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三十六章 异香

  不等她说话,莫儿已是激动地道:“不可能,茶叶是奴婢亲手放的,茶水也是奴婢着沏的,绝对不可能有毒,二位太医会否是验错了?”

  见一个小宫女置疑自己的话,柳太医有些不高兴了,也不理她,径直对胤禛道:“皇上若有怀疑的话,可以再传其他太医来试这杯里的水,相信结果都是一样的。”

  得意在年氏眼底隐晦地掠过,面上却是一副失望的样子,盯着凌若连连摇头,痛心疾首地道:“妹妹,你……你好生糊涂啊!”

  在她说话的时候,那拉氏已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地走到凌若跟前,哽咽道:“妹妹,你为何要这么做?是本宫哪里对不起你,还是弘时哪里惹你不高兴,你要这样置他于死地?亏得本宫之前还那么相信你,你……你太过份了!”

  “臣妾没有下毒!”凌若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否认这项强加到自己头上的罪名。

  “毒是从你宫里的茶盏中验出来的,又有两位太医共同作证,你再抵赖也无用。”年氏痛声道:“熹妃,你亦是做额娘的人,当知孩子于父母来说就是心头肉,怎能忍心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就不怕有朝一日会遭报应吗?”

  凌若仰头盯着她,一字一句道:“臣妾若做过一定会承认,可是这件事确实不是臣妾所为,臣妾又如何承认。”

  “皇上!”那拉氏忽地推开扶着自己的翡翠,屈膝跪在胤禛面前哽咽道:“求皇上还弘时一个公道!”

  “皇后,你身子不好先起来。”胤禛弯身去扶,那拉氏却执意不起,跪在地上垂泪不止。

  胤禛明白她这是要自己治凌若的罪,按说茶盏上的毒足以证明凌若下毒,可是他始终觉得凌若不会做这种事,一时间颇为为难。

  水秀与莫儿护主心切,跪下不住替凌若辩白,然她们的话却引来年氏嗤笑,“你们是熹妃的奴才,自是处处替熹妃说话,就算她杀了人你们也会帮着隐瞒。”

  “主子没有!”莫儿激动地道:“主子从来没有在二阿哥的茶里下过毒,承乾宫中也没有一星半点的毒药,若贵妃不信,尽可派人去搜宫。”

  “搜宫?”年氏嗤笑道:“承乾宫多大,一包毒药又有多大,你们有心隐藏又怎么可能会搜得到。莫儿,本宫知道你忠心,但是帮着你家主子害人,死后可是要下十八层地狱受刀山火海、油锅拔舌之苦的。”

  莫儿到底还年轻,被她这么一吓,身子忍不住害怕地缩了缩,然她这样子在别人眼中却成了心虚的表现。

  这个时候兰陵也走到胤禛面前跪下痛声道:“儿臣求皇阿玛为弘时做主,严惩奸人!”她口中所谓的奸人,自然是指凌若。

  胤禛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清楚,这个事情已经压不下去了,今夜必须有一个交待。可是很奇怪,即便到了这个地步,他依然不相信凌若会是下毒之人,这种奇妙的感觉连胤禛自己都觉着不可思议,他竟然会对一个人有这样深的信任,实在与他的xing子全然相悖。

  胤禛的犹豫被年氏在眼中,嘴角微扬,同一时间眸子在邓太医脸上轻轻划过,后者感觉到她的目光,皱纹丛生的脸颊微微一搐,旋即已装作若无其事地垂下脸睑,同时鼻子用力地嗅着什么。

  他这个举动引起了旁边柳太医的注意,小声问道:“邓太医,你在闻什么?”

  邓太医抚着颌下的长须道:“柳太医,你有没有觉得这殿中多了一股花香?”

  “花香?”柳太医闻言用力嗅了几口,莫说,还真让他闻到一股明显的花香,刚才因为一心扑在中毒的弘时身上,所以才没闻出来。真是奇了怪了,这殿中并未放有任何花束,何来的花香,难道是从外头传进来的?

  想到这里,邓太医往窗子的方向移了几步,很奇怪,靠近窗子这股花香反而淡了许多,可见并不是从外头传进来的。最重要的是,他仿佛还在从这花香中闻到一丝蛇类的腥臭,实在令人费解。

  “二位太医,怎么了?”见他们在那里窃窃私语,年氏好奇地问着。

  柳太医沉吟了一下道:“回贵妃的话,微臣与邓太医闻这殿中似若有花香,斗胆问一句各位主子娘娘,不知哪位身上擦了香粉?”

  “香粉?”年氏愕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柳太医,你无端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与二阿哥身上中的毒有关?”

  “微臣也只是觉得奇怪,是否有关联一时尚不敢断言。”宫中行事说话讲究一个四平八稳,谨言慎行,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柳太医是绝不会说的,哪个晓得随意一句话会不会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本宫素来不擦香粉。”那拉氏第一个说话,年氏、凌若还有兰陵身上倒是各自擦了不同的香粉,只是二位太医远远站着闻过后一概摇头,并非弥漫在殿中的那种香气。

  这下可是奇怪了,在场的主子就只有那么几位,而宫女按例是允许擦香粉的,究竟这香味是从何处而来?越是寻不着踪迹就越可疑。

  “仔细查清楚,香味应该就在这殿中。”胤禛本就不欲随便处置了凌若,此刻见事情尚有疑点,更是乐得查个清楚,而他也可以趁机将事情从头到尾理一遍。

  得了胤禛吩咐的二位太医,在殿中仔细闻辩着香气,已经可以肯定香气在殿中,那么越靠近香气源头就会越浓郁,只要循着这个踪迹就一定可以找到。

  两人慢慢地踱着,兰陵虽然不认为香气会与弘时中毒的事有关,但胤禛已然发了话,她一个阿哥福晋又能说什么。

  两位太医在寻了一阵后,竟然同时慢慢向四喜靠近,把四喜弄得莫明其妙,惊异地道:“二位太医,你们盯着奴才做什么,奴才又没擦香粉。”

  柳太医原以为香味是从四喜身上散发出来的,但仔细一辩认又觉得似是而非,正当他奇怪之时,邓太医往边上走了一步,站在了跪在地上的莫儿身前,脸色有些古怪。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