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六十八章 推辞

  “哦?”胤禛今日心情颇为不错,停下挟筷的手,笑道:“不知皇后想求什么样的恩典?”

  乌雅氏以及底下那些嫔妃同样好奇地着妆容精致的皇后,他们都在猜测皇后所谓的恩典是什么,唯有凌若隐约猜到了些许,口中正咀嚼的肉片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

  “熹妃当日为大清祈福,离宫半年,一直菇素吃斋,这份心意实在难能可贵,理该嘉奖,所以臣妾想替熹妃妹妹求一个恩典,晋其为贵妃。”那拉氏在说这些时,一直带着盈盈的笑容,仿佛真的是为了凌若好。

  乌雅氏眸光一冷,刚才还有几分笑意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胤禛则是若有所思,至于其他妃嫔碍着身份不敢就此事说什么,只是用嫉妒的目光望着凌若。贵妃啊,多少人终其一生,也靠近不了这个位置,只能被迫仰望。钮祜禄氏何德何能,得皇上重视不说,还得皇后另眼相。

  一时间,整个储秀宫鸦雀无声,年氏死死攥着象牙雕花筷子,努力不让逐渐在心中集聚的怒气爆发出来,至于脸色好与否,她已经无瑕兼顾了,坐在她旁边的戴佳氏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另一边倾着,怕沾染到她的怒火。

  温如与瓜尔佳氏不约而同地露出忧心之色,贵妃之位似风光,然于凌若却犹如坐在火山口,随时会爆发的岩浆足以将她焚烧得尸骨无存,而且还是当着太后与年氏的面说出来,皇后可真是将凌若“疼”到了骨子里。

  对凌若来说,集众目光于一身并不是第一回,可这一次却如无数钢针不断从皮肤中生生钻刺进去一般,令她浑身皆发疼。

  “皇额娘以为如何?”胤禛眉头有微不可见的皱痕,仿佛对此并不赞成。他心中自然属意凌若,却不是现在,且素言是绝对不会甘心凌若与她并列的。想到此处,胤禛下意识地往年氏所在地方了一眼,尽管因为年氏的低头不清她神色如何,但从她攥紧筷子的举动便可出心中并不平静。

  乌雅氏睫毛微动,下一刻她将筷子往桌上一搁不咸不淡地道:“皇帝知道哀家向来不怎么管后宫之事,熹妃之事,皇帝与皇后商量着办就是了,贵妃也好,妃也罢,皆是这宫中的嫔妃,最重要的是服侍好皇帝,敬重皇后,不要越过自己该守的本份就好。”

  乌雅氏话音刚落,席间突然传来“咯嚓”一声,循声望去,却是从年氏那里发出的,随着年氏右手缓缓松开,断成四截的筷子出现在她掌心,随后滚落在绣有金童玉玉贺新岁图的桌布上。

  “贵妃怎么了?”那拉氏关切地问着,可是身子不舒服。

  年氏将颤抖的双手掩在袖中,勉强挤出一丝难的笑容,“让皇后担心了,臣妾没事。”至于筷子为什么会断她没说,也不需说,所有人心中皆明白。

  那拉氏若无其事地将目光自她身上移开,笑盈盈地了胤禛,这恩典是她替凌若求的,自然没有反对的理,那么就只待胤禛同意了。

  那拉氏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胤禛说话,诧异在其眼底掠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等着。

  “若儿。”在这个时候,温如言低低唤了凌若一声,借着举袖遮挡的机会,朝凌若微微摇头。那厢裕嫔虽未说话,但她却将并排摆在桌上的筷子动了一下,使得两根筷子呈交叉之样,意思不言而喻。

  凌若抚去不知何时沾在裙上一丝水渍,在众人的目光中起身走到乌雅氏那一桌前面,跪下道:“臣妾有话想说。”

  “说就说罢,跪着做什么,起来。”胤禛这般说着,凌若却是摇头道:“请皇上允臣妾跪着说话。”

  胤禛还待要说,乌雅氏突然开口道:“既然熹妃这么说,那就跪着回话吧。”

  “谢皇额娘!”凌若在朝乌雅氏磕了个头后,又转而朝那拉氏磕头,正色道:“臣妾多谢皇后娘娘厚爱,只是臣妾无德无能,实不敢忝居贵妃之位。”

  那拉氏微笑道:“熹妃实在太歉虚了,你替皇上生下四阿哥,又为大清祈福半年,若熹妃无功,那满座妃嫔,哪个算得了有功?”

  凌若再一磕头,绛紫色绸绣桃花团纹的裙摆铺展在其身后,华灯之下华美异常,“抚育阿哥,为皇上分忧皆是臣妾份内之事,如何敢居功,是以还请皇后娘娘收回成命,否则臣妾宁愿长跪于此,也绝不敢起身。”

  那拉氏长眉微皱,似有些不悦,“熹妃如此百般推辞是为何意?”

  “皇后。”在凌若回答之前,乌雅氏开口道:“既然熹妃认为自己暂无资格忝居贵妃高位,那么就先缓一缓吧,等什么时候她真有这个资格了再议此事,不必急于一时。”

  胤禛听到这里,微微点头道:“皇额娘说的是,此事往后再议。”

  见两人都这么说了,那拉氏只得答应,在椅中欠一欠身道:“是,臣妾遵旨。”旋即又转了脸道:“好了,熹妃都听到了,起来吧。”

  凌若轻吁一口气,连忙谢恩起身,回自己椅中坐下,她刚才真怕胤禛会同意那拉氏的话,幸好没有。

  那拉氏借着低头抚裙的动作掩饰眼中的异样,适才胤禛的态度令她很是奇怪,胤禛盛宠钮祜禄氏,这是勿庸置疑的事。可是他为什么不同意呢,原先按着她的猜测,胤禛应是对此事乐见其成才对,难道他对自己有所怀疑?

  不可能!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便被她否决了,若真有了疑心,她不可能一些也察觉不到,当中应该另有原因才是。

  到胤禛并没有晋凌若为贵妃的意思,年氏面色稍稍有些缓转,不过这顿饭是再没心思吃了,好不容易熬到宴席落下,乌雅氏因身子乏困而先行离去,胤禛与那拉氏则一道点燃了早已摆放在院中的烟花。

  烟花放了满满一宫院,这些特制的烟花引线极长,且被所有引线皆连在一起,形成粗粗的一捆,一旦点燃,火星就会蔓延到所有引线上,紧接着无数绚烂到惊人心惊的烟花冲上夜空,化为夜空中那一刹那间却又永恒至极的美丽。

  雪依旧漫漫下着,着满目的流光绚烂,凌若思绪不自觉回到了十九年前的那一夜,也是这样,不过那时她在宫外,如今却是在宫内。也就是在那一夜,她亲眼到了胤禛的无助与绝望,并与他开始纠缠不清。

  不经意地一个回头,恰好到胤禛目光望过来,四目交错,两人均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意。

  【作者题外话】:这几天人在广州,实在没什么时间码字,所以很抱歉,今天只有一更,明天就回去了,后天就可以恢复正常更新,实在对不起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