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零四章 黄雀

  “可是……”凌若刚要再说,瓜尔佳氏已经截过话道:“好了好,既然姐姐这么相信如倾,咱们自然也相信,之前的事就当误会一场,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ka~”说到这里,她朝凌若使了个眼色道:“妹妹你快些向姐姐认个错。”

  凌若暗自一叹,低头道:“我错了,我不该疑心如倾,请姐姐恕罪。”

  温如言瞥了她一眼,仍然着脸道:“那你以后还疑心吗?”

  “姐姐放心,以后都不会了。”凌若再次叹息,说出违心之语。

  温如言面色一缓,道:“念在你我姐妹一场,刚才那些话,我便当未闻,也不会向如倾提及,只是这样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好了,我有些累了,先回去,改明儿再聊吧。”

  看着温如言开门出去的身影,凌若低低道:“看来不论咱们怎么说,姐姐都是不会相信的。”

  “这一点我早料到了,有哪个做姐姐的会相信妹妹是个心思诡异的人,就是当初的伊兰,你不也隔了很长时间才接受吗?”瓜尔佳氏敛袖,在室内带起一袭混合着玫瑰香气的轻风,“总之在没有确凿之前不要再与温姐姐提及了,咱们自己留心着罢。”

  “也只能这样了。”在凌若的声音中,有蜻蜓从外面飞进来,绕着凌若与瓜尔佳氏飞了一圈,又重新飞了出去,透明的翅膀,仿佛一碰即破,在宫里,也有许多一碰就破的泡沫……

  出得咸福宫,凌若轻声问道:“都安排好了吗?”

  水秀垂目道:“嗯,奴婢已经打探清楚,柳太医今夜留在宫中值夜不回去。”

  在一阵沉默后,两个比岩石还要冷硬的字眼在水秀耳畔响起,“很好!”

  坤宁宫中,忙碌了一整天的那拉氏满面倦容地坐在椅中,小宁子蹲在一旁,小心地替她揉着脚。

  三福端了一盏茶进来,仔细奉与那拉氏,“主子,喝口茶解解乏吧。”

  那拉氏接过后抿了一口便搁在了旁边,疲惫地抚着额道:“本宫这乏哪是一杯茶能解的,唉,这身子是越发不济了,不过cao办一场丧事便把本宫累成这样。”

  三福知机地站到那拉氏身后,替她轻揉着太阳穴,嘴里讨好地道:“主子身子好着呢,哪有不济,实在是这些日子劳心费神的给累坏了,要说那柳太医也真无用,一些些小事都办不好,险些连累了主子。”

  此处没有外人,那拉氏并不需要避讳什么,闭目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本宫总不能派你们几个去吧,到时候阖宫上下都知道本宫派人去见过姓靳的了,一旦追问起来,本宫可是真要洗不清嫌疑了。柳华是最不会受怀疑的一个。只是今日这事,本宫怎么想怎么觉着奇怪,柳华是有分寸的人,怎么会闹这么一出来?又是谁告诉靳太医,说柳华背后的人是本宫?”

  小宁子不知想到了什么,手里动作一停,抬起头道:“主子,会不会是有人也去见过靳太医了?”

  那拉氏眉心一动,嘴上却道:“继续。”

  小宁子赶紧答应一声,继续捏着腿,而那厢,那拉氏却已经凝眉细思,待到后面,更是示意三福停手,“你们说说,会是谁去见过靳太医呢?”

  翡翠与三福是皱眉苦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翡翠忽地轻呼一声,“主子,会不会是熹妃?”

  那拉氏心里恰好也是这个想法,却不动声色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翡翠边想边道:“奴婢记得,柳一刀是熹妃请皇上传进来的,而靳太医能够夺刀也是因为那么凑巧熹妃的耳铛掉了,主子曾说过这世间的巧合大半都是人为安排的,所以奴婢觉得她嫌疑最大。”

  三福亦在一边道:“主子,奴才也记得,当时那么多位娘娘,似乎就熹妃表现的最镇定,连靳太医死的时候都没有太过慌乱呢,很可能她早早就知道了。”

  腿上一根筋被小宁子按到,酸涨的感觉一路蔓延到头顶,在酸涨感退去后,那拉氏缓缓道:“若真是钮祜禄氏在背后,那一切都不奇怪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次轮到本宫变成螳螂了,让她护着惠妃逃过一劫。不过……”眸光在门口刚刚点然还未挂起的宫灯上一个打转,含了一丝轻浅的笑意,落在翡翠与三福身上,“猜到本宫想说什么吗?”

  三福赔笑道:“主子的心思,岂是奴才等人能猜到的,还请主子明示。”

  “明示就没意思了。”那拉氏轻瞥了一眼道:“行了,别揣你那点心思恭维本宫了,本宫恕你们无罪,尽管猜就是了。”

  听得那拉氏这么说,三福两人才安下心来,揣测着道:“主子可是想到有了对付熹妃的办法?”

  “非也。”那拉氏抿了口茶摇头吐出两个字来,翡翠凝眸暗思,忽地明白了什么,道:“可是因为温贵人?”

  那拉氏赞许地瞥了她一眼,“总算没白跟在本宫身边那么多年。”语峰一转又道:“三福,看来与翡翠相比,你还是有所不及啊。”

  听得那拉氏夸奖翡翠,三福不仅没有任何不悦,反而暗自欢喜,嘴上道:“主子教训的是,奴才往后一定跟着翡翠好生学习。”

  “福公公这话,可是让我受之有愧。”翡翠掩嘴笑了一声,正色道:“主子,之前在翊坤宫,温贵人那么话到底什么意思,按理她可是惠妃的妹妹,处处帮着主子说话,她就不怕得罪熹妃吗?”

  “温贵人……”那拉氏缓缓吐出这三个字,侧头望着窗外漆黑如墨的天色,带着讳莫如深的神色道:“在这宫里,姐妹从来不算什么,本宫也从不认为单凭一点看不见摸不着的血缘关系就可以信任无疑。”

  三福眼皮一跳,小心地接过话道:“主子是说,温贵人与惠妃她们并不是一条心?”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那拉氏刚说完便见宫人进来禀道:“启禀主子,柳太医求见。”

  那拉氏展一展袖子,慢条斯理地道:“他来得倒快,着他进来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