛任何话她都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相信。她是人,深刻于脑海中的事情,不是说忘就可以忘的。

  “纵然没有寺院肯受臣妾,臣妾依然长伴佛前。其实皇上又何必如此执着不放,臣妾于皇上来说,只是无数妃嫔中的一个罢了,原不足为道。”她的话透着一种卑微与感伤。

  胤禛默默地了她半晌,转身,脚步落下的微风令那片菩提叶再次飞起尺许,然风尽之时,就是叶落之时,“可是……钮祜禄凌若只得一个。”

  “皇上。”感觉到胤禛言语间的感伤,凌若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淡薄的期翼,然下一刻,这丝期翼又归于虚无。

  钮祜禄凌若只得一个,纳兰湄儿何尝不是只得一个,在胤禛心中,自己是永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即便纳兰湄儿早已嫁予允禩为妃;即便这些年来,胤禛不再提及纳兰湄儿,但凌若知道,如胤禛这样的人,爱了就是一生一世,难以磨灭。

  “你想说什么?”胤禛回过头她,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下,连最后一丝夕阳余光也被吞噬在黑暗中。弯月从树梢升起,悄悄悬挂在天空中,有淡银色的光辉自天边洒落。

  她本想问,自己在他心中可及得上纳兰湄儿,然这丝冲动仅仅持续了片刻就消失了,改口道:“臣妾前几日在清凉寺遇到一个老僧,听他说了一个故事,皇上可有兴趣听听?”

  “也好。”胤禛正想着怎么说服凌若随自己回去,自然不会驳她的意思,哪怕他根本没有兴趣听什么故事,“不过,朕不喜欢听你跪着说故事。”

  凌若点点头,双手在地上撑了一把站起身来,跪了许久,骤然起身,脑袋顿时感觉一阵晕眩,险些摔倒,幸好胤禛在旁边扶了一把。

  “你瘦了。”黑暗中,胤禛的声音有些发沉,先前尚没什么感觉,适才捏住凌若手腕的时候,才发现她手臂上几乎没有什么丰腴,除了薄薄的皮肤之外就是骨头。

  以前在宫时,因为出过杭州那回子事,所以胤禛特意吩咐御厨房,一日三顿的膳食都换着花样送到廷禧宫去,且要宫人每日设法劝着凌若多吃点;所以出事之前,凌若身量并不纤瘦,眼下不过两三月功夫,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都没了,瘦得皮包骨头。

  “外头不比宫中安逸,瘦一些并无什么不好,至少臣妾还活着,没有饿死。”淡淡地回了一句后,凌若挣开胤禛的手走到院中,弯月如钩,银霜满地,菩提树叶在朦胧的月色照耀下闪烁着淡淡的碧色。

  胤禛沉默了一会儿方道:“你说的那个故事是什么?”在他们出来后,李卫等人皆识趣地远远退到了远处。

  凌若仰头着满天闪烁的星重,徐徐将老僧告诉她的故事重新讲述了一遍,在故事结束后,有一阵长久的静寂,“这个故事很感人,但终归只是一个故事罢了,皇祖父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已经驾崩了,而且索尼也并没有这么个女儿。”

  “若臣妾说这个故事是真的呢,皇上会相信吗?当年顺治帝在赫舍里清如死后来到清凉寺出家,从此就守着菩提树等待轮回再相见的那一刻。”

  “那么他等到了吗?”虽然是这么问着,但胤禛依旧不认为这个故事会是真的。

  “等到了,六十多年后,他终于在菩提树下见到了轮回。”说完这句,她忽地着胤禛,双目在夜色中熠熠生光,“若换了是皇上,皇上会愿意抛下如画江山去出家吗?”

  “朕说过,那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当不得真。”胤禛淡淡地回了一句,旋即又道:“何况身为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时也有着巨大的责任压力,既然坐了这个位置,就一定要对天下臣民负责,岂可因一个女人就任性抛下皇位,当年先帝可是仅仅才八岁。”

  胤禛是一个极为冷静理智的人,与顺治帝的至情至xing截然相反,这一点凌若早已知晓,但听着这样的回答,仍然忍不住有些微失望。

  这一刻,胤禛无疑是在意自己,但不论怎样的在意都远不能与这万里江山相提并论,也许纳兰湄儿曾经可以,但也仅仅是曾经而已……

  江山美人,能够抛下江山选择美人者,十者不足其一。

  而这个世间,也仅仅只得一个顺治,一个赫舍里清如……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