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四十四章 新年

  “哪个晓得她什么手段,还是不碰为妙。”自噬心毒一事后,她对那拉氏就极为忌惮小心,凡与她相关的东西从不碰,更不要说吃了,即便是去坤宁宫请安,那茶水也是从不沾口,“待会儿吃了醒酒的药就好好睡一觉,省得明日一早头痛。至于皇后,她嘴上说得好听,让你明日不用去请安,可若这新年头一天你真不去,她背后不知要怎样编派你的不是了,到时候你更吃亏。”

  “我晓得,不过眼下再吃亏又能如何,左右不过是这个样子罢了。”手指抚过光滑的锦衾,即便盖着被子屋中又烧着炭火,她依旧觉得浑身冰冷。

  “别想太多了。”除了这句话,瓜尔佳氏不知还能劝什么,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真是一点都没错。她身在局外,并不觉得胤对凌若绝情,哪怕出了今日舒穆禄氏的事,也没有改变想法,“今夜我在这里陪你,明日也好一道去坤宁宫请安。”

  见瓜尔佳氏说得坚决,凌若没有拒绝,她与瓜尔佳氏之间并不需要什么客气的言语。

  这个时候弘历匆匆奔了进来,想是因为半夜惊醒的缘故,头发有些乱。今夜的宴席他也一道去了,不过在燃放烟花之前就忍不住睡着,被宫人背回了承乾宫,对于后面发生的事他并不知晓。

  “额娘,您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太医怎么说?”弘历一奔到凌若床榻前,就如连珠炮似的问了一连串问题。

  “额娘没事,倒是你怎么醒了,可是有人吵你?”凌若怜惜地抚着弘历惊惶的脸颊。

  “没有,是儿臣自己听到响动醒了,问了杨海说是额娘醉酒呕吐,儿臣担心客气有事,所以过来看望,额娘真的没事吗?”

  “不过是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吐掉就没事了。”凌若不想弘历担心自己,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弘历略松一口气,随后又一本正经地叮嘱道:“这样儿臣就放心了,不过额娘以后可是不能再多喝了,否则容易伤身。”

  弘历关切的言语令凌若眼底泛酸,然冰冷的身子却渐渐有了暖意,不论胤待她怎样,也不论得宠失宠,至少她还有弘历,这便足够了。

  “好了,没事了,你回去睡吧,明日还得早起去给你皇阿玛还有皇祖母他们问安呢,若是再不睡,可是要没精神了。”见弘历还是不放心,瓜尔佳氏在一旁道:“听你额娘的话,快下去吧,你额娘这里有本宫陪着呢,出不了事。”

  弘历想想也是,朝瓜尔佳氏行了一礼道:“那劳烦谨娘娘了,弘历先行告退。”

  待得弘历离开后,瓜尔佳氏感慨道:“瞧瞧你这个儿子,怨不得皇后她们眼睛一直盯着你不放,连我都有些嫉妒了。”只要凌若一日是宠妃,再加上弘历展露出来的天赋与能力,就一日会是弘时皇位路上的最有力争夺者,那拉氏对凌若的仇恨与忌惮可想而知。

  “弘历是上天对我最好的恩赐,不过……”凌若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他同样是姐姐的儿子。”

  瓜尔佳氏拍拍她的手道:“所以啊,就算是为了弘历,你也要想开一些,没有额娘的皇子在宫里是很难出头的,当初你不在宫里的那段日子,弘历日子实在不好过,所幸后来皇上知道了,他护着弘历才好些。你想想,昔日皇上对你误会成那个样子,最终也没起杀心,可见他对你是有情的。”

  凌若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药端了上来,瓜尔佳氏看着凌若全部喝下去后,方才吹熄了灯离开,随水秀去了专门给她安排的厢房。

  在一切皆归于宁静黑暗时,凌若无声地闭起了双眼,有晶莹咸涩的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化为绣枕上的一点暗沉……

  凌若不记得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只是觉得刚睡了一会儿,便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唤着,想要睁开眼,又觉得浑身都疼,特别是脑瓜仁,像有千军万马从自己脑袋上踏过一般,只想继续昏睡过去。

  可是耳边的声音一直不停,听着像是水秀,凌若勉强睁开一丝缝,眼前出现几个模糊的人影,无力地道:“怎么了?为何这么早唤醒本宫?本宫头很疼。”

  水秀接过莫儿绞好的面巾仔细搭在凌若额上,小声道:“主子,已经天亮了呢,您该去给太后他们请安了,谨嫔娘娘也过来了。”

  “姐姐……”听得天亮,凌若微微一惊,不过也感觉到周围亮得不似晚上,当下将目光疑向那个疑似瓜尔佳氏的人影,头疼的她根本没办法凝聚起目光,始终只能看清一个轮廓。

  “怎么,头还是很疼吗?”瓜尔佳氏关切地问着,半扶了凌若起来道:“来,再喝碗醒酒药,看看会否好一些。”

  凌若无力地答应一声,就着她的手一口接一口地喝着苦涩的药,随后又歇了一会儿方觉得有了些精神,同时眼前的景象也更清楚了一些。

  “如何,能起身吗?”瓜尔佳氏示意水秀在凌若身后塞了两个苏绣软垫,她自己是早就起来了,为着等凌若才一直拖到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再不去,怕是那边该出话了。至于弘历,我已经让他先行过去了。”

  凌若点点头,换水秀替她更衣,因着时间较紧,梳洗动作很快,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全部收拾停当,凌若抚脸振一振精神,又喝了口莫儿备在旁边的热茶后方道:“姐姐,咱们赶紧过去吧。”

  瓜尔佳氏言道:“我已经让人备了咱们的肩舆,乘着过去也好快一些。水秀,扶着一些你家主子,仔细小心摔了。”

  待得走到外面,凌若才发现外头正淅沥沥的下着雨,外头两乘肩舆已经各自撑起了顶伞,至于抬肩舆的小太监也穿戴起了防雨的蓑衣斗笠。

  被带着重重水汽的风一吹,凌若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些,“正月初一便下雨,看来今年是个多雨的年节。”

  瓜尔佳氏一边坐上垫有软垫的肩舆一边笑道:“那不是正好吗,今年咱们可是受够了没雨的苦楚。”待见凌若坐稳后,她一拍扶手吩咐道:“速去慈宁宫。”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