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六十七章 芷兰

  “小jian蹄子,一到本宫落魄了就想脚底抹油开溜,本宫告诉你,这辈子都休想,你生是本宫的人死是本宫的鬼,就算挫骨扬灰,那灰都得洒在本宫的地里,任本宫践踏。”年氏一边骂一边打,如今的她再没有了往日高贵雍容的模样,反倒像是市井泼妇一般。

  芷兰痛得要命,却不敢还手,至于绿意还有徐公公都木然站在一旁着芷兰被打,丝毫没有要上来劝解的意思。最后还是莫儿于心不忍,小声道:“年常在……”

  刚说了三个字,就见得年氏一脸凶狠地望了过来,厉如冤魂的声音响彻在清冷无人的翊坤宫,“你叫本宫什么?本宫是贵妃,是这大清朝的贵妃娘娘,你居然敢叫本宫常在,活得不耐烦了吗?”

  年氏身为常在,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自称本宫,可她却一口一个本宫,根本没有要改掉的意思,显然并不接受如今这个在她来无比低jian的“常在”身份

  莫儿被她这骇人的表情吓了一跳,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下去,倒是四喜上前一步道:“年常在,皇上已经废了您贵妃的位份,如今您是常在,按例是不许用本宫这个自称的。”

  “你这是在教训本宫吗?!”年氏阴戾地瞪着四喜,随手将抽泣不止的芷兰推倒在地,走到四喜跟前,无比厌恨又执着地道:“你们一个个本宫落魄了就来欺凌本宫,哼,休想!本宫告诉你们,本宫永远都是后宫里的贵妃娘娘!”

  “奴才不敢。”四喜没有与神态疯狂的年氏继续争论身份一事,只是面色平静地低一低头。他知道年氏不肯接受被降为常在一事,但接不接受都是既成的事实。

  着他那一脸无关痛痒的表情,年氏恨得牙根痒痒,然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奈,四喜是胤禛身边的人,又懂得审时度势,甚得胤禛信任,她为贵妃时都奈何不了他,何况是现在。

  目光一转,到莫儿正扶着芷兰起来,一丝冷笑攀上嘴角,“你还真相信她是被本宫所迫才在坤宁宫冤枉你的吗?错了,从头到尾,她都不曾用真心待过你,一切皆不过是场戏,一场你信以为真的戏。”

  “你说什么?”莫儿奇怪地问了一句,随即感觉到扶着的芷兰颤抖了一下,苍白的嘴唇无力地蠕动着,却始终没有声音发出。

  “本宫说你傻,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说好话。”年氏声音极是尖利,钻入耳中似要将耳膜割裂一般。

  “你以为当真是那么巧与芷兰在辛者库遇见吗?又那么巧的她认识本宫身边的太监吗?”在莫儿逐渐发白的脸色中,年氏唇边的笑意却是渐渐加深,残忍的说着真相,“不是啊,一切都是本宫设下的计。你去辛者库如是,芷兰亦如是,她是本宫派来故意接近你的,为的就是要你以为欠了本宫的情,不得不为了还恩听从本宫的话回到承乾宫。原先本宫倒是挺重你的,可惜,你怀有二心,令本宫不得不从南秋身上下手。不过,你既敢不听本宫的话,那本宫自然没有理由放过你;所以本宫在你手上涂下那层丹蔻,更让芷兰当着皇上的面诬陷你。如何,是不是很伤心,很难过?哈哈哈!”年氏尖声大笑,不胜高兴。

  莫儿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可理智又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回想起来,她与芷兰的相遇交好,确实有些太过顺利与理所当然,倒像是芷兰在刻意接近自己。

  “果真是这样吗?”她艰难地问着颤栗无言的芷兰,想要听她亲口回答。

  芷兰嘴唇动了许久,终是挤出三个字来,“对不起。”

  莫儿低头,缓缓松开扶着芷兰的手,脚步虚浮地往后退着,眼泪一滴接一滴地往下滴着,落在因无人打扫而积了一层薄灰的地上,激起细小的灰尘在空中飞扬。以为自己不会伤心,可真到了这么一刻,还是会有心痛的感觉,她那么相信芷兰,可芷兰却是在骗她……

  “怎么,很难过吗?谁叫你这么笨,活该!”年氏一脸兴灾乐祸的笑意。

  “只是这样一件小事就值得年常在如此高兴吗?还是说年常在已经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了?”四喜神色漠然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年氏转头,面色凶狠狰狞。只可惜,此刻她就像没了利爪的老虎,再凶也不过是徐有虚表。

  四喜没有理会她,转而着犹自沉浸在难过中的莫儿道:“还记得来之前水秀姑娘与你说了什么吗?”

  不论芷兰怎样,她与你都没有关系,你的家人在这里,在承乾宫。

  想着芷兰的话,莫儿似乎明白了什么,抬起头道:“你们……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四喜默然点头,“我猜到一些,水秀姑娘应该也是。你的亲人从来只在承乾宫,所以芷兰如何,与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你也不需要因她难过。”

  这个时候,芷兰嗫嗫地道:“莫儿,我……你别怪我。”她很想求莫儿原谅,希望让莫儿央四喜带她离开这里,无奈年氏在跟前,刚挨了一顿打的她不敢说出口,惟恐再受皮肉之苦,只能用渴望的眼神着莫儿。

  莫儿没有去理会她眼中的意思,仰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不会怪你,因为你与我并没有关系。”不等芷兰说话,她已是朝年氏行了一礼道:“扰了年常在的清静,还请年常在恕罪,奴婢告退。”

  年氏没想到莫儿转变如此之快,一时反应不过来,待得回神时,莫儿已经与四喜走到了宫门外。

  她不甘心让他们这般视自己如无物的离开,可是她如今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握紧了拳头,在泛白的指节间发誓,总有一日,她要四喜与莫儿为今日的嚣张无礼付出代价。

  而现在……她狠狠盯着芷兰,刚才虽然打了一顿,但根本不能解她这些天来受累积的恨怨。后者吓得浑身发抖,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求主子饶过奴婢这一次,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