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三十七章 训斥

  温如言佯装不悦地道:“我们三人多年姐妹,哪有说牵连不牵连的,何况就算今日不去,往后也少不了会生事。好了,莫要说了,赶紧去吧,省得去晚了又要再加一条罪。”

  凌若赦然一笑,终是未再坚持,因着她们两人都未乘肩舆之故,干脆就一道步行至坤宁宫。到了那边,果见那拉氏已经在里头,年氏也同在,正陪着太后一道说话。

  原本和颜悦色的乌雅氏到凌若进来,神色顿时为之一沉,那丝难得的笑容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臣妾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凌若三人同时行礼,宫中凡嫔以上的正经主子皆可称太后一声皇额娘,至于亲疏远近,那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乌雅氏望着站在最中间的凌若,也不叫起,只是抚着光滑整齐的鬓发一字一句道:“熹妃回来了,好,很好!”

  同样的一个好字,从温如言与太后口中说出来,却完全是两个意思,凌若心中一沉,微微攥紧了手中的绢子,太后对她的不满似乎比预期的还要盛几分。

  年氏在一旁翘了弧度优美的唇角道:“皇额娘,熹妃可是好的不得了呢,不止让皇上亲自去接她回来,还从大清门而入,这等殊荣,可是连皇后娘娘都不曾享有过呢。”说到最后那句,带着些许兴灾乐祸的眸光从那拉氏脸上扫过。

  钮祜禄氏的这一步,可算是狠狠掴了这位皇后娘娘一巴掌

  那拉氏眼皮微微一跳,神色却依旧沉静如水,唯有她自己晓得,隐在袖尖的十指正因为愤恨而不住颤抖。

  “钮祜禄氏,你可知罪?!”乌雅氏盯着凌若骤然发难,声音冷冽如数九寒风,刮过凌若的耳畔,有刀刮般的刺痛。

  凌若慌忙屈膝跪下道:“臣妾知罪,求太后饶恕。”

  乌雅氏怒哼一声,道:“大清门那是什么地方,紫禁城正门,历来除却皇后大婚、状元及第之外,就只有皇帝可进出,你身为后妃,明知这是犯了大忌,却还从大清门回宫,钮祜禄氏,你眼中还有哀家,还有皇后吗?”

  “臣妾罪该万死!”凌若连忙伏地请罪,“但是臣妾绝不敢对皇额娘与皇后娘娘有丝毫不敬。”

  温如言到这一幕,连忙跟着跪下,“皇额娘……”她刚要替凌若求情,乌雅氏森冷的目光就横了过来,毫不客气地道:“哀家知道你与熹妃要好,但这慈宁宫没有你插嘴的份!”

  被乌雅氏一句打回来,温如言不敢再出声,只能在一旁暗自着急。瓜尔佳氏低了低头,终是没有说话。

  其实这大清门是胤禛下旨让凌若入的,虽说与宫规不符,却也不能将错全怪到凌若头上,但是眼下这个情况,太后分明是受了皇后与年贵妃的唆使,有意斥责。除非皇上出面,否则谁也求不了这个情。

  乌雅氏盯了她半晌,缓缓道:“哀家问你,静太妃是不是你bi死的?”

  一时间,慈宁宫变得静默至极,仿佛连呼吸声都消失不见,在这样令人胆颤的寂静中,凌若磕了个头,强自镇定道:“臣妾与静太妃自好,在雍王府时又多蒙静太妃照料,试问臣妾怎会忘恩负义的去bi死静太妃,且如此做对臣妾又有何好处,还请太后明鉴!”

  年氏轻哼一声,出言道:“你休要砌词狡辩,静太妃那封信,本宫是亲眼到的,你与徐太医苟且,怕被揭发,所以合谋bi死静太妃。”

  凌若直起身,定定地望着年氏道:“敢问贵妃,这封信现在何处?”她记得当日,年氏将信交给了胤禛,所以断定她此刻根本拿不出来。

  果然,年氏面色微微一变,“本宫早已将这封信交给皇上,当ri你就在场,何必再明知故问。”

  “是,那封信臣妾也过,臣妾与静太妃相识多年,对她的笔迹也有几分认识,当日那封信……”唇角扬起,一字一句道:“并非静太妃笔迹。”

  “你胡说!”年氏一听这话,豁然起身,精心修饰过的指尖用力指了凌若恨恨道:“那信明明是侍候静太妃的人交给本宫的,岂会有假。还有,你若没与徐太医苟且,何以一听得他有危险,就出宫相救?”

  “臣妾所言句句属实,并无任何虚假,静太妃骤然离世,臣妾心中也是万分难过。”凌若低泣着对沉脸不语的乌雅氏道:“至于徐太医,臣妾与他相识不假,却是清清白白,绝对没有苟且二字。臣妾当年能平安生下弘历,也多亏得徐太医,所以他有难时,臣妾又怎能袖手旁观。”

  “你!”年氏听得她一直避重就轻,绝口不承认当日的事,心中气恼不已,又不敢在乌雅氏面前发火,只得转而道:“皇额娘,您听听,熹妃当着您面前还一直满口胡言,可见她一点都没将皇额娘放在眼里呢!”

  一直端坐于椅中的那拉氏终于开口了,“熹妃,你说你不曾逼迫静太妃自尽,那她何以会突然抛下二十三阿哥自尽,且还是在你去见过她之后,若要说巧合,那未免也太巧了些,实在令人难以信服。皇额娘以为呢?”

  乌雅氏徐徐点头,着凌若肃然道:“静太妃的事姑且不说,只你私入大清门一事,便是坏了祖宗家法的大错。去,到外头跪着,没哀家的许可不许起来。”

  “是。”乌雅氏发话,凌若不敢再争辩,正待去外头跪着,身后忽地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那拉氏与年氏连忙起身,朝大步走进来的胤禛行礼,胤禛随意摆一摆手,走到乌雅氏身前,躬身垂目道:“儿臣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万福!”

  “免礼。”乌雅氏神色冷淡的说了一句,自上次争执过后,她与胤禛之间的关系愈加恶化,所谓母子之间的亲情,疏远的几乎可以不计。

  胤禛直起身后,目光扫过尚跪在地上的凌若,轻言道:“儿臣适才进来时,听到皇额娘说要罚熹妃去外头跪着,不知熹妃说错了什么惹皇额娘生气?”

  “她没说错,却做错了。”乌雅氏冷冷说道:“熹妃身为后妃,却从大清门入,坏了祖宗家法,理当受罚。皇上莫不是觉得哀家无权处置熹妃吧?”

  胤禛连忙欠一欠身道:“儿臣不敢。只是昨夜大清门一事,是儿臣让熹妃入的,熹妃曾数度推辞,是儿臣坚持如此,所以此事错在儿臣,与熹妃无关。”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