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好戏

  弘时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去攥兰陵,此时的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想还佳陌与孩子一个真正的公道。

  “你!”那拉氏没想到弘时敢当着自己的面动手,气得说不出话来,没有了她的阻止,兰陵哪里躲不过弘时,一把被他拉在手中,尖叫不止,而弘时根本不理会她,只是拖着往外走,殿中那些宫人因没有那拉氏的命令,不敢阻拦。

  “反了反了!”那拉氏怒容满面地着这乱糟糟的一幕,她心里清楚,今夜是绝对不能让弘时把兰陵带走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当机立断地喝道:“来人,给我把二阿哥拦住!”

  “是!”三福答应一声,领着几个太监上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弘时已经一拳打过来,嘴里怒喝道:“滚开!”

  “二阿哥得罪了。”三福低头避开,随后一把抓住他未及收回的手,另几个太监也趁机一拥而上,将弘时牢牢按住,虽说太监力气要比寻常男子小一些,但一来人多,二来弘时这几日不眠不休,早已透支了体力,很快便被制住。

  “皇额娘!”弘时愤怒地挣扎着,表情狰狞可怖,兰陵只了一眼就急急瞥过头。

  那拉氏轻叹一声,走到弘时面前,轻轻抚着他的脸庞道:“皇额娘清楚兰陵的xing子,她虽有些任性妄为,但绝不敢做出这种事,你别受了熹妃挑拨而不自知,始终本宫才是你的额娘,本宫才是一切为你好的人。”

  她顿一顿,正要命三福将弘时带下去,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声响,“皇后娘娘所谓的好,也包括杀人吗?”

  这个声音那拉氏再熟悉不过,正是她一直想要除之而后快的熹妃,也是造成眼前这一幕的最魁祸首。

  在她阴冷的目光中,一袭月白色绣宝相纹的凌若扶着水秀的手缓步走来,绝美无瑕的秀丽容颜衬着身后无尽的黑暗,令她犹如踏夜而来的狐仙,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妖娆唯美。

  在无声的笑容中凌若朝那拉氏欠一欠身道:“皇后娘娘吉祥,臣妾本是想让人通传的,无奈外头不见人影,所以臣妾只能自己进来了,还请皇后恕罪。”

  那拉氏没想到凌若会挑这个时候前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棘手,掐一掐掌心,冷然问道:“熹妃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凌若无声无息地笑着,移步走到被太监钳制住的弘时面前道:“二阿哥,皇后没有包庇那拉兰凌,佳陌与孩子确实不是她害的。”

  弘时诧异地着她,怔道:“可是之前熹娘娘明明说她是最可能的,怎的……”

  凌若帮作为难地道:“不错,本宫当时是觉得她最可疑,可是回过头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像,兰陵还年轻,未必能想得出这么狠辣的招数来一尸两命。”

  “那,那不是兰陵又会是谁?”弘时已经乱了分寸,根本无法专心思考,只不断询问着凌若,希望从她嘴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目光漫过那拉氏微微发白的脸庞,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凌若缓缓道:“二阿哥,你想想,哪个人最不愿让你娶佳陌,又是哪个人因为佳陌而与你常起争执?”

  “当然是……”弘时正要说“当然是兰陵”,却又骤然没了声音,因为他突然想起,其实他与那拉兰陵接触的时间很少,甚至于根本不屑理会,既是不理又何来的争执,恰恰相反,皇额娘与自己常因为佳陌的事不高兴,前次皇阿玛“伤重”之时,还为此大闹一场,连三福也被自己踹了一脚。

  难道真的是皇额娘?不,不会的,皇额娘那么疼自己,当初自己要娶佳陌的时候,皇额娘还为此去求了太后,是太后不同意,也是太后指定了兰陵,并非皇额娘之故。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弘时不知道,因为他根本不曾亲耳听闻亲眼所见,一切只是听皇额娘说……听皇额娘说……

  “皇额娘……”弘时艰难地着那拉氏,想问又不敢,他不会忘记自己生病时皇额娘是怎样不眠不休守在床边;更不会忘记皇额娘为了给自己缝衣而熬夜到三更,这样的一个温慈善良的女子,怎么可能会下手毒害两条人命。

  “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皇额娘听着。”那拉氏面不改色地问着,容颜在骤然摇曳起来的烛光下晦暗难辩。

  弘时犹豫许久,终是不忍相问,他心中很清楚,一旦这话问出口,不论是与不是,他与那拉氏的母子情份都会出现裂痕。

  那拉氏暗松一口气,幸好弘时是重情义的,否则当真要让钮祜禄氏挑拨了去,饶是如此,她也惊出一身冷汗来,转向凌若道:“熹妃若仅是为说这些而来,那么现在话说完了,你也可以走了。”

  “是。”凌若答应,态度出乎意料的顺从,移步走到弘时身边,定定地望进他混合着沉重与悲伤的眸子,轻言道:“二阿哥,你心里是明白的对吗?”

  她没有等弘时回答就转身离去,与来时一样,没入重重黑暗之中,然她的话却在弘时耳边不住回响,挥之不去。

  “弘时……”在凌若走后,那拉氏正要说话,弘时却是打断她道:“皇额娘,儿臣现在心很乱,想一个人静静。”

  那拉氏剩余的话被噎在了喉咙里,甚是难受,但她晓得这种情况下是绝对不宜刺激弘时的,逐道:“也好,你的房间本宫一直有让人收拾着,只管去住就是。”

  “不了,儿臣想回府,至于兰陵……”他望了一眼瑟缩在那拉氏后面的兰陵道:“她就先在皇额娘这里待着吧,等她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儿臣再来接她。”

  “好!”在答应一声后,那拉氏示意三福等人松开束缚,随后亲手将弘时有些乱的衣裳整理好,“记住一句话,皇额娘才是你最亲的人,千万不要受人挑拨,宫里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也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轻易相信的。”

  弘时复杂地了那拉氏一眼,低低道:“儿臣知道。”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