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零三章 三天

  “这是为何,虽说年羹尧这奴才有些麻烦,但好歹是咱们大清的,让他将罗布藏丹津收拾掉不是很好吗?”允?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十,这你就不懂了,如果年羹尧战胜,那么就证明老四用人有方,平白给老四添了美名;若他败了……”允禟突然想到了什么,向允禟道:“八哥,你是不是想他若败了,就让老十四代替他出征?”

  “不错。”允禩对允禟能猜到自己的想法并不奇怪,他们几十年兄弟,除了老十这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家伙之外,余下几个对彼此心思都有些了解,“若能挣下一个盖世战功,老十四的皇帝位就继得更加理所当然了。”他话音一顿又道:“老九,明日早朝后,你随我入宫再探一探虚实,还有太后那边也得去动一动了。至于老十,你给我全力监视送到京城的军情消息,我要第一时间知道西北的战况。我们已经忍了太久了,所以这一次,只许胜不许败。”

  夜,在允禩的说话中彻底落下,茫茫无边,笼罩着大清朝每一个角落。

  养心殿中,凌若已经几天几夜没阖眼了,一直守在胤禛床前,时光仿佛回到了胤禛患时疫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日夜不休地守在床前,那一次,她与胤禛都熬过来了,那这一回呢?还能那么幸运的熬过去吗?

  凌若不晓得,太医每日都会来,但每一次都是摇着头神色凝重的离开,到最后齐太医更说,依胤禛现在的情况,很可能熬不过三天。

  三天……凌若从未想过生离死别会来得这样突然,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犹如一抹幽魂。

  弘历也想与她一道守在养心殿,却被她硬生生给喝斥了回去,并且嘱托瓜尔佳氏与温如言,一定要照顾好弘历。凌若心里是清楚的,如果胤禛这一次没有熬过来,那么新君继位势在必行。

  弘历虽然聪慧,也最得胤禛喜欢,可是弘历毕竟还小,又非嫡非长,一旦争位,是很难斗得过拥有嫡长子身份的弘时的,更不要说还有一个那拉氏虎视眈眈。

  如果再给凌若十年的时间,她可以保证替弘历铺平一条继位之路,不输于任何人;可惜没有如果,所以这一次他们根本无法争过皇后一派,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争位中尽量选离漩涡,保住性命。

  而且,除了皇后之外,还有允禩他们,这些人是不会甘心让弘时顺利继位的。还有灯台……凌若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何好端端地九莲宝灯会在胤禛点灯的时候突然烧起,照理来说,这些东西都有人仔细检查过,不可能会有意外,而且火势那么大,倒像是被故意催发而成。

  若这猜测属实,那么就是有人故意要谋害胤禛,而其图谋也必然不小。

  此事她已与允祥说了,允祥答应会派人仔细追查,希望可以揪出幕后主使者,不让他的阴谋得逞。

  眼下,她唯一能够信任的,也就一个允祥了……

  彼时,坤宁宫中,那拉氏刚从佛堂回来,三福正替她仔细揉着双脚,在佛堂中念了一日经,双脚都快跪麻木了。自胤禛出事后,她就领了后宫诸妃,一直在佛堂中诵经祈求,盼佛祖可以保佑胤禛度过这一劫。可是诚心求了数日,换来的却是齐太医关于胤禛活不过三日的断言。

  难道,真的没有一丝希望了吗?

  想到这个,那拉氏便不觉黯然神伤,夫妻近三十年,她从不是胤禛心中的至爱,但胤禛从来就是她心中的至重。

  她在意胤禛,从喜帕被揭开的那一刻就在意那个冷峻的男子,每一次相望,每一次牵手,她都是欣喜的,即便明知胤禛心中有人,明知胤禛并不爱自己,她依然默默地守在胤禛身后。

  之后,她有了弘晖,可仅过了八年,她就失去了弘晖,以后也再没有了自己的儿子。弘时不过保住她地位的一枚棋子,根本不能与弘晖相提并论,所以,她生命中唯一的重心也仅剩下了一个胤禛。

  失去弘晖的痛苦令她更加在意胤禛,也更在意他身边的那些女子,她恨他们可以得到胤禛的喜欢与爱,所以疯狂的报复,掳夺本不属于她们的恩宠与荣华。

  原以为,自己会这么一辈子斗下去,直至白发苍苍之时,却不曾想,胤禛竟然会以为这种方式离开她,且还是这般快,仅仅只剩下三日时间。

  那拉氏心里是难过的,可是除了难过,她更担心胤禛的身后事,胤禛不曾立过储君,他一走,谁来继承皇位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按理,弘时身为嫡长子,应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可是八阿哥他们会善罢干休吗?一想到这个,那拉氏就觉得头疼得利害,八阿哥那群人狼子野心,让他们继位,自己这些人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皇位必须要牢牢攥在手中。

  “三福,弘时还在养心殿吗?”她问,声音透着难掩的疲惫,原本身子就不怎么好,再接连数日在佛堂中诵经念佛,更是虚弱不堪。

  三福手中动作一滞,小声道:“回主子的话,黄昏时分二阿哥就出宫了。”

  “啪!”那拉氏一掌狠狠拍在扶手上,厉声道:“又是因为那个索绰罗佳陌?”

  三福晓得那拉氏最讨厌的就是二阿哥府上那位佳福晋,低了头不敢答话,唯恐触了霉头,翡翠也是一样。

  过了一会儿,只听那拉氏阴声说道:“明日二阿哥进宫后,三福,你给本宫牢他,不许他离宫半步,更不许去见那个索绰罗佳陌,若然不住,本宫就打断你的腿。”

  “奴才遵命,便是拼了奴才这条命,也一定拦住二阿哥。”三福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暗暗叫苦,二阿哥是金枝玉叶,他要走,自己一个小奴才怎么拦得住,二阿哥不敢违背皇后的意思,却不会听一个奴才的话。唉,主子与二阿哥母子之间的事,却非要他一个奴才夹在中间为难,这是何苦来哉。

  可是这些话,三福也只敢想想,要他说出口是万万不敢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