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一十七章 反目

  胤禛起身自宝座中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着允禵几人,“怎么,你们还有事吗?”

  允禩与允禟是因为允禵执意不肯离去才无奈留下来的,所以听得胤禛发问,皆将目光转向了允禵。

  允禵仰头,眼中有着极力掩饰依然泄露出来的厌恶,高高在上的那个人本来是与他们一般的身份,可一朝得势之后,就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用那种让人痛恨的姿态着他们,“是,臣一直有一件事不明,想向皇上问个明白。”

  胤禛没有说话,只是以目光示意其说下去,允禵极力挺直了背脊,问出他憋在心中许久的话,“臣想知道,臣究竟犯了什么错,自皇阿玛病逝回京之后,皇上不止卸了臣抚远大将军一职,还将臣一直囚禁在府中,连皇额娘的面都不得见上一面。”

  “十四弟,皇上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莫要错怪了皇上。”允祥不想他与胤禛冲突太甚,插嘴说了一句,岂料他话音刚落,就见允禵面目狰狞地喝斥道:“闭嘴,我没问你话!”

  胤禛剑眉一皱,不悦地道:“允祥是你兄长,怎可如此无理,还不赶紧认错?”

  “臣没错。”允禵本就不惯允祥所作所为,如今又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迎着胤禛的目光倔强地道:“臣与皇上说话,他有什么资格插嘴?”

  “不管怎样,他都是你十三哥,你不该如此狂妄无礼。”话音稍稍一顿后,胤禛拂袖转身,背对着允禵道:“该答的允祥已经替朕答了,你可以回去了。”

  允禵只觉得荒谬无比,囚禁他还说是为他好?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起身,望着胤禛的背影一字一句道:“这样的回答皇上不觉可笑吗?”

  “十四弟,胡说什么,还不赶紧跪下。”允禩听他说得不像话,低声喝斥着地,无奈允禵根本不听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胤禛背在身后的手动了一下,却未回头,唯有低沉的声音在殿内缓缓响起,“你既然不相信,又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朕。允禵,你从来就没相信过朕对吗?”

  “臣只是不知该如何去相信皇上,毕竟皇上连遗诏都可以伪造不是吗?”

  面对允禵突然冒出来的惊人之语,胤禛豁然回身,眸光犀利而阴冷,咬牙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怎么皇上敢做却不敢认了吗?”允禵此刻已是豁了出去,根本不在乎这样的顶撞会为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他已经受够了日日只能到同一片天空的憋屈,虽然活着,却仅仅只比死人多一口气罢了。

  胤禛的目光缓缓自允禩身上刮过,那种蕴含在最深处的冷意,即使心思深沉如允禩,也不禁低下了头,不敢再与之对视。

  在将目光转回到允禵脸上时,胤禛凝视片刻道:“你既然问了,那朕就回答你一次,朕不曾矫诏更不曾夺你的位,这皇位确确实实是皇阿玛传给朕的。”

  允禵嗤笑一声,这样的神情令胤禛心寒,晓得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想到这里,胤禛摇摇头,黯然道:“回你的府里去。”

  “我若不回去,皇上是不是准备杀了我?”到了这个时候,允禵连一个“臣”字都不愿用了。

  “老十四,不要太过份!”胤禛的眉眼一分分冷下去,凡事皆有个底限,允禵很明显正在越过这个底限。

  “何谓过份?臣死了不是正合皇上心意吗?”允禵一步不让地望着胤禛,那份厌恶已经不再费心掩饰。

  “死?”胤禛冷冷重复着这个字,自上面一步步走下来,每一步落在台阶上都有沉重的声响在空旷的乾清宫回荡。

  当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时,允禵刚要说话,脖子忽地一紧,被人狠狠掐住,而掐住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胤禛。

  “允禵,不要以为朕不会杀你,凭你们这次的所作所为,就算一个斩立决也是轻的。”他对允禵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那皇上就杀了我吧,左右这样活着也没有意思。”允禵忍着窒息的感觉咬牙说道,他受够了,真的受够了,与其这样屈辱且没有尽头的活着倒不如一死来得痛快。

  “你!”胤禛没想到允禵如此冥顽不灵,怒意一盛之下掐在允禵脖子上的手不断收紧,允祥见势不对,忙上前劝道:“皇上息怒,十四弟想是一时糊涂,并非有意冒犯圣颜,还请皇上念在他初犯的份上,饶过他这一回。”见胤禛不理会他,允祥微微发急,跪下低声道:“还请皇上在太后的面上,饶十四弟一次。”

  听得太后二字,胤禛眸光一滞,倏然自那种不可控制的盛怒中回过神来,盯着已经不能说话的允禵缓缓松开手。

  脖子上的手一移开,允禵立刻大口大口吸气,心有余悸地抚着裂痛的脖子,刚才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会这么死去。

  一直以为干脆的死去比屈辱的活着更好,可是真到了濒临死亡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害怕的,害怕死,害怕去那永远笼罩着黑暗的未知彼岸。

  “来人!”胤禛大喝一声,两名侍卫应声而入,等胤禛吩咐。

  胤禛深深了允禵一眼,朝侍卫道:“将十四阿哥带回府去。”

  “嗻!”两人齐声答应,走到允禵身边一边一个扯了他胳膊道:“十四阿哥得罪了。”

  “我自己会走。”允禵用力甩开两人的手,自己一步步往外走去,这已是他仅剩的最后一点尊严了。从宫门外照进来的太阳在他身后投下一道孤寂无望的影子,可以想见,终允禵一生,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

  在他走后,允禩与允禟也一同告退,望着允禩离去的身影,允祥缓缓道:“八哥将老十四也给当成了一枚棋子。”

  “朕知道。”胤禛冷然说着,垂在身侧的双手捏得格格作响。

  康熙是明明白白传位给胤禛的,这一点不论是临逝前传召还是后来的遗诏,都明白无误,可是允禵却说胤禛诏矫,认为他夺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皇位,可想而知,必定是允禩故意误导。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