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六十三章 释怀

  “本宫真的没事,倒是你赶紧回去,你身子没好,不能这样久站累神。”那拉氏关切地说着,手却是往身后掩着,不想让弘时到那些狰狞吓人的伤痕。

  弘时一言不发地盯着她,那拉氏知道他意思,若是不依他,只怕他会一直这样站下去,只得将手给他,同时吩咐道:“把椅子端过来给二阿哥坐。”

  “是。”三福答应一声,刚要去端椅子,小宁子却是比他更快,嘴里道:“师父您歇着,这些个事徒弟来就行了。”

  三福不语,眼里的冷意却是越发深了,自从被允许在内殿侍候后,小宁子就事事抢着做,很明显是想在那拉氏面前表现,借此爬得更高。

  在弘时用温水仔细拭去臂上的血迹时,那拉氏终于忍不住小心地问道:“你不恨皇额娘了吗?“

  弘时手上动作一滞,低了头让人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沉沉道:“我不知道。”

  听到是这么个答案,那拉氏神色微黯,不过很快又道:“皇额娘知道你心里苦,若恨可以让你心里舒服些的话就恨着吧。但是,相信本宫,不管怎样,你在本宫心中都是这世间最好的儿子,本宫永远以你为荣。”

  “哪怕我恨你一辈子?”弘时抬起头,夏阳照在他侧脸上,细细的绒毛清晰可见。

  “是,哪怕你恨本宫一辈子。”没有任何犹豫,每一个都是斩钉截铁般地坚定。

  听着这个答案,弘时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想要将泪意bi回去,却是于事无补,低头时,那滴泪依然从眼角落了下来,滴在水中激起层层涟漪。

  “不要哭。”那拉氏这样说着,可自己却不断落下泪来,皆落在盆中,由铜盆承载的那方小世界就像下起了雨一般,连绵不绝,“皇额娘答应你,只要你不愿见,皇额娘就绝不去见你,只要你好好的就行,皇额娘怎样都不要紧。”

  “连做不成太后也不要紧吗?”弘时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亏得此处没有外人,否则传扬出去,可是大为不妙。

  那拉氏泪眼朦胧地道:“在皇额娘心中,你才是重要紧的,其他一切皆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皇额娘!”随着这声呼唤,弘时终于忍不住扑到那拉氏怀中哭泣起来,既是因为佳陌与孩子的死,也是因为那拉氏待他的那份深厚无言的爱。

  望着怀中的弘时,那拉氏也是热泪盈眶,不断落下又不断涌出,她轻拍着弘时的背道:“不哭了,皇额娘在,皇额娘会永远在你身边。”

  听着她的话,弘时哭得更大声,这声痛哭他已经压抑在心中许久,今日终于渲泻出来。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弘时才慢慢止住泪重新坐回椅中,也不说什么,只是用银棒挑出里面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药膏擦在那拉氏双臂上,然后用纱布裹紧,郑重道:“儿臣以后不希望到皇额娘再自残身体。”

  一听这话,那拉氏顿时急了,“不行,柳太医说了你还需要再服几天的药,若缺了药,效果会差许多。”

  “药,儿臣会服;但是药引子,儿臣不需要。”弘时坚定地说着,“儿臣相信,没有人肉做的药引子,不过是药效差一些,恢复得慢一些,不会有什么大碍。若皇额娘再这样,那儿臣唯有不服药了。”不等那拉氏开口,他已是道:“若皇额娘不想儿臣一辈子愧疚的话,就请不要再说了。”

  那拉氏见他说得坚决,无奈地道:“好吧,便依你的话。待会儿等柳太医替你诊完脉重新开过药后再走。”

  弘时想了一下道:“儿臣想等身子完全养好后再回府?”

  “你说什么?”那拉氏满脸诧异地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弘时竟然主动说要留下来,这……这怎么可能?

  弘时微微一笑,苍白的脸颊浮现出些许潮红,反问“皇额娘不许吗?”

  “自然不是。”那拉氏连忙否认,神色激动地道:“弘时,你……你是不是原谅皇额娘了?”

  弘时到那拉氏双手绞在了一起,指节因为绞得太紧而泛起了白色,晓得她是因为紧张之故,心下一软道:“母子之间,谈何原谅二字,不论怎样,您都是我的皇额娘,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虽然弘时没有正面回答,但那拉氏知道,他已经彻底原谅了自己,一时间激动地又哭又笑,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激烈到失控的情绪逐渐过去后,她拉着弘时的手哽咽道:“皇额娘以为一辈子都听不到这句话,弘时,皇额娘对不起你,让你如此痛苦,皇额娘多么希望可以代你承受这些痛楚。”

  “我知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以后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不好?”

  “好!好!”那拉氏连连点头,望着弘时的眼神满是欣慰与欢喜。

  弘时,终于如预料的那样回到她身边了,也算这些天没有白受苦。

  在命人将弘时扶回房中休息后,翡翠上前对坐在椅中闭目神神的那拉氏道:“主子,您昨夜没睡好,不若奴婢扶你回后殿躺会儿养养精神。”

  “也好。”那拉氏微微睁开眼,此时的她已经不见了刚才那一脸慈祥温和的模样,神色淡漠而冷凝。

  在手臂搭上翡翠的手时,那拉氏倒抽了一口凉气,却是碰到了臂上的伤口,虽说有衣裳和纱布隔着,但还是痛得让人皱眉。

  “主子当心。”翡翠小心地说了一句,又道:“就算主子要演一场戏给二阿哥,好化解二阿哥与你的嫌隙,也不必当真伤害自己,且还当真一日两刀,每次奴婢着三福将刀划在主子身上,就觉得浑身发疼。”

  那拉氏抚着臂上的纱布凝声道:“戏不做得真一点,又如何让他相信呢,本宫可不想再输。不过总算一切都值得,没有白划这么多道口子。”

  “主子神机妙算,经此一事后,二阿哥心中应再无隔阂了,佳福晋的事也不会再提及。”翡翠不失时机地恭维着。

  【作者题外话】:本本马上要没电了,电源线不在身边,没法充电,幸好赶在没电前把更新赶出来了,不过错字来不及改了,所以大家要是到今天的更新错字有点多的话,还请原谅一下,实在是来不及了,谢谢大家。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