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九十九章 拜别

  当圣旨晓喻六宫时,掀起一阵轩然大波,后宫诸女对此皆颇有言词,认为年氏犯下如此大错,岂能因兄弟的功劳而被宽恕,甚至于重登贵妃宝座。(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但是圣旨已下,她们就是再不愿也没办法,只能在私下里一边抱怨,一边胆战心惊地去迎奉复起的年氏,唯恐她秋后算帐,怪她们之前的疏远冷淡。

  当知道自己可以回到额娘身边时,弘晟欢喜万分,于他而言,再没有比与额娘在一起更开心的事了。

  他顾不得收拾东西,便跟了来接自己的宫人离开,在将要跨出宫门口时,却骤然停了下来,在一番犹豫后,转身往东暖走去,他知道,这个时候,熹妃一定在东暖阁中。

  “奴婢给三阿哥请安,恭喜三阿哥。”杨海笑容满面地打着千儿。

  “熹娘娘在里头吗?”弘晟客气地问着,自从佛堂中出来后,他变得沉静了许多,对宫人也不再不像以前那样无礼苛待。

  “回三阿哥的话,主子正在里头。”杨海一边说着一边让开了身子,请弘晟进去。

  弘晟微一点头,进到里面,果见凌若正坐在椅中绣花,水秀在窗边对着外头的天光比丝线颜色,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看到弘晟进来,凌若并没有什么意外,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棚架道:“三阿哥可是来向本宫辞行?”

  因为与弘历关系转变的缘故,弘晟已没有了初来时的针锋相对,朝凌若深深揖了一礼,“是,弘晟多谢熹娘娘这些日子照料之情。”

  “三阿哥客气了。本宫是你长辈,你生母不便,本宫帮着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凌若抚着衣间的绣花笑道:“本宫晓得这些日子你心里的难过,如今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本宫也为你高兴,只盼你不要怪本宫这些日子对你过于严厉才好。”

  “弘晟知道,是弘晟之前太鲁莽无礼了,熹娘娘责罚弘晟也是应该的。”若换了以前,打死弘晟也不相信自己会对熹妃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那几日佛堂的禁闭,还有与弘历的接触,令他逐渐意识到自己以前是错的。

  再者,他这些日子辗转于坤宁宫与承乾宫之间,虽然坤宁宫时,皇后待他也很好,一应吃喝穿用从来不缺,但也仅限于此,皇后待自己的态度从来都是客气的,有时他发脾气,乱砸东西甚至对宫人拳打脚踢,皇后也是一笑置之,从不加以责罚,处处纵容。

  这样是真的待她好吗?以前的弘晟认为是,可现在学会静下心来思考的弘晟却认为不是,所以他对凌若反而更有好感。

  凌若笑一笑,转而道:“见过弘历了吗?”

  “还没有,今日下课后就一直不曾见弘历,不知他去了哪里。”弘晟略有些奇怪同时也有些失落,过了今日他就不住在承乾宫了,往后虽也能见面,但额娘与熹娘娘的关系并不好,他与弘历也不好走得太近。

  说起来,他与弘历的关系很奇怪,以前像仇敌一样,一见面准没好事,不是打架就是吵架,为此他还受了皇阿玛的责罚。可是在承乾宫这段时间,他重新认识了弘历,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讨厌,甚至于很好。

  至少,在所有人都对自己这个三阿哥避之不及的时候,他没有;在孤立无援的时候,是他替自己到皇阿玛求情;当宫中所有人都在为争夺权势而跟高踩低,翻脸不认人的时候,他却始终坚持兄弟二字。

  天家,会有真正的兄弟吗?以前的弘晟对此嗤之以鼻,现在却愿意去相信,不为其他,只为一个弘历。

  “水秀,见到过四阿哥吗?”凌若心下奇怪,转脸问着正将丝线放回小箩中的水秀。

  水秀摇摇头道:“说起来奴婢今日一直都没见过四阿哥。”

  “这孩子,明知道你今天要走,偏还四处乱跑,真是不懂事。”凌若轻斥了一句又道:“既是不在那也没办法了,你快些回去吧,莫要让年贵妃久等,往后若是方便,便来本宫这里坐坐。”

  “是,弘晟告退。”如此说了一句后,弘晟退出了东暖阁,最后再望一眼巍峨高耸的宫殿,大步往宫门走去。

  回去了,终于要回去了,回到额娘的身边,这样想着,弘晟恨不得一步就能回到翊坤宫。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亲自与弘历告别,不过明日上书房见了再说也是一样的。

  就在弘晟一脚已经跨过宫门的时候,一个身影飞快地奔了过来,停在他面前大口大口地喘气着,然后扬起一张大大的笑脸,“还好,还好赶得及!”

  “弘历?”弘晟愕然,但更令他愕然的是在弘历身后还站着一个弘昼,磨磨蹭蹭的走上来唤了声三哥。

  “你们两个这是去哪里了?”弘晟奇怪地打量着两人,因为弘昼与弘历要好的关系,这些日子没少见,所以对他的出现并不意外。

  弘历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将拿在手里的东西递给弘晟,“三哥,我知道你要回年娘娘那里了,不知道送什么给你合适,想起你喜欢斗蛐蛐就与五弟一道做了这个蝈蝈笼子,你看看喜不喜欢?”

  “你之所以不在宫里,是跑去弘昼那里做笼子?”弘晟愣愣地看着递到跟前的蝈蝈笼子,笼子很精致,是六角凉亭的式样,单檐卷翘,顶上的铜钩处,还有一个做得栩栩如生的蝈蝈。

  “嗯,时间太赶,一个人来不及,便拉着弘昼一道做。”弘历一边笑一边回答,“刚刚才做好的,一路过来真怕三哥已经走了,亏得是赶上了。”

  弘晟捧着弘历他们亲手做出来的蝈蝈笼子,心里甚是感动,嘴上却道:“没人告诉你吗,我已经不喜欢斗蛐蛐了。”

  弘历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年纪最小的弘昼已经“啊”的一声沮丧道:“你不喜欢吗?可是这个笼子我与四哥做了整整两天啊,我手指头还被割破了好几刀!”

  那边,弘历也回过神来,他想了很久才决定送亲手做个蝈蝈笼子送给弘晟,没想到他不喜欢,黯然之余又强笑道:“那我改日再补东西送给三哥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