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二十章 百计求医

  脸颊从开始的剧痛到后来的麻木,柳华已经不记得自己打了多少下,直至凌若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了。”

  惊喜在柳华眼底升起,迫不及待盯着凌若道:“娘娘愿意原谅微臣了?”

  凌若似乎很为难地道:“本宫本不愿饶你,不过看在你诚心改过的份上,就姑且再信你一次吧。”

  “主子?!”水秀顿时急了眼,她可不相信柳太医会改过,肯定是为性命,才在这里施苦肉计的,主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凌若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而柳华已经激动地垂下泪来,用力磕头道:“多谢娘娘!多谢娘娘!”没有人看到,他深藏在阴影中的那双眼中有着无法化开的怨毒。熹妃!暂且让你得意几天,等我骗来法子止了手上的血,定要你连本带利偿还!

  凌若仿佛一无所觉,唯有笑意不断在眼底扩散,把个水秀与杨海急的不得了,暗道主子莫不是着魔了吧,居然这个时候相信柳华,也不怕他缓过劲来后,伺机报复。

  望着柳华那张难看的脸,凌若啧啧道:“唉,真是可惜了。”

  因为凌若态度的改变,令柳华长了几分胆子,小声问道:“敢问娘娘,可惜什么?“

  “可惜……”凌若再度俯下身,用一种猫戏老鼠的神色看着柳华,说出令他绝望的话来,“可惜本宫并没有解药,所以要让柳太医失望了。”

  “你!”柳华既恨又怒,刚才还恭谨小心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狰狞可怕,犹如恶鬼一般,“你耍我?!”

  凌若啧啧道:“柳太医这话说得未免太难听了一些。本宫何时耍过你,本宫看你刚才求得那么可怜,好心想给你一条生路,只可惜本宫一时忘了,戳在你手指的东西,根本不是毒,自然也就无药可解。”

  她直起身,冷冰**盯着绝望无助的柳华,“所以,柳太医还是赶紧回去好好准备你的后事吧,万一等到血流尽了,一切可就来不及了。”

  “你不能这么做!”死亡的恐怖令柳华失去了所有理智,别人的生死他可以不在乎,哪怕是皇子阿哥,只要对自己有利的,都无所谓,可现在关系着自己的性命啊,再冷静的人也不可能保持平常心。

  “为什么不可以?难道本宫还要听你的话不成?”凌若嗤笑一声,此时的柳华对她已经完全没有威胁。

  见凌若根本不给自己活路,柳华也不禁发了狠心,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你若不帮我止血,我便将你的事全部都抖露出来,大家来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讨到好!”

  “是吗,本宫好怕啊!”嘴上这样说着,可凌若眼中根本没有一丝害怕的痕迹,有的只是令柳华无比厌恶的嘲讽,“你要抖露便尽管抖露去,顺便说出本宫为什么要害你,说出靳太医死前为什么要追杀你,本宫相信,到时候那场面一定会很精彩。”

  柳华恨声道:“你不必吓我,我虽难逃一死,可你熹妃娘娘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与你相比,我乃jian命,能换娘娘一条命,也算值得了。”

  “换本宫的命?!”随着这句话,凌若再度笑了起来,这一次更是笑得连眼泪都出来,好半晌才平静下来,不过嘴角仍带着深深的笑意,“柳太医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本宫在皇后眼皮子底下活了二十多年,凭你便想要本宫的命,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娘娘既然不信,那咱们就走着瞧!”柳华用狠厉掩饰着内心的慌张无助,在朝地上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后,转身离去,刚走了几步便听得凌若在后面道:“柳太医回去后记得多订几副棺材,以免到时候不够用,要知道谋害皇子,可是诛九族的大罪,靳太医家人可以免罪,是因为本宫替他求情,可柳太医你呢,皇后会替你求情吗?”

  柳华很想再摞几句狠话,可打从心底里一**涌上来的害怕却令他失去了所有勇气,只能灰溜溜的离开承乾宫。

  “主子,你当真不怕他将今日的事说出去吗?”在其走后,水秀忍不住问道。

  凌若抚着指上的五彩碧玺戒指,冷笑道:“他有胆子就尽管说去,本宫既然敢做就不怕他说,再者,第一个不允他乱说的就应该是皇后,他却还枉想皇后会替他做主,真是可笑。”

  杨海此时已经明白了水秀之前所说的好戏是何意思,对于忘恩负义,心思歹毒的柳华有此下场,觉得甚是解气,不过他也有与水秀一样的担心,“主子,柳太医虽说只是皇后手里一只棋子,可是失了柳华,皇后在太医院中便没人了,奴才担心她不会善罢干休。”

  “不干休?正好,本宫就等着这三个字呢。”凌若冷然笑着,当初皇后能用竹笔,将自己的嫌疑推得一干二净,她同样可以故计重施,甚至于她这次故意露了一个破绽给皇后,就不知道皇后会否会如她所想的那样做了。

  且说柳华离开承乾宫后,疾步回了太医院,彼时,好几位太医都在,看到柳华一身狼狈的进来都吓了一大吵,其中一个还玩笑道:“副院正不是去给熹妃看病吗,怎得倒像是进了狼窝虎穴一样,弄得一身伤?”

  柳华哪有心思理会他,直接走到正在饮茶的齐太医面前,也不提脸上的伤,只是将一直在流血的手递给他道:“院正,您能看得出这个伤口被动了什么手脚吗?”

  之前为怕事情泄露,柳华一直瞒着这件事,但此刻已经顾不了许多了,没有什么比性命更要紧的。

  齐太医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命小太监拿来软巾拭去他手上的血后仔细端详伤口。彼时,其他太医也都围了过来,瞥了几眼道:“副院正,不就一个小针孔吗,既没发黑也没溃烂,能有什么问题,直接止了血不就行了。”

  柳华没好气地道:“若能止血,我还要找院正吗?院正,如何,看出端倪了吗?”他此刻将所有希望都放在齐太医身上,毕竟后者阅历丰富,也许会有发现也说不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