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五十章 放不下

  得知这个情况后,凌若去小厨房做了个点心,然后让莫儿交给四喜,着他悄悄放在胤桌上,若是问起,就说是御膳房送来的供他垫饥用,以免说了是她所做的之后,胤不肯吃。

  送了几日,凌若再让莫儿去问时,四喜说胤颇为喜欢她做的点心,经常吃上几块,有时甚至一盘都吃干净。

  得知胤喜欢吃,凌若便每日去做几样送去,怕胤吃腻了,就变着花样做,这样下来,一日功夫倒有大半日是呆在厨房中。

  这日,水月在小厨房中帮忙揉面粉,揉着揉着忽地落起了泪,倒把凌若吓了一跳,忙问她为何要哭。水月不肯说,最后还是水秀猜到了她的心思,道:“是不是因为主子?”

  水月抹了把泪,低声道:“主子待皇上那样好,可皇上呢,这么些天了,连问都没问起过主子一声,奴婢越想越替主子不值。”

  凌若哂然道:“你这傻丫头,本宫道是什么,却是为了这个,罢了,想这么多做甚,没得让自己心里添堵。”

  水月不忿地道:“主子,您真的就一点都不在意吗?皇上心中根本就没有您的位置,否则哪会这么多天了,一直不闻不问。”

  “皇上国事繁忙,自然没时间过问后宫之事。”凌若撒了一点水在略有些干的面团上,然后接过水月用力地揉着。

  水月激动地道:“才不是呢,奴婢听说慧贵人去养心殿的时候,皇上就见了,还有温贵人彤贵人也是。偏就是主子去的时候,连通报都不许。还有啊,一说准葛尔要打过来,宫里那些个娘娘就自危不已,像慧贵人那样,往好听了说是去看皇上,往不好听了说,就是去打听消息,根本不是真心在意皇上,结果呢,皇上将她们当宝。奴婢真怀疑皇上的眼睛是不是……”

  “够了!”凌若骤然打断了水月的话,厉声道:“不许乱言乱语,再者,她们是她们,管那么多做甚。”

  “可是……”水月还待要说,水秀已经一把拉住她道:“好了,你非要把主子说难过了才高兴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唔!”水月刚说到一半,嘴里突然被塞进了一个早上剩下来的蟹肉包子,却是水秀,只听她没好气地道:“少说多做,别真的惹主子不高兴。”后面那句话她说得特别轻,唯恐传到凌若耳中。

  水月还是一脸不甘,但看着水秀严肃的表情终是没有继续说下去,拿下嘴里的蟹黄包子道:“我去瞧瞧灶里的火烧上来没有。”

  凌若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揉着手下的面团,柔软的面团在手下随意变成任何形状,就像这宫里头的人一样,因势而变。

  若她足够聪明,就该像温姐姐说得那样,对胤彻底死心,可终归……终归还是无法放下啊!

  所以,这一世,都注定她拔不出来,哪怕双眼已经看得再明白不过,心却难以控制。

  随着春光渐盛,战况也有了新的进展,允祥统兵能力可与年羹尧相提并论,最重要的是,他并没有年羹尧的好大喜功,刚愎自用,相反他关于聆听劝言,细心谨慎。在抵达萨里克河后,并没有贸然与准葛尔大军开战,而是先观察地形刺探敌情,做到知已知彼。

  而这一次,胤为了允祥可以一举克敌,特意将整个火器营调给他,而这也意味着,如果允祥再战败,京城除了丰台大营与步兵衙门之外,将再无可用之兵,而靠这些是绝对不可以抵挡住准葛尔大军的。

  胤这样做,等于是将大清的命运交给了允祥,这样的托付重之又重,也让允祥更加谨慎。不出兵便罢,一旦出兵就必须取胜,他急需这样一场胜利来稳定军心和六十里外京城内惴惴不安的人心。

  三月初九,双方第一次短兵相交,不过一触即退,算不正式交战,而当时,从后方运来的粮草已经捉襟见肘了,据运送粮草的官员说皇上已经在想办法筹粮了,但是即便有加重赋税所收上来银粮,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毕竟一来时间尚短,偏远些的地方不能及时将赋税交上来;二来赋税可偶尔重征,却不能肆无忌惮地重征,否则不等准葛尔打进来,大清自己就要先灭亡了。

  在重重压力下,三月二十日,在试探数次后,终于与右路军合并,与葛尔丹朝廷了第一次正式交战。不得不说葛尔丹很有指挥天赋,在面对允祥与宋可进的突然合围并不惊慌,守着萨里克河一步不退。

  他好不容易才征讨至此,若就此退去,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六十里外的京城势在必行。

  这场战役足足打了大半个月,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兵是准葛尔的勇猛,可装备却是清军优良,再加上火器营口的大炮火枪。让葛尔丹像啃了块硬骨头一样,明明在嘴边却怎么都咬不动。

  四月,青海终于有好消息传来,郭罗布之乱平定,现在只有零星的小战役,完全可以交由边关守将镇压。

  胤大喜过望,青海平定,那么就可以集中兵力对付葛尔丹,敢算计他胤者,必要他付出血的代价。当即命年羹尧与岳忠祺率领两万精锐骑兵前往萨里克,支援允祥。

  另一边,岳忠祺的密报亦到了京城,他们所设下的局被年羹尧好运的避了过去,毫发无伤,不过好在他没有意识到其他,更没有意识到胤要杀他。一接到圣旨就立刻调兵遣将,带领最善战的属下前往萨里克。

  岳忠祺请旨,是否在中途秘密处决年羹尧,胤思索良久,命岳忠祺暂缓动手,年羹尧固然可恨,但是眼下外敌才是最重要的,一切以平定准葛尔之乱为大前提,余下的稍后再说。

  四月中,年羹尧与允祥会师,有了这两万精锐骑兵的加入,葛尔丹压力骤增,虽他手下的将士,个个是骁勇之辈,也难以做到以一挡十,激战一天之后,准葛尔大军第一次出现败退之势。允祥敏锐地抓住时机,趁胜追击,准备给葛尔丹一个惨痛的打击。可是没想到葛尔丹诡计多端,居然在败退时,撒下金锦财帛,还留下许多随军的女ji,这一切搅乱了清军的阵势,出现大范围的混乱,除却年羹尧那两万精锐之外,余下的,都成了一般散沙,四处哄抢,任允祥与几位将领怎么喝斥都无法止住。这样一来,对葛尔丹的追击自然无从说起。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葛尔丹只是小败一场,凭年羹尧那两万人是无法将其歼灭的,相反可能会遭到覆没。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