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四十八章 疑窦丛生

  赵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阉人,当下尴尬地道:“老奴一时激动给忘了,不过老奴说的句句属实,求贵妃娘娘与三阿哥明鉴。”

  年氏弹一弹涂着艳红丹蔻的指甲,淡然道:“本宫就暂且信你一回,先起来吧。”

  “谢娘娘。”赵方暗自松了口气,不过他刚一站定就听得年氏道:“去将你记录药材出入的册子过来给本宫瞧瞧。”

  年氏掌着协理六宫之权,凡宫中所用之物皆有权过问,所以赵方不敢多说,只赶紧自里头的抽屉中取来册子恭谨地递给年氏,年氏将之翻到有记录的最后一页,果然到记了葛根、炙甘草等几味止泻的药材,想来就是刘虎要去的那些。

  年氏瞧过后又往前翻了几页,在到马远辰马太医取用乌头的记录时,瞳孔微微一缩,却没有说什么,于微笑间将册子交还给赵方,赞道:“赵总管这药材进出的录很是清晰明了,若所有人都像赵总管这样仔细,本宫就可以省很多心了。”

  “娘娘谬赞了,老奴受之有愧。”赵方受宠若惊地说着。

  “本宫从不谬赞任何人。”年氏抚一抚衣起身道:“出来颇久本宫也该回去了,赵总管好好当差吧。”

  听得年氏要走,赵方赶紧垂首施礼,口中道:“老奴恭送娘娘与三阿哥。”

  待得他们走远后,赵方方才长出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憋了半天的冷汗才争先恐后地自额间冒了出来,他刚才真怕年贵妃出什么破绽来。

  年贵妃那边暂时是唬弄过去了,可是四阿哥那头……赵方刚刚松快没多久的心又变得沉甸甸,快步走到一个标有蛇毒字样的抽屉,里面放着两个盖紧的小瓶子,就像册中记载的一样。可是唯有打开过瓶子的人才会知道,其中那个瓶子里的蛇毒只剩下一半,而这是册子中没有记载的,若不是四阿哥一再请求,让他一下存于御药房的蛇毒,还不会发现少了这些,而且以后也很难发现。究竟是谁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了蛇毒?

  就在赵方纠结于这个问题时,一份关于邓太医详细的记录送到了坤宁宫,那拉氏捻着那张薄薄的纸张仔细着,春末的树上开始有了夏蝉的踪迹,不时有蝉叫声打破一室静寂。

  “邓太医与年家是世交?”那拉氏一直晓得邓太医与年家关系不浅,不过到世交二字时还是有些惊讶。

  “是,听闻邓太医的父亲曾救过年贵妃阿玛的性命,而邓太医之所以能成为太医院的副院正,与年家也有不少关系。”三福在一旁回答。

  “这么说来,邓太医完全有可能受年氏摆布了?”那拉氏挑眉问道,有一抹若有似无的冷意在眼底流转,这样冷意令殿外的春光丽色在映到她眼中也带了一丝冷意。

  三福微一低头道:“奴才私底下去问过柳太医,他虽没有明说,但还是能从中听出一二来。二阿哥的脉像与所中剧毒并不难诊,以邓太医的医术不应诊不出来。且……昨夜里,本不该是邓太医当值,是另一名太医临时有事才由邓太医替上的。”

  “拿下去烧掉。”那拉氏用力揉紧了手里那张纸,眸中冷意渐盛,“本宫还没动手,她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弘时的命了吗?”

  “主子以为此事乃年贵妃一手所为?”三福自她手中接过已经揉作一团的纸张问道。

  “本宫也不敢肯定,不过太过巧合的事总是让人怀疑。”抬手缓缓抚过缀了孔雀蓝珠花的鬓角道:“继续让人盯着承乾宫与翊坤宫,一有什么动静立刻来报与本宫知晓。另外,你去把小宁子给本宫叫进来。”

  “请主子恕罪。”三福忽地屈膝跪下,一直颇为平静的神色此刻带着些许惶恐在其中。

  “怎么了?”那拉氏不解地着他。

  “小宁子昨夜里私入内殿,已经被奴才杖责二十赶出坤宁宫去了。”三福硬着头皮说道,自上次鹦鹉事件后他就瞧出小宁子是一个极具野心的人,这种人为了往上爬往往会不择手段,留着他在坤宁宫中对自己始终是个隐患。所以,三福这次以他擅入内殿为由,将他杖责之后撵了出去。

  “你动作倒是快。”那拉氏淡淡的说了一句,平静的神色令人不出她是喜是怒,然越是如此,三福心中的恐惧就越发扩大,直至身子开始微微发抖。翡翠心有不忍地了他一眼,却不敢多言。

  在一阵令人窒息的静默后,那拉氏开口道:“三福,你与翡翠都是跟随本宫多年的老人了,本宫什么xing子你们应是最清楚的。忠心于本宫的,本宫绝不会亏待的,但如果敢有什么异心或是自以为是的耍什么手段,那就休怪本宫不客气了。”

  那拉氏话音刚落,三福已经忙不迭地颤声道:“奴才身受主子大恩,万万不敢对主子不忠。”

  “如此最好。不管本宫要抬举什么人,你与翡翠都是本宫的左膀右臂,谁都取代不了。”那拉氏是何等样人,三福那些个心思怎么逃得过她的眼睛,不过三福做事还算勤勉又有能力,所以对于这点小错,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敲打一番了事,未曾深究。

  “谢主子不责之恩。”三福听话辩音,晓得自己逃过一劫,赶紧磕头谢恩。

  “得了,去把小宁子给本宫带来。”说完这句她便闭目不语,她相信三福不敢再耍什么花样,若当真不开眼敢继续与她玩心思使手段,那她不介意换一条臂膀。宫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奴才。

  当走路一瘸一拐的小宁子被带到那拉氏面前时,眼泪立时下来了,呜咽道:“奴才给主子请安,主子万福。”

  那拉氏好笑地着他,“好端端地哭什么?”

  “奴才……奴才之前还以为再也不到主子了。”小宁子一边哭一边磕头,“奴才知道自己不该进内殿,主子要打要罚奴才皆无怨言,只求主子不要赶奴才走,奴才给主子磕头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