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四十五章 殊荣

  “!”八个小太监齐齐应声,随后快步而稳健的往慈宁宫行去,这一路上一个嫔妃也没有见着,想是都先去了。好不容易到了慈宁宫,进去后,发现里面已经满满坐了一殿的人,众太妃在,胤在,那拉氏与一众宫嫔,还有昨夜刚刚承宠的舒穆禄氏氏都在,簇拥着坐在最上首的乌雅氏,他们见得凌若与瓜尔佳氏进来,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了他们身上。

  在众人的注视下,凌若两人硬着头皮上前行磕拜大礼,齐声道:“儿臣叩见皇额娘,愿皇额娘凤体安康,年年称心,岁岁如意。”

  “平身!”乌雅氏漠然注视着她们两人,“来得这样晚,哀家都要以为你们不来了。”

  凌若听出乌雅氏言语间的冷意,惶恐地道:“请皇额娘恕罪,一切都是儿臣不好,昨夜一时高兴贪欢多喝了几杯,险些误了给皇额娘请安。”

  乌雅氏神色越发不悦,自凌若从大清门回宫后,她对此就一直耿耿于怀,不过眼下是新年,不便指责,只是淡然道:“这宫里除了皇后与素言之外,就属你与惠妃的位份最高,做什么事之前都先想想自己身份,皇帝嫔妃贪杯误事,传出去成什么样子。”

  凌若连忙跪下道:“是,儿臣谨记皇额娘教诲,往后绝不会再犯。”

  乌雅氏颔首道:“希望你是真的记得,起来吧。”

  “谢皇额娘恩典。”凌若起身后,与瓜尔佳氏一道去温如言身边的空位坐下,原本站在温如言身后的弘历欢喜地唤了声额娘。

  若换了往日里,胤早已帮着凌若一道在那拉氏面前说好话,可是这一回,从始至终,胤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正式拿眼看过凌若,仿佛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在他们落坐后,有宫人端上热腾腾的饺子,正吃到一半,忽见一个小太监冒雨奔到苏培盛身边,附耳说了几句话,随即苏培盛的脸色就变了,挥退小太监下去后,自己进得殿中,走到胤身边,同样是附耳低语。

  胤舀饺子的手势一缓,低声道:“消息属实吗?”

  “是,送信来的军士就在宫门外等着。”苏培盛顿一顿又道:“皇上,要不要奴才去传他进来。”

  “传他到养心殿见朕。”胤说完将碗往旁边的小几上一搁,起身道:“皇额娘,突然有军情急报送来,儿臣得先去处理,晚些再来陪皇额娘。”

  乌雅氏体谅地道:“既是朝廷有事,皇帝赶紧去就是了,至于哀家这里,有皇后她们陪着说话,你不必挂心。”

  话,自是说的无比好听,若只听这些话,任谁也看不出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不同寻常的地步,乌雅氏根本不愿看这个在她瞧来冷血无情,不念亲情的儿子。

  胤离去后,凌若等在慈宁宫陪乌雅氏说了阵话后方才起身告辞,外头的雨势比来时更大了些,飞速滴落的雨珠落在地上溅起细小的水滴,一些宫人的衣角鞋袜都被淋湿了。

  “真是讨厌,大年初一的下雨。”武氏在一旁抱怨着,在她身后宫人已经撑开了伞。肩舆是只有嫔以上的宫嫔方能用的,像她这样的贵人乃至更低等的宫嫔,便只有步行。

  武氏贪婪地看着凌若等人一一登上肩舆,没好气地对身后的宫人道:“你们撑小心一些,莫要是让雨溅上来湿了我的衣裳,否则仔细你们身上的皮。”

  “是。”宫人一边答应一边叫苦,这雨水溅不溅的他们哪里能做得了主,可是主子发话的,他们哪里能不应。

  武氏刚走了几步,忽地看到一乘肩舆从自己身边抬过,退开时无意间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因为坐在肩舆上的人居然是舒穆禄氏。她明明是个小答应,就算昨夜晋了封,也不过与自己同是贵人,如何可以乘坐肩舆?分明就是僭越。

  想到这里,武氏突然高兴了起来,舒穆禄氏这样不知进退,恃宠生骄,不正好可以拿来做文章吗?这样想着,她催促宫人赶紧上前,然后踩着地上的积水以年氏肩舆旁边,带着谄媚的笑意道:“娘娘万福,臣妾适才看到慧贵人坐在肩舆上,颇为不解,不是说只有嫔位的娘娘以上才可以乘肩舆吗,怎得她也可以?”

  年氏弹一弹殷红如丹朱的指甲道:“这话你应该去对皇后说才是,与本宫说什么?”

  武氏被她一句话给噎得说不出话来,她当然想要去跟皇后说,甚至恨不能让所有人都看到舒穆禄氏僭越的举动。可是舒穆禄氏分明是皇后一手抬举起来的,皇后定会偏坦于她,昨夜她已经当了那只出头鸟,今日可不想再当一回。

  在这样的想法中,握有协理后宫之权的年氏自然成了最好的人选,她相信年氏也正嫉恨着呢。

  年氏怎会看不出她那点小心思,不屑地撇一撇嘴,旁边绿意说道:“不瞒宁贵人,适才来的时候我家主子已经看到了,只是慧贵人的肩舆是今晨皇上破例赐的,就是皇后娘娘也不好说什么。”

  听到这话,武氏的脸顿时绿了,愣在原地连年氏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就凭舒穆禄氏那张中等姿色的面容,如何能得胤这般欢喜,连肩舆都赐下了,再这样下去,她岂非还要爬到自己头上去?

  另一边,已经走远了的温如言道:“这个舒穆禄氏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夜之间成了贵人不说,今晨还乘着肩舆与皇上一道过来?”

  瓜尔佳氏瞥了未曾作声的凌若一眼,将昨夜的事大致讲了一遍,温如言听完后内疚地道:“若儿,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凌若摇首道:“此事哪里能怪姐姐,是我自不量力,以为可以帮到姐姐,结果反倒是将自己也给搭了进去。不过也好,至少让我看得明白清楚,不再被人蒙弊在鼓中。”

  “早些看清也好,省得将来更伤心。”隔着肩舆,温如言伸过手来,于冰凉的雨水中紧紧握住凌若的手,“天下男儿皆负心薄xing,更不要说皇上,何况他冷落你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作者题外话】:娃生病,又赶更新,连接两天没睡好,头晕眼花了,实在写不下去,今天暂时两更,明天补上,请大家见谅。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