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二十五章 好戏开场

  “大胆!”武氏从来不将舒穆禄氏看在眼中,哪怕她现在圣眷加身,亦是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认为她狐媚惑主,眼下如柳竟敢当面顶撞她,自然是横眉怒对,“好你个不分尊卑的奴才,居然敢这样与我说话,既然你主子不会教下人,那今日我就替她好好教一教!”说罢侧目对跟随她来的小太监道:“去,给我好好掌她的嘴,让她知道何谓主子,何谓奴才!”

  “!”小太监垂首答应,然他刚走了一步,便被舒穆禄氏伸手拦住,“不劳姐姐的人动手,如柳有何不是的地方,妹妹自会好生训斥,不让她再犯同样的错误。”

  武氏哪肯就此放过,冷笑道:“这么说来,妹妹是准备坦护下人了?亏得皇上这样宠爱妹妹,想不到妹妹竟然如此不知是非对错,只知一昧护短。”

  舒穆禄氏不言,但是人却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瞧得武氏又气又怒,“看来妹妹是执意要维护这个不懂分寸的下人了?”

  “如柳再不懂分寸,都是妹妹的下人,她有不是的地方,妹妹向姐姐赔不是,但教训之事,还是不劳烦姐姐了。”

  “你!”武氏没想到舒穆禄氏今日竟然这么强硬,一点没有往日委曲求全的样子,实在让人意外。虽说如柳只是一个小角色,教训也只是为了给舒穆禄氏好看,让她时刻记着自己身份,莫以为爬上了龙床就了不得了,区区一个如柳,根本不值得她费神。

  可眼下这个样子,却是让她有些进退不得了,不教训如柳,今后她的脸要往哪里放,而且在舒穆禄氏面前也休想再抬起头来。

  想到这里,武氏愈发不肯罢休,柳眉倒竖地对站在那里进退不得的小太监道:“别管慧贵人,尽管给我上去打!”

  眼见那小太监绕开自己要进手,舒穆禄氏厉喝道:“我看谁敢在水意轩放肆!”

  谁也想不到平日温温婉婉,连说话也从不大声的舒穆禄氏竟然会有这样凌厉的时候,一时间莫说那小太监,就是武氏也被吓得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武氏意识到自己竟被舒穆禄氏给吓住了,脸色一派铁青,指着舒穆禄氏颤手道:“好!很好!看来你眼中根本就没我这个姐姐,竟敢这般放肆无礼!”

  舒穆禄氏深吸一口气,敛袖欠身,“妹妹素来敬重姐姐,只是姐姐这样当着妹妹的面教训妹妹的宫人,让妹妹如何自处?所以还请姐姐给妹妹几分薄面,不要让妹妹太过为难。否则再闹下去,于姐姐面上也不好看,姐姐你说对吗?”

  武氏被说得一阵语塞,不过她也晓得再闹下去对自己没好处,舒穆禄氏比自己得宠不说,还有个皇后护着,权衡利弊,终还是忍着怒意拂袖而去。

  在她离去后,如柳内疚地道:“主子,对不起,奴婢让您为难了。”

  “别傻了。”舒穆禄氏笑笑道:“宁贵人早就看我不顺眼,说是教训你,其实根本就是想给我难堪,以前的我总以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事实上,有些事根本避不开。不断地往后退,最终只能令自己摔入万丈深渊。还有啊……”说到这里,她眸光越发柔缓,“在这种时候,你都决定继续跟着我,我这个做主子,又怎么可以让你受委屈。”

  “主子……”如柳眼眶一热,不由自主地落下泪来,舒穆禄氏抬手替她拭去,“好端端哭什么,宁贵人在我这里受了气,以她的xing子,怕是不会就此罢休,往后,你与雨姗都小心一些,别被她再抓了什么把柄。”

  “嗯,奴婢会的。”如柳也有些后悔一时口快,虽说是替主子抱不平,却不该这样直言冲撞。

  随后的几日,宫中一直平静无事,不过凌若心中清楚,宫里从来不会有真正的平静,一切都不过是假象而已。

  这日,晨起无事,凌若拿了花洒在宫院中浇水,刚浇了一半,便见杨海领了个年长的宫女进来,凌若认得她,是太后身边的姑姑晚月,当即放下花洒客气地道:“姑姑今日怎么得空过来?”

  “奴婢给熹妃娘娘请安。”晚月欠一欠身,恭谨地道:“太后娘娘命奴婢来请娘娘去一趟慈宁宫。”

  乌雅氏身子一直不怎么好,在慈宁宫养病,甚少有精力过问后宫之事,也不常见人,今日怎么有闲暇召见自己?

  凌若心中奇怪,却也没问出来,能跟着乌雅氏一路从德妃到太后的,哪一个不是嘴紧之人,即便是知道,也绝不会事先透露半个字,她想一想道:“有劳姑姑了,本宫一会儿就过去。”随即又对水秀道:“送姑姑出去。”

  “是。”水秀会意地答应一声,在送晚月离去时,悄悄在她手中塞了一锭十两重的银锭子,小声道:“姑姑,娘娘这边要更衣后再过去,可能会稍晚一些,若太后请起,还请姑姑代为解释一二。”

  晚月捏一捏手里的银子,颔首道:“好吧,不过你转告熹妃娘娘让她不要太晚了,皇后还有贵妃娘娘她们都在慈宁宫,就等着熹妃娘娘过去呢。”

  水秀心中一动,面上却是一如刚才的谦卑,“奴婢省得了,姑姑放心吧。”

  当水秀回去将这话告诉凌若时,凌若心中隐约明白了几分,想必她盼得那场戏马上就要开场了。一番更衣后,在临出门时,原本还极是晴好的天空不知为何突然暗了下来,举目望去,只见一大片乌云正从远处飘来,挡住了炎炎烈日,看样子今日会有一场大雨。

  凌若收回目光,问道:“水秀,你说这场雨后,是更热还是稍稍凉快一些?”

  水秀微微一笑,语带双关地道:“奴婢相信一切都会遂主子所愿。”

  “你这丫头。”凌若笑语一句,扶着水秀的手登上了肩舆,一路往慈宁宫行去,待进到里面时,果见那拉氏与年氏都不在,不,应该说,宫中凡嫔位以上的妃子都在,包括瓜尔佳氏与温如言,而在殿中还跪着一个人,看那服饰,应该是太医院的太医,不过具体是哪一个,光看背影可是推断不出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