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三十六章 尘埃落定

  “惠嫔与谨嫔在外面跪着,而你则进来求朕,你们三个是存心要与朕做对是吗?”胤虽然不曾出去,但并非真的对温如言不闻不问,相反,他对外头的事了如指掌。【:

  “臣妾知道不该,可是臣妾真的不忍心见温姐姐如此难过。”凌若话音刚落,胤已经冷然接了上来,“你不忍心她难过,所以就可以让朕难做。若儿,朕在你心中,尚无一个惠嫔来得重要吗?”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凌若没想到胤会这样误会,待要解释,胤已经愤然拂袖,背过身道:“若不是这个意思,你就不该一而再的来求朕,朕已经与你说得清清楚楚,此事关乎大清国运安宁。惠嫔心系涵烟忘了分寸,朕尚能理解,可是你呢?”

  “臣妾有罪,可是再这样下去,温姐姐真的可能会死的。”说到最后,凌若已是怆然泪下,难已自恃。

  “那朕呢,朕平日怎么待你的,今时今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回报朕?”转身,胤眼中流露出痛心之色。任何人都可以不理解,唯独凌若不可以。

  凌若如何会看不出,她绝对不想伤害胤,可却在不断地令她为难。

  “朕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退下!”胤大声喝斥,发现凌若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时,痛意终是变成了怒意,二十余年的恩宠,以及亲自去宫外接她回来的情意,已经让这个女人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妄图想要左右他的思想。

  恃宠生骄的,并不只是年氏一个,凌若也是一样。

  “你不退是吗?好!很好!”扔下这句话,胤骤然走到案后,铺纸执笔,润笔时发现砚中的墨已干,朝四喜厉喝道:“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磨墨。”

  “是。”四喜赶紧躬着身子磨墨加水,一直提心吊胆,唯恐胤将气撒过来,幸好没有,待得墨汁出来后,胤便立刻润笔疾书,四喜偷偷瞧了一眼,随后有些同情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凌若,暗自叹气,熹妃这次注定是要白求了。

  待得停下笔后,胤又取过锦盒中的玉玺,用力盖在纸上,随后掷在凌若面前,“仔细看清楚,这是让涵烟前往准葛尔和亲的圣旨,白纸黑字,再无更改的余地,你可以死了这条心了。”

  凌若怔怔地看着落在面前的圣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许久,才从颤抖的双唇中挤出变形的声音来,“皇上,您……您不能如此。”

  “为何不可?”胤怒极反笑,面孔带着少见的狰狞,“朕是皇帝,难道朕怎么做还要经过你熹妃娘娘的许吗?”

  “臣妾不敢!”凌若满嘴苦涩,没想到自己的恳求竟然反而使得胤提前下旨,真是始料未及。

  胤撑着掉案起身,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圣旨就在你面前,你可以撕了它,不过朕会再写一份,总之和亲势在必行,没有人可以改变。”胤是为了大清,而凌若是为了温如言,这样的矛盾势必不能调和。

  死一般的寂寞笼罩在养心殿上空,四喜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良久,终于见得凌若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朝胤欠一欠身,麻木地道:“臣妾明白了,臣妾告退。”

  “希望你是真的明白。”胤的话令凌若脚步一滞,却未曾回头,只是一步接一步沉重地离开了养心殿。

  在凌若离去后,胤余怒未消地砸了摆在桌上的黄玉貔貅镇纸。

  在身后隐约可闻的那声重响中,凌若缓缓将圣旨上的内容告诉了温如言,当所有希望都被一丝不剩的断绝时,温如言终于承受不住这个打击而晕了过去,宫人趁机将她抬回了延禧宫。

  而凌若,也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胤的冷心绝情,昔日宫外一事,是误会,但这一次她亲眼所见,再不是误会两字所能解释的。

  若要在大清与自己之间,做一个选择,胤是否会毫不犹豫的舍弃自己?

  这个疑问不止一次出现在凌若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知道,做为一个皇帝,胤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错,可她依然有一种难以接受的感觉,是因为她视胤为夫婿更多于皇帝吗?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失望与难过。

  不管怎样,至此,一切尘埃落定……

  第二日,胤命四喜当众宣读圣旨,册封涵烟为静悦固伦公主,和亲准葛尔。准葛尔的使者在听完圣旨后,提出一个要求,希望亲自见一见静悦公主,以便他回去时好向汗王覆命。

  这个要求看似不过份,但大清公主是何等身份,岂可随意让人相见,胤待要拒绝,却忽地想通了使者真正的用意,分明是想亲眼看一眼涵烟究竟是否真正的公主,毕竟宗女是临时入宫,公主却是自幼在深宫长大,一见之下便可看出端倪。一旦发现不是,他们便可以大清背信弃义为由,挑起事端。

  在想明白了这件事后,胤答允了使者的要求,许他入宫相见

  早朝过后,四喜领着使者前往延禧宫,一路上,四喜不住地趁机打量准葛尔来的使者,一直听闻那里民风彪悍,男人个个凶狠异常,就是女人也常骑马打仗,全无一丝柔弱之态,却不想这个使者看起来俊秀斯文,倒像个书生。

  “公公是在看我吗?”使者突然这般说了一句,令四喜尴尬不已,干笑两声道:“咱家无礼,让使者见笑了,不过话说回来,使者的汉语说得真好,若非您自己说,咱家只当您是汉人。”

  “公公客气了,我不过是曾经学过几句罢了。”使者的谦虚令四喜对他印象颇佳,唉,若是准葛尔的汗王葛尔丹像他这样,那公主嫁过去会好过许多。只可惜,关于葛尔丹的传言,多是说他暴戾狠毒,好战成xing,甚至弑父夺位,且极好女色,继位不过一两年,身边女人无数。嫁给这样的人,公主这辈子算是毁了。

  想到这里,四喜不住摇头,把使者瞧得好生奇怪,“公公你摇头做什么,可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