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九百十七章 靳太医

  胤瞥她一眼,示意她说下去,舒穆禄氏有些紧张地扯着帕子道:“启禀皇上,臣妾入宫虽不足一年,却深觉皇后娘娘心怀慈悲,母仪天下,若说这宫里其他人做此残忍无道之事,臣妾还会相信一二,但皇后娘娘却是万万不可能的,娘娘心中从来都只盼着皇上好,当真从未有过一丝它心。【。!”

  “你与皇后亲近,自是百般替她说好话。”温如言不屑地道:“若皇后没做过,为什么靳太医要冤枉她?”

  面对温如言的咄咄bi人,舒穆禄氏身子缩了一下,似有些害怕,但还是坚持道:“人心叵测,靳太医害死三阿哥,可见他并不是一个善人,娘娘明辨是非,为何会这么相信他的话,也许他仅仅是为了帮他的主子害皇后娘娘。”

  不得不承认,舒穆禄氏的话很有道理,殿中有许多人都露出深以为然之色,而凌若露出的却忌惮,她一直以为舒穆禄氏只是眼睛像纳兰湄儿罢了,没想到竟是这一个这么会说话的主,三言两语便将皇后身上的嫌疑撇得差不多了,看来以后要多加防范了。

  “姓靳的,说,到底是不是皇后?还是有人故意指使你瞎说?”听着绕来绕去的话,年氏心下越来烦燥不安,忍不住一把攥住靳太医的头发,再一次质问他。

  “没有人主使罪臣,确是皇后所为,而且柳太医也是从犯。”靳太医忍着头皮上的剧痛,一字一句说着。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柳太医没想到他将自己也扯了下去,大惊失色,色厉内荏地道:“我何时与你合谋过?”

  “若不是从犯,你昨日为何偷偷来找我?”靳太医此刻也已经豁了出去,满面狰狞地道:“皇上,您若是不相信,大可以传慎刑司的洪公公来问话,他昨日来找罪臣,就是为了让罪臣不要供出他从犯的事实。”

  柳太医做贼心虚,一下子慌了手脚,急急跪下道:“皇上明鉴,绝无此事,微臣确实去见过他,不过是想着大家一场同僚,如今他就快死了,便去看看他是否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没想到好心没好报,他竟这样污蔑微臣。”

  靳太医狠声道:“呸!我污蔑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这个卑鄙小人,之前还让我冤枉惠妃娘娘,说是她主使下的毒!”

  “微臣没有,请皇上明鉴!”这一次,柳太医是真的慌了,他不知道靳明泽发的什么疯,竟当众将这件事给抖了出来,若皇上真信了他的话,自己可就完了。

  另一边,温如言听到自己的名字亦是骇然不已,若真像靳太医说的那样,自己刚才岂不是很危险?

  “妹妹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瓜尔佳氏看到凌若成竹在胸的样子,不禁有所觉察,轻声问着。

  凌若朝她做一个继续看下去的手势,有些话并不方便在这里说,瓜尔佳氏也是心思通透之人,噤声不语。

  那拉氏面色沉静地跪在地上,徐徐道:“若皇上相信这贼子胡诌的话,就请将臣妾治罪!”

  翡翠与三福跟着她一道跪下,泪泣道:“皇上,前日您已经差点将主子bi死了,现在还要再bi一次吗?”

  “闭嘴!”那拉氏低喝一声道:“皇上若不信臣妾,尽管处置便是,左右臣妾这皇后之位也作得索淡无味,倒不如去了来得干净。”

  胤凝眉不语,正当这个时候,温如倾忽地道:“这个靳太医好生奇怪,之前皇上百般拷问他,他都不肯供出主使者,如今又说得这样干脆利落,还一口咬定就是皇后娘娘,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有何好奇怪的,这本就是事情!是皇后要三阿哥死,我不过是奉命行事。”靳太医激动地说着,然那双眼却不时瞥过柳一刀手里的小刀。

  “如倾,你不知道不要乱说。”温如言对温如倾帮着皇后说话,大是不悦,轻斥于她。

  “无妨,让她说下去。”胤示意如言不要阻止,又道:“你还想说什么?”

  得了胤的话,温如倾精神一振道:“靳太医前后说话不一,先是死活不承认自己下毒,如今又反过来承认,还说皇后主使柳太医从犯,那臣妾倒是想问一句,既然毒针是皇后给你的,那她如何给你,当时有何人在场,又是在何处给你?”

  这一连数个问题,把靳太医问得不知所措,好半天才挤出一句,“我……我不记得了。”

  “是当真不记得了,还是根本没有?”温如倾犹在那里bi问于他,靳太医始终不擅说谎,三两下便露出了破绽,如今所有人都盯着他瞧,又怎可能漏过这些,不论胤还是其他人,都是疑心大起,后来实在无法便道:“我不知这些,我没害过人,都是柳华所为,你问他去!”

  温如倾皱着娇俏的鼻子道:“自己回答不出,便推到柳太医身上,看来靳太医真是满嘴谎言呢,皇上,这种人说出来的话,莫说一句了,便是一字也不足为信。”

  温如言面色已经黑了下来,纵是瓜尔佳氏与凌若也各自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如倾为何要帮皇后开脱?明明就与她说过皇后不是什么好人,难道她不相信?

  “皇上。”另一边舒穆禄氏突然跪了下来,轻咬着玫瑰花一般的红唇道:“臣妾相信皇后娘娘是清白无辜的。”

  在舒穆禄氏与温如倾身边看了半晌,胤忽地道:“朕并没有说过不信皇后。”说着倾身扶起神色悲切的那拉氏,缓缓道:“皇后,朕说过会相信你,为何不信朕的话?”

  那拉氏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等得站起后,方道:“靳太医一味指证臣妾,臣妾以为……”

  “以为朕的疑心病又犯了吗?”胤重重叹了口气,紧一紧掌中那拉氏的手指道:“不会的,朕会相信你,何况单凭靳明泽一人之词,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凌若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虽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真瞧见了还是觉得有些失望。那拉氏真是一个天生的戏子,瞒过了任何人,包括胤,想来,胤做梦也想不到,他的结发妻子会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子。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