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夜白发

  年氏一族的隐疾令该族女子凡年过二十五之后就无法生育,而年氏更是已经年近四十,即便没有隐疾,这样的年纪也不太可能怀孕了。

  所以弘晟死了,年氏的心也死了,痴疾呆呆地守在弘晟灵前,任何旁人怎么劝都不眠不休,只想与她的亲儿再多待一会儿。

  弘晟死后的第二日,胤下旨追封他为成亲王,命皇后以亲王礼cao办丧事,给予弘晟最后的哀荣。

  可是这一切对于年氏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没有什么哀荣可以比得过她失去的孩子,更不要说弥补那血淋淋的丧子之痛。

  她宁可什么都不要,哪怕被打入冷宫,也好过将弘晟从她身边生生夺走。

  因为年氏不肯让人移走弘晟的尸体,是以梓棺停在了翊坤宫,这里亦做为弘晟的停葬之地,只待丧礼过后,便移棺下葬。

  这日,一身素净的凌若来到翊坤宫,想给弘晟上柱香,里面跪了许多披麻戴孝的宫人,还有奉命来给弘晟守孝的仕族子弟,皆在那里哀哀的哭着,令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悲凉的气氛。弘历与弘昼两人跪在最前头,因兄弟之故,两人皆换上了麻衣,发尾更是系着白色的发辫。

  守在里面的宫人燃了三柱香给凌若,凌若是长辈,并不需要行礼,只是将香插上即可。看着上面那个“成亲王爱新觉罗.弘晟”的牌位,凌若忍不住神伤。

  以前,她曾想过,将来弘历或许会与弘晟为了争夺帝位,斗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可是随着弘历与弘晟关系的改善,这个念头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到后面,更是觉得他们俩兄弟也许可以一改皇家同室cao戈的命运,互相扶持,成为一番伟业。可是现在……就是想争也没得争来,真是命运无常,仅仅在几日前,弘晟还一点事情都没有。

  上过香后,凌若蹲下身问着弘历俩人:“你们俩兄弟怎么样了,熬得住吗,要不要去歇一会儿?”

  弘历二人眼中尽是红血丝,也不知因为熬夜还是因为哭的,只听他道:“儿臣没事,儿臣想完完整整的送三哥最后一程。倒是五弟,你不比我身子强壮,不若你去歇会儿,等三哥出殡这日再来。”

  弘历话音未落,弘昼就将头摇得跟个波浪鼓一样,“不要,我要跟四哥一样,在这里送三哥,若是回去了,以后就再没这个机会了。”

  凌若也拿他们没法,只得道:“唉,那随你们吧,总之别累到自己了。”目光一转,看到一直抚棺而坐的年氏,顿时大吃一惊,一夜不见,年氏就像老了十岁一样,面容憔悴不堪,眼皮浮肿的耷拉在那里,哪还有昔日妆容精致,奢华雍容的年贵妃模样;最让人震惊的是她的头发,一夜白头,三千青丝化成霜雪苍茫,再难寻到一根黑发。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凌若觉得很难过,甚至有些同情,她与年氏斗了二十年,其中各有胜负,而现在,年氏已经再没有了与她争夺的资本。

  不过,这样的难过,在想到宫外那段岁月,她对自己的苦苦追杀时化为虚有,虽然弘晟死的有些可惜,但未必不是她作恶多端的报应。

  她上前,花盆底鞋在离年氏尚有一步之遥时停住,同时凉漠的声音垂落下来,“三阿哥已经往生,贵妃就是再难过也回不来了,贵妃还是要保重身体的好。”

  年氏眼珠子木然动了一下,僵硬地抬起一日一夜未动过的脖子,定定地看着居高临下的凌若,这种感觉令她很讨厌,从来只有她俯视别人的份,何曾有过仰视,连皇后也不曾。

  在这种感觉的驱使下,她艰难地扶着棺木地站起身来,绿意见状赶紧扶住,“主子当心着些。”

  “本宫没事。”年氏推开绿意的手,摇摇晃晃站定身子,带着深深的厌恶道:“熹妃这是在嘲讽本宫吗?本宫知道,你们一个个都盼着弘晟死,好了,现在趁心如意了。”

  看着年氏那样子,凌若突然觉得刚才掠过心间的难过与同情是那么可笑,年氏根本没有丝毫悔改之心,也没有觉得弘晟的死,是她做了这么多坏事的报应,“臣妾从未这样想过,只是贵妃若执意认为如此,那臣妾也无话可说。”

  “熹妃的话永远是这么动听。”年氏努力让自己挺直了身子,“不过本宫告诉你,别以为弘晟没了你就可以骑到本宫头上来,休想!你永远不可能越过本宫。”最后那句,透着一股歇斯底里之意。

  凌若无言地看着他,忽觉得她很可怜,明明已经一无所有,却还要抱着贵妃的名头强撑,一个贵妃之位真可以代表一切吗?胤已经在着手收拾年羹尧了,一旦年家倒台,年氏的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低头淡然道:“贵妃想说的就是这些吗?若是的话,那臣妾已经听到了。”

  凌若淡然的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就像刚才一样令她生厌,死死盯了她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渺视本宫吗?”

  “娘娘想多了,臣妾怎敢。”凌若没有与争执,因为已经没必要了。

  年氏并不知道凌若这些想法,凌若的顺从令她心里稍稍舒坦一些,“不敢最好,否则本宫不会轻饶了你。”

  凌若低眉道:“若娘娘没有别的吩咐,臣妾告退。”

  “走吧,弘晟也不希望看到你。”虽然最后证实毒不是弘历所下,但若不是弘历每日给弘晟送露水,他又怎会中毒,始终要负上责任,至于现在弘历跪在灵堂中,就当是为他自己赎罪。

  凌若没有再与她多说什么,在转身离开时,眼角余光瞥见弘晟的牌位,一丝若有似无的叹息逸出唇角。弘晟不在了,年氏若能收敛脾xing尚好一些,可惜今日一见,还是与以前一样,这样的xing子注定她往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甚至会自寻死路,不过也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随后,弘时、灵汐等人也来过,不过都是上一下香就走了,显得甚是淡漠,一直自愿守在灵堂的只有弘历与弘昼。若弘晟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