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六十章 惩罚

  “微臣遵旨。”朱师傅无奈的答应,胤禛言下之意,分明是不许他辞去阿哥师傅一职。

  在朱师傅与太医相继离开后,胤禛也不说话,只徐徐拨着手中的翡翠十八子手串,他不出声,这上房中自然也无一人敢出声,一时间,房中静寂无声,唯有极尽压抑后轻微不匀的呼吸声。

  良久,胤禛眼皮子一抬,对跪在脚下的弘历与弘昼道:“你们两个回宫去好好反省,五日内各写一篇文章给朕过目,若写得不好继续反省。”

  “儿臣遵旨。”两人老老实实的答应,心中皆晓得这样的处罚已是极轻,毕竟不管怎样,他们都参与到这件事中,责任多少总有一些。

  胤禛命他们站到一边,垂目盯着唯一还跪在地上的福沛,后者感觉到停留在自己头顶的那两道目光,心中有着难言的恐惧。

  胤禛随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本《春秋左传》,“福沛,三人之中你序齿最长,本该爱护幼弟,以身作则,可你懈怠功课,沉迷玩乐戏耍不说,还动手打两个弟弟,枉自痴长了这么几岁。朕现在罚你反省一个月,将这本《春秋左传》仔仔细细完,并且对里面所记载的事与人熟记于胸,一个月后,朕会考教你,如果不合格的话,就再反省一个月。”

  这个惩罚,较之弘历他们无疑严重了许多,然福沛却不敢有任何异议,低头谢恩。就在他准备起身回到年氏身边的时候,胤禛将手里的扔到四喜怀中,赦然道:“送三阿哥去坤宁宫。”

  坤宁宫?福沛顿时愣住了,他是住在翊坤宫的,无端去坤宁宫做什么?

  年氏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道:“皇上,福沛该随臣妾回翊坤宫才是。”

  胤禛掸一掸衣袍,起身淡淡道:“前次,福沛与弘历打架时,朕记得与贵妃说过,你若不会管教福沛的话,朕就将他交给皇后去教。如今来,还是让皇后去管教福沛更好一些。”

  “不要!皇上不要!”年氏彻底心慌了,惶恐地道:“臣妾知错了,臣妾保证回去后好生管教福沛,绝不让他再惹祸,求皇上开恩。”福沛是她的命根子,她怎肯将福沛交给皇后去养育,更不要说皇事表面和善实际阴毒,福沛去了她那里,还不知道会怎样。

  胤禛这一次是打定主意要给年氏一些教训,漠然道:“恩,朕已经开过一次,可惜贵妃并不珍惜。”

  福沛那厢也是慌了神,他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年氏,复跪下哀求道:“皇阿玛,求您不要将儿臣送到皇额娘那里,儿臣知错,儿臣以后一定会痛改前非,求您让儿臣留在额娘身边。”

  那拉氏是正宫皇后,是以宫中任何嫔妃所生的子女都要称她一声皇额娘。

  “皇上。”年氏搂着福沛落泪悲泣道:“臣妾只得福沛一个儿子,您将他从臣妾身边带走,无异于要臣妾的命,您若真这样狠心的话,倒不如现在就杀了臣妾,也省得臣妾往往日日受思子之痛。”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贵妃娘娘,在这一刻成了可怜虫,令人既感可恨又感可悲。

  “一个月。”胤禛忽地道:“就以一个月为限,如果福沛到时候能熟读《春秋左传》,并且令朕满意的话,朕就让他回翊坤宫;反之……就等皇后将他管教好了再说。”

  扔下这句话,胤禛不再理会他们母子,大步离去,苏培盛紧紧跟在他身后,至于四喜,则对福沛道:“三阿哥,随奴才走吧。”

  “额娘……”福沛不安地望着年氏。

  年氏此刻也是没有一点主意,要将儿子送到坤宁宫去,她心里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可是胤禛金口已开,抗旨不遵是不可能的。不过幸好只有一个月,忍过这一个月就好。那拉氏虽然恶毒,但想来应不至于明目张胆的谋害福沛,除非她不想再坐皇后之位。

  如此想着,年氏狠下心抹了把泪道:“去吧,这一个月好生读,只要过了你皇阿玛的考察,就可以回到额娘身边。”

  “儿臣知道,儿臣一定会好生读。”与生母的别离,令福沛流泪不止,依依不舍地放开年氏同样不舍至极的手,跟随四喜往坤宁宫而去,一路之上不住回头张望。年氏更是一路追到上房外,盼能多儿一眼。

  一场闹剧随着胤禛的处置画上了一个句号,但这个句号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裕嫔牵着弘昼在经过年氏身畔时,能够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意,她不敢停留,加快脚步匆匆离去。

  年氏没有理会裕嫔,只是一味盯着随后走出来的凌若与弘历,犹带着泪意的眼底闪烁着恨毒的光芒。

  为什么?为什么胤禛要如此这样偏坦他们,明明弘历也有错,可是只罚他思过五日,而福沛,却要被带去坤宁宫,与她生生分离,胤禛明明知道福沛是她唯一的儿,是她的心头肉啊,他怎么可以这样狠心绝情。

  “咱们走吧。”凌若对年氏如要噬人的目光视若无睹,径直拉着弘历离去,但是年氏却横移一步挡在她面前。

  凌若抬头,目光平静地道:“贵妃还有什么话要与臣妾说吗?”

  “钮祜禄凌若,你不要得意,本宫着,你能得宠到几时。”年氏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伴在胤禛身边多年,她尚是第一次吃那么大的亏。若非脑中仅余的理智知道再闹下去不只讨不得半点好处,还会令自己更处于劣势,她是绝不会如此轻易放过钮祜禄氏与弘历的。

  “不劳贵妃娘娘操心。”凌若抚一抚弘历脸上的伤,纵然动作极为轻缓,弘历依然痛得皱起了他那双浓黑好的双眉,比年氏更加阴寒的冷意在凌若眸中一闪而过。

  弘历是她的逆鳞,谁伤了弘历,她就会让其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只是分离一个月,远不能消她心头之恨。

  回到承乾宫后,凌若命人传来太医,细细诊过后,确认皆是一些皮肉之伤,休养几日按时敷药就好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