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九十五章 出殡

  洪全赔笑道:“奴才不过是谨守份内之事,只可惜靳太医嘴硬得很,不管怎么拷打都不肯说出幕后者的名字,奴才打算着晚上再给他点苦头吃。【:”

  凌若摆摆手道:“还是算了,明日三阿哥灵柩出殡后,皇上说不定要亲自再问靳太医,以定是否要用凌迟之刑,若你将他打得只剩下半口气,他还怎么回皇上的话啊,到时候皇上问不出主使者来,说不定还要怪你。”

  洪全被她说得出了一身冷汗,暗道自己考虑不周,连忙感激地道:“多谢娘娘指点,奴才记下了,就让这姓靳的安生一夜吧。”

  凌若微一颔首道:“嗯,那本宫也不叨扰洪公公了,改明儿本宫让人把那两坛九酝春酒给洪公公送来。”

  在洪全连番谢恩中,凌若出了慎刑司,彼时,天色已经悉数暗下,将圆未圆的明月挂在夜空,与满天繁星交相辉映,让人感觉到一种极致神秘的美。

  凌若忍不住驻足停留,在感慨上苍之美时亦感慨上苍的无情,不论人间如何悲苦,上苍都是一样的。

  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错……

  七月初六,弘晟灵柩出殡准备入葬,宫中不论位份高低得宠与否,皆到翊坤宫中给弘晟上香,胤下朝之后也匆匆赶来。

  “不许你们将弘晟带走,他是本宫的,谁都不许碰。”当太监们准备上前抬灵枢时,一直形如痴呆的年氏突然发起疯来,死死挡着棺木,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

  胤轻叹一声,好言安慰道:“素言,朕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弘晟已经死了,应该要入土为安,听朕的话,赶紧让开,莫要误了下葬的时辰。”

  年氏摇头,灰白的发丝像一条条小蛇,在空中摆动着,“不,害弘晟的真正凶手还没找到,就算下葬他也不会瞑目的。”

  “朕答应你,一定会找到害弘晟的凶手。”胤的允诺并没有让年氏平静下来,甚至更加激动,“不!总之臣妾不许他们带弘晟离开,弘晟是臣妾的,谁都不可以带他走!”

  “贵妃,你冷静一些!”胤有些不悦地道:“不让弘晟下葬,难道就由着他停在这里吗?贵妃,不论你怎样不甘心,弘晟都死了,不会再回到我们身边,你就让他入土为安吧!”

  “不要。”年氏怔怔地哭了起来,紧紧抱住冰冷的棺木,“臣妾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求皇上不要带走他。”

  看到年氏在那里哀哭的样子,记起弘晟惨死的胤忍不住一阵心酸,强抑了眼底的热意,扶住年氏的肩头,强行将她带离棺木,“贵妃,听朕的话。”

  那拉氏见年氏离开了棺木,连忙对等在一旁的太监道:“起棺。”

  “!”八个太监齐齐应声,用力将沉重的棺木抬了起来,而原先等候在外面的宫人见状,连忙吹奏起哀乐,在漫天的白幔灵幡还有纸钱中,迎弘晟棺木前往郊外的园寝。

  在他们身后是年氏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不住让他们回来的叫声,然终归只是声音而已,没人按她的话去做。

  年氏怎么也挣不脱胤的束缚,只能眼睁睁看着棺木远去,再没有比真切感觉到弘晟的离去更让她悲痛的了,像是要把整颗心挖出来一般。

  一切终是尘归尘,土归土,该入土为安的都已经在地上长眠,然因此而起的是非恩怨并不曾就此了结,甚至还在不断扯出更多的人与事来。

  年氏哀伤不已,哭尽了眼泪,却阻止不了弘晟的离去,只能拉着胤的手,苦苦哀求,求他一下定处置那个害了弘晟的人,胤安慰道:“放心,弘晟是朕的儿子,朕一定不会让他枉死。”

  年氏伏地跪拜,带着无尽的狠厉道:“那么就请皇上现在传姓靳的,让他召出幕后主使者,还臣妾的儿子一个公道。”

  此话正合那拉氏心意,眸光瞥过站在稍远处的温如言,一丝冷笑蔓上唇角,口中却是一惯温和的声音,“皇上,靳太医一事不宜久拖,还是早些将主使者问出来的好。”

  “皇后娘娘所言甚是在理。”这个声音令那拉氏一怔,侧头只见凌若正带着一丝莫测的神情看着自己,随后又道:“不过柳太医是当时唯一一个与靳太医在一起的人,该让他一道来才是,说不定柳太医会知道些什么。”

  那拉氏隐约觉得有所不对,可具体何处又说不出来,只能看着胤点头道:“熹妃此话在理。”随着这话,胤吩咐苏培盛与四喜分别去带人,其后更狠声道:“若姓靳的再不供出幕后主使者,朕必让他尝凌迟之刑。

  就在等着他们来的时候,凌若忽地开口道:“皇上,臣妾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胤会下后道:“熹妃旦说无妨。”

  凌若轻启朱唇,缓缓说来,“靳太医用银针藏毒,毒害三阿哥,其心思狠毒缜密,只怕不肯如实招供,不如将执行凌迟之刑的宫人一并唤上殿来,也好震慑靳太医,让他不敢再推脱不供。”

  此言刚出,诸女已是面露惊色,刘氏更是战战兢兢地道:“娘娘的意思,莫不是要当众行刑?这样怕是……怕是不好吧。”

  在她说话的时候,温如言与瓜尔佳氏也是诧异地对望了一眼,凌若明明已经知道靳太医是被冤枉的了,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刘常在误会了,本宫最是怕见血腥。”凌若微微一笑道:“本宫不过是想起一个震慑的效果,以免靳太医负隅顽抗。”

  那拉氏静静听了一晌,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逐道:“皇上,此事怕是不太好吧,不说这刀啊血啊的会吓着诸位妹妹,就说那个行刑之人也是满身血光杀气,让臣妾等人瞧了就害怕。”

  胤尚未开口,年氏已经冷声道:“只要没做亏心事,又有什么好害怕的,依臣妾说,如此才好,省得一些人不见棺材不落泪。”

  见胤尚在犹豫,凌若又道:“皇上,若是诸位妹妹害怕的话,不如让她们先行回避?”

  “也好。”胤思索了一下,终是同意的凌若的话,扬声道:“你们若有害怕的尽管退下,以免受惊。”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