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一十七章 替身

  舒穆禄氏好奇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可是因它们一直在游动耗费了太多体力?”

  凌若摇头道:“不是,是因为它们不知何为饱,只要有食物,就会一直吃下去,直至肚子撑破为止。【”

  舒穆禄氏面露不忍,连连道:“啊,那也太可怜了。”

  凌若不以为然地道:“咱们觉得可怜,也许鱼并不认为,它们觉得可以一直吃下却便是幸福。人非鱼,永远不能理解鱼的快乐与悲伤。其实有时候,连人自己都分不清何为快乐,何为悲伤,慧贵人你说是吗?”

  舒穆禄氏被她勾动了刚才的难过,感觉到腹中喝下去的药又在蠢蠢欲动,像是要呕出来一样,不由得抚了抚胸口。

  “慧贵人哪里不舒服吗?”凌若关切地问了一句。

  舒穆禄氏忙道:“臣妾没事,想是刚才早膳用得多了些,所以觉得有些反胃。”

  “那就好。”凌若颔首之余又道:“说起来,自慧贵人入宫后,这还是本宫与你第一次聊天,实在难得的很。”

  “娘娘身份尊贵,又有照顾四阿哥,臣妾不敢打扰。”事实上,若不是今次意外巧遇,舒穆禄氏是绝对不会单独与凌若在一起的,因为她知道皇后素来不喜欢这位熹妃娘娘,她是皇后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又怎好与熹妃走得太近。

  凌若怎会不知道她那些心思,却不揭破,只是道:“四阿哥已经大了,许多道理都明白了,不再需要本宫事事过问。至于说身份尊贵,咱们同样都是侍候皇上的,哪有什么高低贵jian之分。”

  舒穆禄氏笑而未语,又站了一会儿,在她准备托辞离去时,凌若忽地道:“看着慧贵人,本宫常想到你除夕时在鼓上所跳的那支舞,舞姿之美,构思之巧,实在是本宫叹为观止。”

  舒穆禄氏谦卑地道:“娘娘说笑了,臣妾一点粗鄙的舞技如何能入娘娘法眼。”

  “慧贵人不必客气,再者,你能得皇后娘娘看重给你这个献舞的机会,从而入得皇上的眼,也是你的福气。”凌若菱唇微勾,又道:“不过皇后娘娘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眼睛像人?舒穆禄氏还是头一次听说这话,摇头道:“皇后娘娘未曾与臣妾说过这些,还请娘娘明示。”

  “嗯。”凌若打量着略有些紧张的她道:“是皇上很钟意的一位女子,有时候看着你,本宫总会以为是她,想来,皇上也会有这样的错觉。”

  此话令舒穆禄氏俏脸一白,下意识地想去碰触自己的眼睛,这双眼……难道皇上是因为这双相似的眼才宠幸于她?

  如柳见主子面色不对,开口道:“熹妃娘娘,敢问皇上钟意是女子是哪一位?”

  凌若自不会说出纳兰湄儿的名字,只是道:“这个本宫不便说,你们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不过能够像她,也是你家主子的福气,一双眼,换一个贵人之位,有何不好呢?且依着皇上对慧贵人的宠爱,若慧贵人能诞下一儿半女,嫔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如柳为之语塞,虽心里不这么认为,但一时又想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无措的看着舒穆禄氏,唯恐她心里难过。

  舒穆禄氏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承娘娘吉言,只怕臣妾没那个福份。”

  “慧贵人莫要妄自菲薄,不到最后,谁又知道有没有福份呢。”凌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又道:“好了,本宫该回去了,慧贵人要不要随本宫一道去承乾宫坐坐。”

  舒穆禄氏垂首道:“臣妾还有事,就不打扰娘娘了。”

  “好吧,何时得空了就过来,本宫随时欢迎。”在凌若离去后,舒穆禄氏身子晃了一下,如柳赶紧扶住她到池边的石凳中坐下,“主子,你别想太多,也许熹妃娘娘只是随口胡诌的,若皇上真有钟意的女子,那奴婢在宫中怎么就没看到眼睛与主子相似的嫔妃呢。”

  舒穆禄氏并未因她的开解而释然,声音低落地道:“虽然我不知道熹妃为何要与我说这些,但直觉她说的都是事实,也就是说,皇上看到我时,想的念的并不是舒穆禄佳慧这个名字,而是另一个咱们都不知晓的人。”说到这里,她忽地露出一个令人心疼的笑容,“如柳,我刚才还与你说皇上待我恩宠有加,原来也不是呢,他只是将我当成一个替身。”

  如柳紧紧握着舒穆禄氏冰凉的手道:“主子,别想这些了,没得让心里难过。”

  “替身……棋子……”舒穆禄氏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然悲伤之意亦越发明显,“唯独没有一个身份是名为舒穆禄佳慧的。如柳,你觉得我像不像一个笑话,一个被人随意揶揄的笑话。”

  如柳忙不迭地摇头,“不是的,您是慧贵人,是皇上宠爱的妃子,不是什么笑话。哪怕……”她咬了咬唇,低声道:“哪怕皇上现在将主子当成替身,有朝一日,也会明白主子的好,真正喜欢上主子。”

  “呵。”舒穆禄氏嗤然一笑,显然对如柳的话并不相信,宫中女子无数,且每三年就有一批新秀女入选,她相貌在众女之中并不算出色,又怎有这样的自信与期待。也许,她这一辈子都只能当一个替身。

  如柳怕她胡思乱想,赶紧道:“主子,咱们回去吧。”

  舒穆禄氏正要点头,忽地想起一事来,改了嘴边的话道:“我想去坤宁宫。”

  如柳被她吓了一跳,脱口道:“主子,您莫不是想去质问皇后娘娘隐瞒替身一事吧?千万不要,你连那药忍了,又何必再计较这些,万一惹皇后生气,那就麻烦了。”

  “我知道,但是正因为我连药都忍了,所以才想问问她,为何不事先告诉我这些,即便是当一个替身,至少也要让我当的清楚明白,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要等别人来告诉我。”

  舒穆禄氏猜到熹妃告诉她这些,很可能没怀什么好意,可是她顾不得那么许多,她忍受着没有子嗣的痛苦,甘心成为皇后手中的棋子,却不愿意到最后,连自我也失去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