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二十七章 跨过彼岸

  这次到胤禛的第一个感觉,便是觉得他憔悴了许多,连那原本笔挺的身躯也似有些佝偻,秋阳照落在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萧冷孤寂。

  在彼此的相望间,胤禛一步步走到她身前,将她微凉的手牢牢握在掌心,“明日朕就要回京了。”

  回京……听到这两个字时,凌若目光复杂地回望于他,胤禛终于失去了耐心准备强行带自己回京了吗?

  这个想法尚未落下,她已经被胤禛紧紧抱在怀里,那样用力,仿佛要将她整个人融入到身体内一样。

  “朕真的很希望你可以随朕一道回京,可是朕知道,如果强行把你带回去,你一辈子都会怨朕恨朕。若儿,如果你认定佛门是你后半生归宿的话,那么……”他慢慢摩挲着凌若披在身后的长发,用一种极其艰难的语气道:“朕愿意成全你,让你留在这里。”

  在说到这句话时,他双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用力再用力的将凌若抱在怀中,过了今日,他将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啊,他生命中,除去湄儿,最在意的女人将要离他而去了啊。而放她离去的那个人正是自己,不舍,真的很不舍啊。

  凌若眼中尽是怔忡诧异之色,胤禛竟然会放手,明明之前他那样坚定的要带自己回去,何以现在会突然改变主意?

  仿佛听到了凌若内心的话语,胤禛缓缓松开双手,凝视于她的双眼中尽是挥之不去的阴郁,“今时今日的朕,真的很后悔,如果当日没有疑你,没有想杀你与徐容远,那么你我之间,定然不会走到这个无可挽的地步。”他无力地弯一弯薄唇,一遍又一遍地抚着凌若柔顺如丝的长发,这三千青丝,他始终还是没办法留住,“朕这几天一直在想,这是否就是所谓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回京后,朕会下旨册封普寿寺为皇家寺院。还有……”他从怀中取出一串菩提佛珠串,“这串莲花菩提手串是朕亲手所串,你留着吧,朕听高僧说过,用菩提子为珠者,但手持数诵一遍,其福即可无量,若儿,朕希望你往后可以无忧无难。”

  所谓菩提子并非世人以为的是菩提树结出来的果子,而是一种名为山谷的植物所结出的果子。

  胤禛拿出来的这一串菩提子,呈圆锥深褐色,每一颗皆状似莲花,质地坚硬,摸起来稍有刺手。莲花者,出污泥而不染,莲花佛珠随身,可使人心安气定,常保清净。

  “皇上,您真的让臣妾留在普寿寺中?”直到这个时候,凌若依然有些不敢相信,那个高高在上,向来说一不二的皇帝,竟然会肯妥协;这还是自已所认识的那个胤禛吗?

  “这不是你一直想的吗?”胤禛笑着她,然凌若却从那笑容中出了苍白与不舍,他明明是极度不愿的,却肯放手,放开本可以不放的手。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朕很想知道,这次的舍会换来何样的得。若儿……不,应该是莫因师太才对。”在说到最后几个字时,胤禛终是没能忍住从刚才就一直充盈在眼中的酸涩,化为一滴透明的液体缓缓滑过脸颊。

  胤禛,那位高高在上的雍正皇帝,他如今是在哭吗?因为自己?

  手自胤禛脸下抚过,指尖感觉到一阵湿润,他真的在哭……

  胤禛用力将心中的难过压下,赦然道:“好了,朕要走了,你好生在寺中修行,往后若有机会,朕会带着弘历来你。不论你是凌若还是莫因,弘历都是你的孩子,朕会好好待他。”

  “好了,朕该走了,你自己珍重。”在深深地了凌若一眼后,他忍着心中的痛意与不舍转身离开,秋阳在他身后拉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九月十九,微服离京数月的胤禛离开五台山,自驿站启程回京,五台山地方官跪地相送。随着车轱辘的转动,坐在马车中的胤禛心亦渐渐凉了下来,最后一丝希望之火在这份凉冷中渐趋微弱,直至化为虚无。

  她,终归是没有来……

  跟在马车后的李卫等人不断往回,希翼可以在从别的人群中到那个身影,可是直到他们脖子望酸了,都没到那个人。

  “李大人,娘娘她真的不随皇上回京了吗?”四喜将声音压得很低,唯恐被车中的胤禛听到。

  “主子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来是打定主意不回宫了。”李卫摇摇头,神色间有掩不住的失望。

  “要不咱们再走得慢一些,说不定娘娘此刻正从山上赶下来呢?”刘虎在旁边说着,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

  四喜苦笑道:“刘大人,咱们走得还不够慢吗?瞧瞧都走了快一个时辰了,连城门都还没出呢。”

  这下连刘虎也无话可说了,默不作声地跟在后头,又如此走了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城门,而他们所期待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失望像一张巨大的笼罩在众人心头。

  “四喜。”听到胤禛叫自己的声音,四喜连忙快走几步,赶到马车旁边恭谨地道:“奴才在。”

  在那么一瞬间的静默后,马车中再度传来胤禛略有些疲倦的声音,“出城后,加快行进速度,速回京城。”

  “嗻!”四喜在心里叹了口气,在穿过城门后,正要命随行众人加快行进速度时,忽地到前方站着一个人,柳绿色的衣裳在满目尽是黄色的秋季格外显眼,衣角不时被秋风拂起,翩翩舞动,似一只遗落在秋阳下的蝴蝶。

  在清前方的人影后,四喜眼中满是掩不住的喜色,“皇上!皇上!”

  胤禛自马车中探出头来,不悦地盯着四喜,“出什么事了?”

  四喜极力指着前面,大声道:“皇上,您快,熹妃娘娘,是熹妃娘娘啊,她来了,她真的来了!”说到后面,他的声音里已是带上了几分颤音。

  “什么?”胤禛大吃一惊,迫不及待地朝四喜指的方向去,果然到了一抹清丽脱俗的身影,是凌若,真的是凌若。

  不等马车停下,胤禛已是一个跃身从车上跳下来,快步朝凌若走去,直至离她只剩下一步远时,才倏然停下脚步,“你……怎么会在这里?”

  凌若静静地望着他,许久,忽地展颜一笑,有无尽的情意索绕在笑意间,低头自袖中取出一朵艳红似火的花朵,每一朵花瓣皆如倒针一般,蜷曲盛放,正是那日胤禛为她采摘来的彼岸花,在他离开后,她将那一朵带着水滴的彼岸花带回禅房,不知为何,这朵彼岸花一直灼烈的盛放在那里,一直没有凋谢,而这,早已过了曼珠沙华的花期。也许,这真的是天意,连上天也希望她随胤禛回去。

  松手,任由那朵曼珠沙华落在地上,抬脚跨过,跨过彼岸,一切重新开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