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三十九章 暂定

  不等凌若继续问下去,那拉氏已跪下悲愤地道:“皇上,事到如今,臣妾以为一切皆以明了,还请皇上替弘时主持公道,莫让害他的人逍遥法外。”

  那拉氏这话分明是坐实了凌若指使莫儿下毒一事,要求胤禛严惩凌若一干人等,兰陵亦跟着她一道下跪。

  年氏在旁边摇头,似若叹息地道:“一直以为妹妹是菩萨心肠,不曾想竟也有如此狠心绝情的时候,皇后娘娘只得二阿哥一个孩子,妹妹你如何狠得下这份心肠啊!”

  “皇上当知臣妾不是这种人。”凌若定定地望着神色复杂的胤禛,她知道现在的情形对自己极为不利,可一时半会儿实思索不出脱身之法,所以此时此刻,她唯一可以倚仗的也就是胤禛对自己的那一点信任。

  胤禛默然不语,足足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方才撑了一把紫檀扶手起身道:“此事涉及后妃干系重大且尚有诸多不明之处,需要仔细查证后再定。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熹妃暂禁于承乾宫,不得踏出一步。”

  年氏本以为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凌若无论如何都该被治罪了,万万没有想到,胤禛竟说还要再追查,不由得好一阵愕然,那拉氏也是这般,在怔忡片刻后,有些尖锐地道:“臣妾以为一切都已明白无误,不知皇上认为还有何疑点?”

  她与苏培盛一样,认为胤禛有意包庇凌若,这个认知让她恨到发狂。

  胤禛晓得自己说出这话后必然会引来重重置疑,可是要保住凌若的命,就只能如此,他略一思忖便有了定计,“朕以为熹妃身在内廷,难与外人接触,而混在丹蔻上的毒又非一般的砒霜等物,乌头与蛇毒相混又辅以花香掩盖,非深谙医理的人是绝对配不出来的,试问熹妃从何而来?”

  这一点倒是那拉氏没想到的,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年氏脸上更掠过一丝不自在。

  “所以,一切还是等查清之后再定罪吧。”说完胤禛扶起那拉氏沉沉道:“放心,弘时是朕的儿子,朕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害他之人。这一点,朕可以向你保证。”

  “是,臣妾遵旨。”那拉氏终归选择了妥协,没有与胤禛再争执下去,即便她心里早已认定了凌若是凶手。

  连那拉氏都妥协了,年氏这个局外人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咬下去的理由,何况一味咬着不放只会令胤禛起疑,若是这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苏培盛,送熹妃回去,即日起对承乾宫严加管。至于莫儿……”在说到这里时,胤禛声音骤然一冷,不管凌若是否被冤枉的,毒从莫儿指间丹蔻而来,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只凭这一点,莫儿就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除此之外,胤禛还有另一重担心,后面一旦动刑bi供,莫儿熬受不住胡乱指认说是凌若指使她害弘时,那凌若的罪名就真的洗不清了。

  在这样的双重考虑下,胤禛缓缓说出了对莫儿的处置,“即刻杖杀!”

  听得这四个字,莫儿吓得魂飞天外,趴在地上大声求饶,她没有害人,更不想死。只是,她的求饶注定不会有任何作用,两名身强力壮的太监从外头走了起来,一左一右架起莫儿往外拖,不论莫儿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臂上的束缚以及渐渐bi近的死亡阴影。

  “主子救命!主子救命!”莫儿声嘶力竭地唤着凌若,满脸皆是害怕的泪水,南秋一直都低头跪着,此刻若有人注意她,就会发现她的身子颤抖不止。

  凌若不忍莫儿惨死,跪下呈情道:“求皇上开恩,暂且饶莫儿一命。”

  “熹妃!”胤禛俯下身,双眸紧紧盯着凌若忧急的双眸一语双关地道:“莫儿虽是你的宫人,但她犯了错就该受罚,你不应再坦护她。”

  着那双隐含关切的眼睛,凌若猜到了胤禛处死莫儿的用意,感动之余却是道:“臣妾并非坦护莫儿,而是如今事态未明,若草草杖杀了莫儿,岂非少了一条可用的追查线索。再者,要杖杀莫儿不过是皇上一句话的事,何需如此着急,待得查明真象后再处置也不迟。”

  同样不忍莫儿丧命的四喜亦趁机道:“是啊,皇上,留着莫儿说不定能查出更多的事来。”

  胤禛再度俯低了身,近得几乎与凌若面对面,用轻得只有彼此听见的声音道:“你当真要留着莫儿吗?不怕她受不住刑反咬你一口?”

  “臣妾相信莫儿不会。”凌若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不曾动摇。

  胤禛盯了她一会儿,直起身来道:“先将莫儿押到慎刑司关起来,等事情查清之后再做定夺。”

  事情以凌若被禁足,莫儿被关押而暂时平静了下来,然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平静仅限于这一夜而已,明日太阳升起时,更大的波澜将在宫中掀起。

  在众人离开后,坤宁宫中只剩下那拉氏与兰陵,那拉氏瞧了双目紧闭的弘时一眼对兰陵道:“你先下去吧,这里有本宫陪着就行了。”

  在打发兰陵下去后中,那拉氏低叹一声道:“本宫知道你醒着,你还在怪本宫是不是?”

  弘时缓缓睁开眼,却不曾那拉氏,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垂有镂金圆球的床幔一言不发。

  “弘时,你究竟要如何才肯原谅本宫?”她问,带着一丝流露在外的悲伤。等了许久,始终没有等到弘时的回答,他就像一个活死人一般,睁着眼一动不动。

  那拉氏痛心疾首地道:“弘时,为何你就不能站在皇额娘的角度想想,皇额娘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为了你好。你可知刚才太医说你性命垂危之时,皇额娘有多害怕,怕你就这么离皇额娘而去。”

  弘时眼珠子动了一下,厌恶地转过头盯着那拉氏道:“你不是怕我死,而是怕你的皇后之位不稳。”

  此时此刻,弘时连“皇额娘”三个字都不愿唤,只觉得那会脏了自己的嘴。

  “你……你竟然这样想皇额娘?”那拉氏眼圈一红,紧紧攥紧了帕子,神色间有难掩的伤心。

  “不这样想,请问我该怎么想?皇-额-娘!”弘时近乎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三个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