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二十六章 彼岸花

  “不会。”凌若回答,脸上的笑意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

  石生认真地着她道:“你会的,凌姑娘,你若这样执意下去,终有一日会令自己后悔。”

  直至石生他们离开,这句话依然不停地环绕在凌若耳边,她真的会后悔吗?不,不会的,她绝对不会后悔。

  当暮鼓响起时,胤禛缓步走进大殿,蹲下身对正在闭目诵经的凌若道:“若儿,还记不记得你与我说过的彼岸花?”

  凌若缓缓睁开眼,眸中有着淡淡的波动,彼岸花,她自是记得,那一次在蒹葭池畔遇到胤禛,他正在纳兰湄儿嫁给八阿哥而痛苦不堪。那时的自己曾与他说过彼岸花。

  那厢,胤禛的声音在继续,“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当日,你与朕说,穿过这些花,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那么,人就可以重新开始。对不对?”

  凌若静静地望着他没有回答,不明白他为何要突然提起这些。下一刻,胤禛拉起她的手道:“随朕来。”

  他不顾凌若的反对,将她拉离了大殿,晚风拂起两人的衣角,猎猎飞舞在空中,如蝶似燕。

  “你……”凌若刚想问胤禛要带她去哪里,胤禛就倏然停下了脚步,紧接着,凌若到本该空无一物的庭院,此刻竟然铺满了一种她从未见过的花,鲜红灼烈,此时夕阳渐落,这些花给她一种残阳如血的妖艳,美得令人心惊动魄,又莫名的起一种悲伤。

  没有叶,没有其他,只有红色,一片触目惊心,如火、如血、如茶的赤红!

  每一片花瓣皆形如倒针,向后展开卷曲,以最美的姿态盛开在那里。

  怔怔地了许久,凌若突然醒悟过来,这是彼岸花,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曼珠沙华。它,竟然真的存在!

  “朕翻了很多,又命人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你所说的彼岸花--曼珠沙华。若儿。”他望着她,无比认真地道:“你说过,只要穿过彼岸花,过往的一切就尽皆可放下,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重新开始……

  泪意渐渐模糊了双眼,唯有那一丛丛的曼珠沙华依然红得触目惊心。

  胤禛,我们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

  她承认,这一次,胤禛真的为她做了很多很多,甚至连这原本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彼岸花也找来了,可是她依然会害怕,害怕这所有的好终有一日会在无休止的后宫争斗倾轧中消耗怠尽。

  “若儿,只要你穿过这些花,我们就可重新开始。”他拉着一直未曾放开的手,慢慢往彼岸花中走去。

  远处,李卫与四喜激动地着这一幕,为了找到这些花,他们奔波千里,但是,只要能令熹妃放下固有的心结,随皇上回宫,这些辛劳又算得了什么。

  当脚即将跨过一丛曼珠沙华时,凌若猛然收了回来,在渐落的幕色中,她缓缓摇头,“对不起!臣妾放不下,皇上,臣妾始终放不下!”

  胤禛犹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冷到脚,眼中更是满满地不置信,“为什么?若儿,朕已经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你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朕?还不肯放下以前那点事?”

  他的声音里透着一种冷到心底的绝望无助,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体会到这种感觉,甚至于连夺位最激烈的那阵子都不曾有过,很讨厌,那种无力的感觉真的很讨厌,好像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做不到。

  凌若自地上捡起一朵曼珠沙华,喃喃道:“皇上为臣妾做的越多,臣妾就越害怕。太过灼烈的东西总是会有些刺眼,且开不长久。彼岸花会谢,花谢之后,皇上待臣妾的好就会收回。”

  “朕说过不会,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朕!”这一句,胤禛已是近乎咆哮一般,他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不肯相信。

  “对不……”凌若刚说了两个字就被胤禛打断,神色狰狞地咆嘟道:“朕不要听对不起!不要!罢了,朕不管了,朕现在就带你回宫,不管你愿不愿意,朕都要带你回宫!”

  辛苦寻来的彼岸花被他踩得残乱不堪,原本的灼烈也在此时化为残缺,就像凌若说的,太过美好的东西都是持续不了太久。

  这一次,凌若没有反抗,如果胤禛当真决定不顾一切去做一件事的话,那么她根本反抗不了。

  可是,仅仅只是走了数步后,胤禛就停下了脚步,凌若更惊奇地发现背对着自己的身子在微微发颤。良久,沉闷发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你当真不愿跟朕回去?”

  这一回,凌若没有立刻回答,本以为可以舍下的心再次抽痛起来,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份痛楚压下去,“是,臣妾不愿。”

  胤禛点头,原本紧握的手慢慢松开,然后独自一人往外走去,一直到离开普寿寺,他都没有回过头。在他走过的地方,有一株曼珠沙华的花瓣上带着晶莹的水滴,在暮色中透着一种悲伤的气息。

  此后数日,胤禛一直没有来过普寿寺。他不来,凌若本该觉得如愿,可是心却一直很疼,纵然日日念经诵佛也压不下那份痛楚,只要闭眼,浮现的就是满地蔓珠沙华以及胤禛松开自己手,独自离去的那一幕。

  秋意渐渐加重,尤其是早晚,特别的凉冷,宽大单薄的佛衣已不能抵御那份寒意。

  了尘给她送来了棉衣,到凌若对着菩提树发呆,她沉沉叹了口气道:“明明就放不下,何必强迫自己呢?佛家讲究一个缘字,该随缘而处才是。”

  “弟子与他的缘早就尽了,是他一直不肯放下。”她低头着那满地的菩提叶。

  “若真尽了,就不会这样苦苦纠缠,唉,你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透啊。”了尘摇摇头,转身离去。

  凌若在树下站了很久,转身待要回屋,却到数日不曾来过的胤禛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着自己。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