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五十五章 连降四级

  温如言与瓜尔佳氏对望了一眼,彼此眼中皆有欣慰之色,她们清楚,今夜之后,凌若此身可清白了,总算这几日的戏不曾白演。

  “苏培盛!”胤禛也不磕头求饶的邓太医,径直道:“传朕旨意,熹妃无辜,释其禁足;另,年氏生xing好妒,谋害皇子,嫁祸熹妃,其罪难恕,即日起,褥夺贵妃之位,降为常在幽禁翊坤宫。”

  以年氏犯下的罪行,仅仅只是降位幽禁,分明是在年家与弘晟的面子上格外开恩,换了其他嫔妃,就算不处死也必被打入冷宫。

  “嗻!”苏培盛答应一声,又问道:“皇上,三阿哥……”年氏既然被降为常在,自然不再有资格抚养阿哥,将弘晟交由哪位嫔妃抚养,就成为当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暂时交由皇后抚养!”胤禛不带感情地说了一句,起身,在准备离开时,目光落在瑟瑟发抖的邓太医与小成子身上,抿成一条线的薄唇间蹦出一个字来,“杀!”

  “不要!皇上开恩啊!微臣不想死!”听得那个杀字,邓太医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拉着胤禛的袍角使劲磕头,想从中求出一条生路来,至于小成子已经不堪的晕了过去了。

  “不想死?”胤禛回头,脸上有着残忍的笑意,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前,他已经一脚踩在邓太医扯着衣袍的手背上,厉声道:“在你害人之前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个后果,邓林,这个坟墓是你自己掘的,怨不了他人!”

  “罪臣知错了,求皇上开恩!”邓林痛得整张脸都变了形,可手背上的力道还在不住加重,似要将他整个手踩得肢离破碎一般。

  “一句知错了就可以将犯过的错抹去吗?若个个都这样还要朝廷律法何用。”胤禛眸底有着鲜血般的红意,害他子嗣又陷害他女人,竟然还有敢来求饶命,真是不知死活。

  胤禛别开脸,冷冷盯着一旁的苏培盛,“愣在那里做什么,需要朕教你怎么做事吗?又或者你也想与他一道杖毙!”

  “奴才知罪!”苏培盛反应过来,惶恐不安的说了一句,随即用力将犹在大喊大叫的邓林从胤禛脚边拉开,并且从医上撕下几页纸揉成一团粗暴地塞到他嘴里,止住他聒噪的声音。

  邓太医呜呜地叫着,望着胤禛大步离去的眼眸中尽是绝望之色,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原本年贵妃答应过他,只要齐太医一致仕,就扶他做上太医院院正一位,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性命也没了。

  不!他不要死!他还没有成为院正,怎么可以死!

  这个念头令本已濒临崩溃的齐太医又重新燃起了信念,趁着苏培盛没注意,用力一口咬在他抓着自己的手腕上。

  “啊!”苏培盛没想到已经一把年纪了的邓林会这么疯狂,一时不查之下着了当,在毫无防备的剧痛之下手上的力道顿时松了许多。邓太医趁着这个机会摆脱了他的束缚,将嘴里的纸团掏出来后,扑到还未离去的瓜尔佳氏两人脚下,“谨嫔娘娘、惠嫔娘娘,求你们救救我,让皇上不要杀我,我知错了!”

  瓜尔佳氏唇角一勾,轻笑道:“邓太医可真会做买卖,一句知错便想保住项上人头。”不等邓太医言语,她已是摆手道:“你不必再求,本宫也不想再听,总之错就是错,皇上说了该怎么罚就怎么罚!”

  温如言没有说话,不过她的意思与瓜尔佳氏一样,像邓太医这样助纣为虐的人,她不会有一丝同情,否则今日也不会设下这个局引其如瓮了。

  “姐姐,咱们走吧。”瓜尔佳氏懒得再邓太医那张可恶的老脸,挽了温如言往外走去,至于后头的事,她相信苏培盛会处理的很好。

  待温如言等人离去后,苏培盛捂着鲜血直冒的手背,一脚踹在邓太医身上,恶狠狠地道:“老东西,居然敢咬我!来人,给我把他拖下去,我要让他在死之前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你……你什么意思?”尽管知道自己逃不过一死,但苏培盛的话还是让邓太医冒起一身寒意。

  苏培盛蹲下身,用力在邓太医脸上打着,一字一句道:“意思就是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让你死!”

  究竟苏培盛怎样折磨邓太医没人知道,只知邓太医死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肤了。

  随着邓太医与小成子的死,宫中起了一场极大的地震,先是熹妃无罪开释,紧接着年氏被问罪,由贵妃连降四级贬为常在,且幽禁于翊坤宫中,至于弘晟再次交由皇后抚养。

  关于弘时中毒的风波也告一段落,经邓太医与小成子的供词证明,弘时茶中的毒还有莫儿指上的丹蔻皆是年氏所为,一切与凌若没有关系。

  至于受年氏主使的南秋本该处死,然凌若出面为之求情,言其乃是受了胁迫,并非其本意;胤禛在她的面子上,饶过南秋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南秋被发配至宁古塔,不过这对南秋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始终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而她的家人也有幸安然无事。

  值得一说的是莫儿,她在慎刑司关了好几日,虽不至于丢了性命,却是在里头受尽了苦楚,放出来的时候,连路都不会走,还是四喜背着她回的承乾宫。

  莫儿能活着也多亏了四喜,莫儿前脚刚进慎刑司,他后脚就去找了慎刑司的总管太监洪全打点,说是此案尚未清楚,让他务必手下留情。

  四喜是大内总管又是胤禛身边的亲信,洪全多少卖了他几分面子,在动刑bi供时,没有往死里拷打,否则以莫儿一介女流之辈,还真难以熬下来。

  这一日,夏意正浓,温如言与瓜尔佳氏联袂来到承乾宫,凌若刚刚起来,正在内殿梳洗,听得她们过来,心中欢喜,随意簪了一只青玉簪便迎了出来,笑吟吟道:“姐姐们来得好早。”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