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八十四章 对联

  “还有怡亲王、张大人、鄂大人他们一道帮着皇上呢,至于那些宵小早已失尽民心,根本蹦达不出什么花样来,皇上大可不必理会。倒是皇上自己要当心龙体,莫要太累了,太医可是都说了。”凌若一边替他揉着太阳穴一边不无担心地说着。虽现在还不出什么,但她能感觉到,自登基后,胤禛的身子就明显不如从前。

  胤禛不在意地挥挥手,睁开眼道:“朕没事,那些太医你又不是不知道,平常没事都能给你说出一堆事来,不必管他们。倒是弘晟怎么样了,还是老样子?”

  凌若轻声道:“嗯,他还是很想年常在。臣妾,毕竟不是他额娘,不如……”

  “朕不会让他回去的!”胤禛骤然打断了她的话,凉声道:“没的让她教坏了朕的儿子,何况祖宗有训,六嫔以下不得抚育阿哥格格。既然弘晟这般不知长进,就再关他几日。”

  凌若答应一声,又道:“皇上,过几日年将军就要班师回京了,他若知道年常在如今的情况,会不会心怀芥蒂。”

  胤禛声音一沉,道:“不会的,年羹尧是朕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最是明辩是非,何况朕如此待他妹妹,已是格外开恩。”

  凌若目光一闪,声音却一如刚才的柔缓,“如此臣妾就放心,否则若因此影响皇上与年将军的关系,臣妾可真不知该如何自处了。说到底,那件事也是因臣妾而起。”

  胤禛拉过她,温柔地睇视了一眼道:“你啊,别什么事都往身上揽,听说为着削减用冰的事,成嫔她们曾去找你诉过苦?”

  凌若笑笑,不以为意地道:“也没什么,不过是来臣妾这里坐着聊聊天罢了。”

  胤禛是何等样人,哪有不明白的理儿,略有些不悦地道:“成嫔也是宫里的老人了,却不想竟也这般不懂事,她若再多言,你就知会内务府,叫全忠一块也不用给她送过去了,就说是朕的意思。眼下皇后病着,宫里头的事你就多担待一些,该严时就严,别松过了头。”

  “臣妾知道了,后宫的事皇上放心就是了。”这般应了一句后,凌若陪着胤禛用过晚膳方才回宫,若不陪着,就怕胤禛一忙起来又忘了用膳这茬事。

  到了宫中,没到弘历人影,一问之下方知是给弘晟送饭去了,摇头不语,此事她早就知道了,只不明白弘历为何这么喜欢去送饭,他们两个不是向来互不对眼吗?

  却说弘历到了佛堂,对于弘晟难听的谩骂充耳不闻,只将饭菜一碗碗端出放到桌上,又将中午剩下的空碗收进篮中。

  “今儿个课间,朱师傅讲了论语还有对联,临下课时还给我们布置了一道上联,要求明日再去时对出下联。这联子却也古怪,我想了好久都没有头绪。”弘历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弘晟。

  弘晟被他说得起了好奇心,虽然不服,但弘历的学问他是知道的,在几个皇子中那是头一份的拔尖,即便自己一味刻苦,也不过与他不相伯忡而已;眼下竟有联子难过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怪对?

  这般想着,面上却不肯露了分毫,冷笑道:“哼,这联都是一样的,哪有什么怪不怪的,分明是你自己笨。”

  弘历等的就是这句话,脸上一喜,又强行压了下去,故做生气地道:“才不是呢,就算是你也肯定做不出来。”

  弘晟一听愈加不服,大声道:“光说这个做什么,只管把上联说出来就是,难不成你怕我对出来扫了你的脸。”

  “哼,既然你不听劝告,那就尽管试去,听清楚了。”弘历负手在背后,学着朱师傅那样清咳了一声,故作深深地道:“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一听到这个对子,弘晟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弘历在念对联时,数个朝字之间读音各不相同,朝又同潮,是以,这个联子其实应该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这是一个同字异音联,就像弘历说得,很怪,要想工整的对着绝对不容易,怕是连朱师傅也是搜刮肚肠想出来的,只是他怎么会留这么难的一个联子给弘历他们对,不太合情理啊。

  弘晟接连想了几个,都觉得不好,可是大话已经说出口,要是现在对不上来,岂非让弘历笑话,是以他一言不发地在佛堂中来回走着,绞尽脑汁想要对出一个工整的下联来,好在弘历面前扬眉吐气一番。

  弘历也不催促,好整以暇地寻了一个椅子坐下,待得等了一盏茶功夫还不见弘晟作答,便道:“三哥,想不出来就别硬想,饭菜可都要凉了,不然等吃完饭之后再想。”

  “你别说话!”弘晟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犹在那里苦思冥想,口中更是念念有词,不时仰天思索,整个心思都沉浸在对联之中。

  弘历自讨了个没趣,耸一耸肩不再说话,唯有手指有节奏地叩着鸡翅木雕花的扶手,若仔细,就会发现他嘴角微微上扬,心情起来竟是不错。

  又过了一刻钟功夫,弘晟眼睛一亮,如夜空中骤然亮起的星子,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激动地道:“我想到,想到了!”

  弘历刚刚打了一个哈欠,早晨起的太早,午后又不曾休息,使得天还没暗就开始有些犯困,不过弘晟的话瞬间赶走了他的睡意,从椅中跳起来急切地问道:“果真吗?是什么?”

  弘晟得意地瞥了他一眼,抬了下巴道:“听仔细了: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弘历跟着默念了一遍,明白了这个对联的念法,长同涨,所以,此联为: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想明白了联子,弘历立时一脸佩服地道:“三哥好智谋,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如此工整绝妙的对联,实在让我自叹不如。”

  弘晟没想到弘历这么轻易就认输,颇有些意外,不过仍是难掩得意之色,发泄一般地笑道:“那是自然,我早说过你不如我,偏你还非不信!”

  自被迫离开翊坤宫后,弘晟尚是第一次这般高兴,不止是因为对出了下联,还因为十几年来,他终于稳稳压过弘历一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