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二十五章 怒意

  说到弘历,凌若眼中再次泛起了笑意,“弘历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平常臣妾稍有个不舒服,他便紧张得不行,直嚷嚷着要请太医来。”

  “是啊,为此还抱怨朕呢”笑过之后,胤禛道:“弘历确实不错,担得起大事,只是还太过年少,阅历不足。朕打算过了年,便给他一些事做。始终,是死的,人是活的,光读死不行,还要懂得活学活用才行。朕当年,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开始学着办差了。”

  胤禛对弘历这般重,凌若做自是欢喜,然嘴上却道:“皇上天纵之姿,弘历如何能与皇上相提并论,臣妾只怕他会让皇上失望。”

  “不会的,朕对他有信心,咱们的孩子定然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这个做额娘的,该对他多些信心。”胤禛眼中闪烁着期许的目光,这样的历练,从另一重角度来,能到更多隐藏在深处的意思,然这些,凌若却不好多说,只是含笑道:“若他能在国事上替皇上分担一二,那自是最好。”

  这个时候,四喜走进来,手中端着一个红木托盘,上面放有一块块写有各嫔妃名字的绿头牌,他跪在地上将盘子高举过头道:“请皇上翻牌子。”

  除却胤禛明确交待了不召妃嫔之外,敬事房每日都会备好绿头牌交给四喜,由他呈送皇帝,凡被翻到牌子的妃嫔,则负责当夜侍寝。

  着跪在底下的四喜,胤禛笑骂道:“你这奴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眼力劲了,朕都在承乾宫了,还用翻牌子吗,告诉敬事房,朕今夜歇在熹妃这里。”

  “嗻”随着四喜这一声答应,不出半个时辰功夫,皇帝今夜歇在承乾宫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后宫。

  翊坤宫那边是最早收到消息的,在打发了报信的小太监下去后,年氏拭一拭沾染在嘴角的汤汁,示意宫人将满桌没动过几筷的膳食撤下去,随后道:“三阿哥呢,怎么一整天都没见他人影?”

  绿意端着用来净手的铜盆道:“回主子的话,朱师傅说明日要考经史,是以三阿哥一天都待在房中温习功课,连午晚两顿膳食都是送到房中去的。自主子上次出事后,三阿哥可比以前长进懂事许多了,听闻朱师傅最近常夸三阿哥呢”

  绿意本想着讨年氏欢心,哪晓得年氏冷冷瞥了她一眼道:“本宫问你了吗?哪来那么多话。去,将三阿哥叫来,本宫有事问他。”

  “是。”绿意无端被骂了一句,不敢再多话,快步来到房,朝正在写着什么的弘晟行了个礼道:“三阿哥,主子唤您过去,说是有事要问您。”

  “额娘有事问我?”弘晟奇怪地重复了一句,瞧了一眼笔下写到一半的经史解意道:“行了,你先回去,待我做完这篇解意就过去。”

  换了往日,绿意自然是依言退下,然这一次却是道:“三阿哥,您还是赶紧过去吧,奴婢瞧着主子在御花园见了四阿哥回来后心情就不怎么好。”

  一听到弘历的名字,弘晟顿时紧张了起来,搁笔走下来追问道:“额娘与弘历都说了些什么?”

  绿意想了一下道:“倒也没什么,就是问四阿哥要了他配在腰间的玉佩了几眼。”

  待听完绿意关于那块玉佩的描述后,弘晟在心中哀嚎不已,他已经知道年氏是为何心情不好了。真是要命,怎得偏就被额娘发现了呢,她一直不许自己与弘历他们往来,到自己将舅父赠的玉佩送给他们,定然生气得很。

  想到这里,弘晟不敢再耽搁,跟着绿意来到正殿,一进去便到年氏直直盯着自己,心下一寒,硬着头皮上前行礼,随后讨好地道:“儿臣最近刚跟宫人学了一手按穴的功夫,替人解乏消疲最是有效不过,不如让儿臣替额娘捏捏肩膀吧。”

  “这种下人做的事情,你一个阿哥学它做什么。”年氏冷冷回了一句,随后道:“上次你舅父入宫送你的那一套玉佩呢,拿出来给本宫。”

  听到这里,弘晟已经是头皮发麻了,强装镇定地道:“儿臣已经收在了屋中最顶上的那个柜子,拿出来怕是很麻烦。”

  年氏将捧在手里的茶盏往边上一搁,淡然道:“这么多宫人在,能有多麻烦,再不行便将你的房间整个翻过来,就算在房梁上也一样找得到。说,在哪个柜子。”

  “在……在……”弘晟哪里敢说实话,正想着该怎么推拖过去时,年氏已经重重一拍桌子,喝道:“你还准备瞒本宫到什么时候,说,那玉佩是不是被你拿去送给了弘历?”

  见年氏发怒,弘晟连忙屈膝跪下,惶恐地道:“额娘息怒,儿臣该死”

  “现在可以说了吗?”年氏手背上尽是茶盏跳起时溅出来的茶水,还有些烫,她却丝毫不在意,只是紧紧盯着弘晟。

  弘晟咬着没有血色的双唇,期期艾艾地道:“儿臣……儿臣将其中两块玉佩分别送给了弘历与弘昼。”

  “什么,连弘昼都有份?”年氏强捺的怒气一下子爆发出来,胸口犹如拉风箱一样,剧烈地起伏着,指着弘晟颤声道:“你,你这是想气死本宫吗?”

  弘晟连忙爬到年氏脚下,道:“儿臣不敢,求额娘息怒。”

  “你要本宫如何息怒,本宫与你是怎么说的,不许你与他们走得太近,你当本宫的话是耳边风吗?不止不听,还送他们玉佩,你是想气死额娘吗?”且不说那个玉佩珍贵无比,只是弘晟这个举动,就已经足够令她生气了,喘了口气又道:“承乾宫与永和宫那两个jian蹄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生的儿子自然也不是好东西,他们是故意接近你,想要害你,偏你还被蒙在鼓里懵懂不知。”

  弘晟犹豫了许久,终还是决定如实托出,“不,弘历不是这种人,儿臣在承乾宫的那些日子,他待儿臣很好,甚至还去皇阿玛面前为额娘求情。”

  年氏没想到弘晟敢当面顶撞自己,气得连双手也颤了起来,“照你这个意思,倒是额娘错了,故意冤枉他们?”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