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一十九章 帝心

  “是谁?”年氏对她的话并不感兴趣,连头也不曾抬一下。

  绿意见状,忙说道:“主子,是皇上和三阿哥啊!”

  “什么?”年氏身子一颤,急急抬起头来,果然见到胤禛打了伞与弘晟穿过重重雨帘朝自己走来。

  她一下子激动起来,顾不得外头还下着雨,提裙疾步奔出去,绿意见状赶紧拿了手里的伞追出去。

  “皇阿玛?”弘晟仰头了胤禛一眼,显然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胤禛缓缓点头道:“去吧,去见你额娘。”

  “嗯。”弘晟欢快的答应一声,迎着年氏奔去,他已经离开年氏太久了,虽然皇后待他也很好,可是额娘只得一个,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额娘!”在这样欢悦的呼唤中,弘晟开心地扑入年氏已然被雨淋湿的怀抱。

  “弘晟,我的弘晟,额娘终于又到你了。”年氏紧紧地抱着自己唯一的孩子,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此时绿意也追到了,赶紧将伞撑在年氏母子头上,替他们挡住不断落下的雨水。

  “额娘,皇阿玛已经答应我以后都不用再去坤宁宫了,可以日日陪在额娘身边。”弘晟自年氏怀中抬起头高兴的说着。

  听到这话,年氏方想起胤禛也在,赶紧朝已经走到近前的胤禛行礼,“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吉祥。”

  胤禛出她心中的疑惑,扯了嘴角道:“起来吧,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是。”年氏也晓得这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在迎胤禛进正殿后,又下去换了一身衣裳,这才出来重新见礼,至于弘晟,适才已经被嬷嬷带了下去。

  “皇上,弘晟真的可以继续留在臣妾身边了吗?”年氏紧张地问着,虽然弘晟已经说过一遍,但总不及亲耳听得胤禛说更真实。

  胤禛颔首道:“朕已经考教过弘晟,他确是在这一个月之内熟读了《春秋左传》,所以朕许他重回翊坤宫,只是贵妃,从今往后你必得好生教导弘晟,万不能再有前次的事发生。”

  受了这么大的一次教训,年氏哪敢不听,连忙垂首答应,抬眼之时恰好到胤禛着自己,眸色中有一抹明亮之色。

  年氏环顾了自己一眼,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逐道:“皇上在什么?”

  胤禛笑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这两日的事,倒是让贵妃担心了。”他躺在床上的那几日,年氏虽然没有如凌若那样日夜陪在养心殿,可那份伤心却是真切不作假的,尤其是最后喝斥凌若的那几句,若非当真心伤难过,是绝对不会说这些的。

  可是这份感动仅仅持续了一会儿便淡了下来,年氏若仅仅只是xing子骄纵任性,那么冲着这份宫中少见的真心,他会由着她。可是年氏不该心狠手辣,在宫外时对凌若百般迫害。

  这一事,虽然因为年羹尧出征平叛而被压了下来,他却不可能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所以,他与素言注定回不到从前。

  年氏并不晓得这一瞬间胤禛心思已经转过这么许多,更不晓得她已经被彻底剔除在胤禛内心之外,依然浅浅笑道:“皇上还说呢,那几日臣妾听着齐太医的话当真是吓坏了,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她很聪明的没有问胤禛为什么要这么做,许多事不知道远比知道更好。

  年氏的笑容犹如盛开的牡丹,娇艳动人,即便如今已经三十有余,依然貌美如十七八岁之少女,不出岁月的痕迹,更不出曾生养过两个孩子。

  只是,宫中会缺少美貌吗?始终帝心才是最要紧的,而这一点年氏无疑已经输了,如今她所倚仗的不过是年氏一族的权势与年羹尧的战功罢了。

  可悲的是,年氏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又或者她不愿去相信自己身上所系的恩宠是因家族之故。

  也许一定要到无可挽回的那一刻,她才会幡然明白,然到那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在揣测帝心这一点上,那拉氏显然比年氏做的更好,她从不仗势,从不骄纵,对于娘家的势力也一直小心控制在胤禛所允许的范围内,不曾越了半分过去,在胤禛眼中,她永远是那个端庄温和,处处与人为善的皇后。

  但这并不代表那拉氏与世无争,恰恰相反,她才是野心最大的那个人,不过她很清楚自己,论恩宠不及熹妃,论家世不及年氏,论帝心更是远远不及那个已经嫁做他人妇的纳兰湄儿,她唯一拥有的,不过是一个皇后的名份,正因为唯一,所以她才更小心谨慎,将之牢牢抓在手中,任何敢于威胁到她的人,都毫不留情地除掉,包括她未出世的孙子!

  夜,风雨不止,扑扑打着琉璃瓦,檐头的铁马在疾风中“叮叮”作响,在雨夜中清晰可闻。

  那拉氏坐在紫檀圆桌前慢慢用着晚膳,偌大的桌子,满桌的珍馐美味,却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格外冷清。而这一切,那拉氏早已习惯了,以往弘时还没有开牙建府时,也不过两个人而已。

  那拉氏在喝完粉彩圆碗里盛的乌鸡汤后道:“翡翠,上次本宫让制衣局给三阿哥做的那几套衣裳做好了没?”

  翡翠掰着指头算了一下道:“主子是年前吩咐下去的,应该已经做好了,明日奴婢去。”

  那拉氏点点头道:“做好了就送到翊坤宫去,好歹也是本宫的一点心意。”

  听着她的话,翡翠却是有点犹豫,“主子,奴婢怕就算送去了,翊坤宫那边也不会收。”

  那拉氏笑一笑,接过宫人递来的帕子拭一拭嘴角的汤渍道:“她收不收是她的事,本宫却不能不送,怎么说三阿哥也在本宫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又叫本宫一声皇额娘。如今他回去,本宫却一些表示也没有,可是不像话。另外你去的时候,记得叫三阿哥继续采露水泡茶喝。”最后这句话,她说得意味深长。

  在翡翠答应后,那拉氏顺手将帕子递还给一直躬身候在旁边的宫人,眼角余光在瞥过微微抬头的宫人脸庞时,意外觉着有些眼熟,再一想却是记了起来,她记xing向来,见过一面的人都能够记住,当下道:“你是小宁子?”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