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七十八章 银针

  “一派胡言!”柳太医断然否认了他的话,“我银针就在身上,何曾借过你的。”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同样从身上摸出放有银针的绒布包来。

  这下连凌若都不确定了,靳太医的话漏洞太多,实在难以让人相信,至于柳太医……呃,自己与他接触不多,一时半会儿实在难以看透。

  “你……你明明有银针,居然诓骗我说没有?!”靳太医气急败坏的说着。

  望着那两排银针,胤面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吐出一个字来,“验!”

  容远与齐太医一道领命,各自拿过一排银针查验,齐太医拿的是靳太医那些,在查验当中,他突然轻咦了一声,告罪一声,拿着银针走到窗边,借着天光轻轻捻着银针,神色凝重无比。

  那厢,容远已经查看完柳太医的银针,并未发现什么问题,在看到齐太医怪异的举动后,他走上去道:“齐太医,可是有什么不妥?”

  齐太医将银针递给他道:“老夫年纪大了,眼神不济,瞧不真切,徐太医若能帮着一道看自是更好。”

  这话让容远不解,银针凡沾过毒,若未及时清洗,上面颜色必然会有所变化,这个应该不难瞧,怎得会让齐太医这般为难。

  然,刚一接过银针,他便觉得不对了,银针份量极轻,拿在手里几乎不可察觉,可是手上这枚银针却是有些份量,虽然很细微,但对于经常拿银针的人来说,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且仔细瞧去,它比寻常银针要粗一些,至于针的颜色,确实有些不对,并非纯亮的银色,而是带着一丝微不可见的青色,分明是碰过毒物的症状。

  “徐太医对着天光瞧瞧看。”齐太医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容远依言为之,当正对着天光时,他的眼睛便一下子移不开了,他竟然发现银针内部似有液体在流动,特别是针尾部分,感觉更加明显随着他手的动作,银针内部有东西在缓缓流动,他敢肯定,绝不是光线反射,银针里面是真的有东西,依室内的光线是看不出的,想来齐太医也是觉得银针的份量与大小有所不对,所以起了疑心,特意到天光明显的地方察看。

  那拉氏见他们迟迟不说话,不禁有些发急,“二位太医,到底怎么样了?究竟哪位太医的银针有古怪?”

  容远与齐太医互望了一眼,在无言的默契中,容远突然伸手拔掉了银针的针尾,随后她将银针倒过来,接着众人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银针中竟然缓缓滴落透明的液体,尽管只有一滴,也足够让人震惊的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裕嫔瞠目结舌地看着那滴液体滴在金砖上。

  “回娘娘的话,这根银针本就是空心的,有人在里面灌了某种液体,当以一些特殊手法使银针的时候,液体就会从银针里面流出来。若草民所料不差的话,这液体应该就是红娘子的毒。”就在容远说话的时候,滴落在金砖上的液体发出了诡异莫测的变化。

  只见那一小滴液体无声地渗进了金砖中,若非脚下真实地踩着坚硬光滑的金砖,几乎要以为那是惯会吸水的棉花了。

  而随着液体的渗入,金砖也出现了变化,竟然出现了一个指甲盖大的洞,敢情那液体不是渗进去的,而是腐蚀进去的。

  “是了,就是红娘子的毒。纯粹的毒液可以腐蚀瓦砾玉器,若不稀释,便只能用金银等物盛装。”容远弹了一下手里的银针感概道:“做这银针的人,手艺巧夺天工,银针本就细小,他竟然可以从中镂空,然后灌毒液进去,若非亲眼所见,实不敢相信。不过也因为中空,使得银针有些透明。”

  靳太医死死盯着银针,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惯用的银针怎么会变成中空的,还灌了毒液进去。

  “靳太医,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好说?”那拉氏沉眸问道:“即便是柳太医中途问你借过银针,可这银针当中的玄机总不至于是他一时半会就能弄出来的吧?”

  靳太医面如死灰,半晌才吐出几个字来,“微臣……微臣不知道。”

  “依本宫看,你不是不知道,而是再也想不出狡辩之词了吧。”那拉氏声音清冷如冰凌,令这殿内的温度一下子冷了下来,“靳明泽,说,为什么要谋害三阿哥?”

  靳太医汗如雨下,跪在地上不住发抖,强撑着道:“微臣真的什么也没做过,求娘娘明鉴,微臣是冤枉的!”

  另一边,柳太医则是长出了一口气,“微臣此身总算清白了。”

  胤慢慢攥紧了双手,森然道:“靳明泽,是谁让你在竹叶上涂毒,又是谁指使你害三阿哥?从实招来,朕赐你一个全尸,否则必让你受千刀万剐之刑!”

  “微臣实不知怎么一回事。”靳太医无力地答着,撑地的双手已是不堪重负。

  胤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会招了。”

  “皇上饶命,饶命!”靳太医一想到千刀万剐便心惊肉跳,“微臣真的是冤枉的。”

  胤根本懒得与他废话,径直道:“来人,将他拖下去用刑,什么时候肯说实话了再带进来。”

  靳太医的求饶喊冤并不能阻止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铁证如山,只凭一张嘴皮子又怎会有人相信他是清白的。

  在靳太医被带下去的时候,凌若无意中看到柳太医眸底一闪而逝的松驰,仿佛放下了什么心事。

  想再看仔细时,柳太医已经恢复了痛心无奈的神色,再瞧不出任何异样。

  奇怪,是她看错了吗?

  还是说……此事另有隐情,靳太医不过是一个替死鬼?

  远处,不时传来靳太医凄惨的哀嚎声,听在耳中,有一种捂耳的冲动;然没一个人敢动,皆静静地站着,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惟恐招来不知名的灾祸。

  今日之事,即便到了这份上,依然有一种如坠云雾中的感觉,先是疑心四阿哥,随后是皇后,现在又是这靳太医,也不知这最后咬出的会是谁。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