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三十五章 守护

  凌若忍着心中的激荡走到床榻边,睇视着躺在床上的那个少年,弘历,她的儿子,她唯一的儿子啊!

  手指,带着颤抖的痕迹握住弘历露在锦衾外的手,有些发凉,但是能够再握住弘历的手,于她而言,已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曾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这个机会。

  “额娘……额娘……”睡梦中的弘历突然闭目轻唤着,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似乎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凌若连忙抚着弘历的脸颊轻声安慰着,“额娘在这里,弘历不要怕,额娘在。”

  她的声音并没有能够传递到弘历耳中,他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重,忽地,双眼骤然睁开,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同时嘴里大叫道:“额娘!”

  “弘历,你怎么了?”凌若紧张地着他,“不要怕,额娘在这里,额娘就在你身边。”

  弘历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见额娘在寺中祈福,再也不回来,任凭他怎么大声的叫,额娘都越走越远。

  额娘……隐约间,弘历听到了一个熟悉到让他战栗的声音,震惊代替了原本充斥在眼中的惊恐,转头,他竟然到了朝思慕想的额娘,就坐在床边关切地着自己。

  弘历在激动之余却又有些害怕,惟恐又是自己的幻觉。低头,到自己被握住的手,那样温暖,那样真实,难道……真的是额娘回来了吗?

  在这样的欣喜与害怕中,他伸出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去碰触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在碰到的那一刻,弘历紧张地屏住了呼吸,指尖触感是柔软的,额娘没有像以前一样消失,她回来了,额娘真的回来了!

  下一刻,弘历已经扑到了凌若怀中,大声地一遍一遍地叫着额娘,仿佛要将这半年间错下的都补回来,叫到最后,声音已是带上了哽咽,还略显稚嫩的双肩更是无法克制地不住抽动。

  在抱住弘历的那一刻,凌若忍不住落下泪来,用力地抱着这个延续了她与胤禛血脉的孩子,“对不起,额娘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对不起!”

  到弘历这个样子,凌若既心酸又庆幸自己最终选择了回来,否则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许久,弘历方从双眼通红地从凌若怀中抬起头,在他埋首过的地方,已是湿漉一片,“额娘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凌若抚着弘历略有些毛燥的头发,眼中满是慈爱之色。

  “额娘祈福回来,那以后额娘是不是再也不走了?”弘历紧紧抓着凌若的衣裳,唯恐一转眼又不见了。

  “是。”凌若将弘历揽到怀中,拍着他有些紧崩的身子温声道:“是,额娘以后再也不会离开弘历,额娘会永远陪在弘历身边。”

  弘历用力点头,不管他再怎么坚强,始终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虽然胤禛说凌若是出宫祈福,但宫中的风言风语从没有彻底断过,这几个月充斥在他耳边最多的就是冷嘲热讽,尤其是福沛,上次吃了一回亏后记恨在心,尽管因为有皇阿玛在,不敢过于放肆,但私底下小动作却是一直不断。

  倚在凌若身边一会儿,弘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今夜本就睡得晚,睡下后又做恶梦,几乎等于没睡,这会儿可是有些发困了,可是又担心好不容易再见到的额娘会像上次一样,突然一下子又消失不见,是以强忍着睡意说什么也不肯再躺下去。

  凌若笑抚着他的脸,柔声道:“睡吧,额娘就在这里陪着你。”见弘历摇头,她故作不喜地道:“你若是不听话,额娘可就生气了。”

  “弘历听话。”听到这话,弘历立时乖乖地躺回床上,不过那双眼始终不肯闭上,直至凌若替他掖好被角,催促了几句,方才有些不安地闭上了眼,即便是如此,他的手依然从被下伸出,紧紧攥住凌若的衣角,只有这样,才可以令他确信额娘就在身边。

  弘历的这个举动,令凌若心酸无比,之前的自己太过自私了,因为害怕、懦弱就不愿回宫,甚至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不回宫对弘历才是最好。

  其实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她不在宫中,那些人不见得就会放过弘历,而且对弘历来说,没有什么比额娘在身边更重要的了。

  幸好,她回来了,以后没有任何事任何人可以让她再离开弘历,她会一直守护着他,用生命守护着她骨血的延续,直至双眼闭上的那一刻。

  对着渐渐入睡的弘历,凌若发下了从此信守一生的誓言。

  翌日一早,承乾宫众人到凌若归来皆是又惊又喜,尤其是一直跟在凌若身边的水秀等人,激动地又哭又笑。

  待得一一见过之后,凌若坐在铜镜前,着水秀替自己解开长发,青丝如水般倾泻而下,有一种令人惊艳的美感。

  三千青丝在水秀手中盘结弯曲,最终归拢成髻,又有九曲紫玉明珠步摇坠于发髻上,垂下累累珠串于颊边,盼顾之间有珠辉流转,灼灼其华,似明月之流光,朝阳之锦霞;另有几朵点翠珠花缀在两边,燕尾上则簪了一个银蝶吊穗。

  水月捧着一身银红缀珍珠绣海棠的旗装过来,一边服侍凌若穿上一边道:“主子,您既是昨夜回来了,怎得也不让杨海叫醒奴婢们?”

  感受着指尖穿过锦衣的那种顺滑感,凌若微微闭上了眼,“叫醒做什么,左右今日一样也是见。对了,本宫……不在宫中的这些日子,承乾宫上下还好吗?”

  许久不用这样的自称,陡然唤起来,还真有些不习惯,眉心有微微有酥痒,却是水秀正用一把细巧的银夹子夹了鱼骨花钿贴在她眉心。

  “尚好,主子不在宫中,那些个主子娘娘也懒得来这里找咱们这些个奴才的霉气,除了去内务府领例常时会受点气之外,倒是没什么。就是四阿哥这些时日受了三阿哥不少气。”随着这话水月将这些日子关于弘历的事细细叙了一遍,包括弘历与福沛打架一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