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七十章 竹叶

  容远绕着竹林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可是他检查过好几个罐子,发现里面剩余的露水皆蕴含红娘子之毒,且毒性、份量,都完全一样。

  怪了,究竟是谁神不知鬼不觉的来此下毒,且还在所有竹罐子当中都下了,要知有好几个竹罐子是挂在一人多高的地方,他们也是靠着两名小太监叠罗汉才勉强够到的。

  这么多的竹罐子又隔得这么高,要一一下遍,不是不可能,但要每日如此,就有些不可思议了,难道他下毒时就不怕被人发现吗?面对容远的疑问,无人可以解释,因为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

  夏风拂过碧绿细长的竹叶,响起沙沙的声音,裕嫔无意中的一个抬头,令她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当下怯怯地道:“皇上,您有没有觉这里的竹叶颜色深浅不一,有些似乎要更绿一些。”

  呃,竟有这种事吗?随着裕嫔的话,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竹叶上,这一瞧之下,倒真令他们看出些许端倪,在夏日的照射下,有一部分生在较高处的竹叶显得特别碧绿,就像翡翠一样,且在六七月的骄阳下,没有丝毫蔫意。

  容远眸光一动,连忙让人摘了一片下来,在仔细检查后,脸上露出一抹喜色,“皇上,微臣知道红娘子的毒是怎么下在露水中的了。”

  胤隐隐也猜到了些许,挑眉道:“可是因为这些竹叶?”

  “皇上圣明,正是如此,有人在竹叶上涂抹了红娘子的毒,所以任何经过这些竹叶的露水都会染上毒,无毒的露水与它们混合之后,自然也带上了毒性,所以,从这片竹林里收集的露水,必然有毒。”

  温如倾被吓了一跳,失声道:“好恶毒的心思。”

  有此心思的何止她一人,凌若在后怕之余更是庆幸不已,亏得容远今日正好回来,否则她与弘历纵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温如言长出了一口气,道:“既然已经知道了毒从何来,那么熹妃与四阿哥的身上的嫌疑也可洗清了,三阿哥中毒一事与他们并无干系。”

  “或许,这竹叶上的毒根本就是他们涂的呢,这个谁又敢保证?”年氏始终不曾尽信。

  温如言不悦地道:“贵妃这话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了,不说熹妃与四阿哥若要下毒,根本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就说熹妃自己也中毒,便足够证明她的清白了。”

  “哼,皇后不也说了有可能是苦肉计吗?惠妃你与熹妃交好,自是处处帮着她说话,可你别忘了,本宫的弘晟刚刚在鬼门关绕了一圈,险些没命!”说到后面,年氏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那拉氏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妹妹别激动,也许熹妃真是清白的也说不定。”

  年氏恨恨地瞪了凌若母子一眼没有说话,此时此地,她心里最怀疑的依然是他们。

  瓜尔佳氏从刚才起就一直沉思不语,直至这个时候,方才轻声道:“皇上,三阿哥中毒并非一两日的事,据太医说足足有半年,这半年时间,不说竹叶自我更替,就是叶上的毒也会在日复一日的或暴晒或雨水中渐渐耗尽,所以臣妾觉得下毒之人必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来给竹叶抹毒。也许负责收拾竹林的宫人会知道什么,再不然,挨宫挨院搜过来,只要这毒还在,就一定能查到线索。”

  那拉氏眼眸微眯,“谨嫔的意思是要搜宫?”

  瓜尔佳氏微一欠身,恭谨但却坚持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有什么比查出谋害三阿哥凶手更重要的事。”

  那拉氏断然拒绝道:“不行,搜宫一事干系重大,而且再怎样也只有搜一宫一院的事,何来搜查整个后宫的道理,若传扬出来,皇家颜面何存。”

  瓜尔佳氏眼角一扬,分毫不让地道:“那皇后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或者说就这么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姐姐,谨嫔娘娘的意思是不是说将咱们都当歹人看待?那会不会有事?”温如倾不安地扯着温如言的衣袖。

  “不会有事的,该担心的那些做过坏事的人。”安抚了温如倾一句后,温如言冷笑一声道:“皇后娘娘百般阻挠,难道您心虚吗?”

  这般犀利直接的话一说出口,纵然深沉如皇后者也不禁为之色变,怒喝道:“惠妃,你大胆,竟敢造词诬蔑本宫!”

  温如言并没有表露出多少害怕,稍稍欠身道:“臣妾不敢,只是皇后不让人搜宫,实在令臣妾费解,所以才斗胆言之。”

  自从涵烟远嫁后,她已经没有了太多需要在意的东西,既不在意,自然无谓害怕二字。

  “你!”那拉氏气得手指微颤,她身为中宫,母仪天下,除却年氏之外,哪个又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皇后娘娘息怒。”温如倾连忙跪下替其求情,“惠妃娘娘也是想尽早找出凶手,所以才有些口不择言,请皇后娘娘看在她并非有意冒犯的份上,饶其罪过。”

  那拉氏深吸一口气,压了怒火道:“惠妃,枉你在宫中多年,竟还不及温贵人懂事明理。”说罢,她转向胤道:“皇上,为证明臣妾的清白,请您下令搜宫。”

  “先将收拾竹林的宫人传来问话。”搜查整个后宫,干系重大,胤也有所顾虑,正因如此,他刚才才没有阻止那拉氏。

  苏培盛交待了随行的小太监一句,不消多时,那两名宫人便战战兢兢地被带了上来,跪下颤声道:“奴才们给皇上皇后请安,给各位娘娘请安。”

  胤捻着竹叶道:“朕问你们,这半年,可曾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在这竹林附近出没?”

  宫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均不解胤这么问的意思,却不敢多言,仔细想了一下道:“回皇上的话,奴才们并未见到可疑的人,倒是福公公曾来过几次。”

  三福闻言赶紧站出来道:“启禀皇上,奴才确实来过这里几次,不过绝对与下毒一事无关,是主子说想做几枝竹笔,特意让奴才来此取几节能用的细枝。”

  “既然如此,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温如言咄咄问道,话虽是在对三福说,目光却一直望着那拉氏。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