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四十章 鼓声

  这日,在绘秋又来明嘲暗讽一番后,如柳再也忍不住对舒穆禄氏道:“主子,您还要这样一直纵容她下去吗?”

  舒穆禄氏正将绣花针从紧的锦缎上穿过,在针尾穿着一根孔雀蓝色的丝线,头也不抬地道:“不纵容又能如何,她如今是成嫔身边的人,打狗尚且要看主人。”

  “可她真得很过份。”雨姗是个好xing子的,连她都忍不住,可想而知绘秋有多过份。

  “我知道。”在绣了几针后,舒穆禄氏放下针拭一拭手抬眼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她这样得寸进尺,终有一日会遭到报应,你们且看着吧。”

  入了十二月之后,青海不断有捷报传来,年羹尧率领大军连续夺回被占领的城池,对于他上表战功的折子,胤每一封皆以朱笔御批,写满赞赏溢美之词。而与此同时,岳忠祺的密折以隐蔽的渠道呈上御案,上面详细记载着年羹尧的动动向以及具体作战情况。

  不可否认,在吃了罗布藏丹津一次大亏后,年羹尧的行动谨慎了许多,但还是难逃刚愎自用,好大喜功这八个字。

  在对年羹尧数次战役以及眼下的形势朝廷详细分析后,胤与允祥一道制定下计策与作战布署,以达到在最后一场大战役中神不知鬼不觉除掉年羹尧的目的。若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开春,年羹尧三字就将永归尘土,只要这个心腹大患一除,年家自然也到了可以连根拔起的时候。

  因为今年有了新秀女入宫,除夕夜宴比上一年更加热闹,乾清宫满宴九桌,除宫中嫔妃之外,诸亲王贝勒也同入宫中赴宴共赏烟花歌舞,好不热闹。

  整场夜宴之中,胤都没有理会过凌若,如视其透明一般,反倒不断与皇后还有年氏说着话。

  凌若默然不语,只是低头饮酒,瓜尔佳氏轻轻碰了她一下道:“你与皇上的心结还没有解开?”见凌若默认,她摇头道:“难道你准备就这样算了?”这一次的夜宴,温如言推说身子不适,不曾参加。

  “皇上不愿见我,我又能如何?”凌若心灰意冷地一口将杯中酒喝尽,饮落喉咙的酒在腹中像火一般,令她眼中染上一层醒意。

  “温姐姐已经这样了,你若再如此,咱们可真是一败涂地了。”瓜尔佳氏朝笑容满面的那拉氏努一努嘴,轻声道:“一旦她探清了虚实,可不会对咱们客气。”

  凌若端起宫人再次倒满的酒杯,在手中轻轻晃着道:“姐姐,你有没有觉着咱们做什么都是虚的,皇上今日可以宠我,明日同样可以废我,我于他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瓜尔佳氏摇头道:“别人我不知道,但你肯定不是。这么些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皇上在一个女人身上用这么多的心思。还有这一次,我觉得皇上是故意冷落你。”

  “姐姐你太过抬举我了。”在这样的话语中,又是一杯酒落肚,沉浸于酒意中的凌若并没有发现胤始终落在自己身上的余光,还有那越发不好看的脸色。

  “不会的,你相信我。”瓜尔佳氏话音刚落,便听得前面传来胤的声音,却是命四喜将他面前龙凤呈祥的菜依例传一份端到温如倾的桌上。这各桌的菜品大致一样,不过胤与那拉氏的桌上有几道特殊的菜品是别桌没有的,譬如这道龙凤呈祥。

  不过依着往前除夕的惯例,帝后可能会赏菜,是以每一菜在御厨房都至少备了两份。胤吩咐不过片刻,便有宫人仔细端了小一份的龙凤呈祥放到温如倾桌前。

  能得帝后赏菜那是莫大的荣耀,若是落在宫嫔身上,更是可用来衡量其恩宠之盛。今年除夕,得此恩宠的,除却年氏之我,温如倾是头一个,她受宠若惊,连忙起身谢恩。

  “坐下吧,尝尝菜品如何,可是和你胃口。”胤和颜悦色地说着。

  “皇上赏的,自然和臣妾胃口。”温如倾这般说了一句后方才依言尝菜,几乎是筷子刚入口,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虽然很快松开,却被年氏瞅了个正着,掩嘴轻笑道:“瞧温贵人眉头皱的那个模样,似乎有些言不由衷呢。”

  “没有。”温如言连忙否认,随后又有些吞吐地瞧着胤道:“只是臣妾向来不爱吃酸食,所以才有些皱眉,不过这道菜是真得很好吃。”

  “对,朕也记起来了,既是这样就不要再吃了。”在说这句话时,胤有些心不在焉,眼角余光一直瞥向凌若所在的方向,见凌若只是低头饮酒,压根没有看过来,不由得暗自恼怒,却又不便当众发作。

  刚才那一幕,他是有心做给凌若看,岂知凌若竟然全不关心,仿佛一切与她毫无干系。

  可恨,明明是她先置自己于不顾,一心只念着惠妃,自己不过冷落她一段时间让她好生反省一番,同时想想明白谁才是她最该在意的人,她竟摆出这个姿态来。

  好,她既不在意,那他也没必要在意,宫中又不是仅她一个女子,有的是比她年轻貌美且听话顺从的妃嫔。

  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胤收回了凌若身上的目光,刻意不去理会。

  夜宴一时进行到很晚才撤下,随后众人一边欣赏歌舞一边等着子时的到来,那个时候,将是一年中最绚烂夺目的时候,无数烟花将绽放于夜空之中。

  墨玉趁着这个机会悄悄来到凌若身边,见她到现在还端着一杯酒,担心地道:“主子,您怎么了为何一直喝酒,可是您与皇上之间出了什么事?”这一场夜宴下来,她发现主子与皇上竟连一句话也没说过,实在不像平常的样子。”

  “说过你多少次了,你如今是怡亲王侧福晋,不要再称本宫为主子了,偏就是不听。至于本宫与皇上……”凌若漫然一笑,在墨玉阻止前将一口饮干了酒,“能有什么事,左右不过是这样罢了。”

  “可是……”墨玉还待再说,忽地听得一声鼓响,然后“咻”的一声,一道橘红色的烟花拖着长长的尾巴飞上夜空,然后的一声炸开,化为刹那的永恒。

  子时,已经到了……

  又是一声鼓响,烟花升空,初时,鼓声隔一段时间才会响起,待到后来却是渐趋密集起来,鼓声与烟花升空的声音连番响彻在众人耳边,

  众人皆好奇地寻着鼓声传来的方向,以鼓声伴随烟花升空的事,这么多年来倒还是头一遭。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