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四十五章 报仇

  那拉氏亦听到了温如倾的话,盯着年氏惊疑地道:“妹妹,你为何要骗本宫说这是新茶?”

  年氏冷笑着凑近道:“那你又为什么始终不肯喝茶,是否怕我在茶里下毒?就像你害弘晟那样。”

  宫里,勾心斗角,下毒害人一事屡见不鲜,但向来都是隐在暗处,从来没有人像年氏这样放在光天化日下说出来,更不说有那么多双耳朵在呢!

  “妹妹在说什么,本宫怎得一句都听不懂。”弘晟二字落在那拉氏耳中,饶是以她的城府也不禁微微变色,虽只是一闪而逝,但已经足够年氏确信,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害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不报此仇,她誓不为人!

  翡翠瞧着不对,自那拉氏身后走上来含笑道:“想不到贵妃娘娘还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只是您这玩笑开得却是有些大了,皇后娘娘面前,还请贵妃自重一些得好。”

  “滚开!”年氏突然翻脸,一把将翡翠推翻在地,那拉氏不想她敢当着自己的面动粗,不禁怒道:“贵妃,你究竟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想替我两个儿子报仇!”随着这句话,年氏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来,狠狠往那拉氏胸口刺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鲜血从那拉氏胸口溅出来时,都没人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那拉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年氏,她做梦也做不到,年氏竟会做出这样疯狂不计后果的事,胸口传来阵阵冰凉,令她心底升起从未有过的惊恐。

  “是不是很疼?”年氏微笑着问,手里却更加了一份劲,在那拉氏变形的脸庞中,想要将整柄刀都刺进去,可是胸骨卡得很牢,剩下那一半怎么也刺不进去,无奈之下只得将刀抽出来重新再刺,只是这一次,她未能如愿以偿,被人用力攥住了手,无法刺下。

  不过即便是这样,那拉氏所受的伤也已经很重了,血不断地涌出来,染红了她那身紫金石榴纹的锦衣;而那拉氏的脸色,亦在流血中迅速变白。

  “放开!否则本宫连你一块杀了!”年氏已经红了眼,盯着明明吓得面如土色,却牢牢攥着自己手的小太监。

  小宁子颤抖着道:“我……我不会放的,除非你先杀了我!”

  “死奴才!”年氏骂了一声,调转刀柄,在小宁子手背上狠狠划过,顿时鲜血涌出,可是小宁子还是死扯着不放。

  这个时候,翡翠也反应过来了,大声叫三福进来,与他一道扶着胸口血流不止的那拉氏离开年氏所在的地方,同时吩咐吓傻了的宫人去请太医来。

  “滚开!本宫要杀了这个jian人!”年氏发狂地挣脱着小宁子的束缚,她很清楚刚才那没刺到底的一刀并不足以要了那拉氏的性命,她一定要趁太医来之前再补一刀,彻底了结了她的性命。

  小宁子也发了狠,不管年氏怎么动都攥着她的手不放,一时之间,坤宁宫为之大乱,而年氏发疯杀人的样子也吓坏了所有在场的嫔妃,有胆小的,看到那拉氏走过的地方一路鲜血,被吓得瘫在椅子上起不来身,双脚跟琵琶似的抖个不停,成嫔更不住地念着阿弥陀佛。

  凌若与瓜尔佳氏想到年氏会发难,却没想到她竟会用这样惨烈的方式向皇后复仇,始终还是低估了年氏心中的恨意。

  小宁子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年氏一个女人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赶紧大叫道:“快来人,把贵妃手里的刀夺下来,别让她再伤害主子。”

  见一众太监朝自己奔来,年氏眼睛更加通红,她知道,一旦让那些人抓住,自己就休想再复仇,不行,她不可以让弘晟变成孤魂野鬼,连轮回的资格也没有,她一定要杀了那拉氏!

  这般想着,她突然一口咬在小宁子手上,在她死命的咬合下,小宁子终于受不住痛松开了手,趁着这个机会,年氏挣扎了他,执匕首朝还未离远的那拉氏追去,“jian人,纳命来!”

  “快保护主子!”见年氏追来,三福赶紧大叫,然年氏的动作太快了,令所有人反应不及,此时此刻,除了用身子阻挡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

  面对那把锋利无比的刀,三福却是犹豫了,他对那拉氏与其说是忠心,倒不如说是害怕,怕自己会落得与二元一样的悲惨下场,所以对于那拉氏惟命是从,哪怕心里再害怕再不愿,也从不敢有违。

  若无意外,他这一辈子都如此了,可是若那拉氏死了,他与翡翠便可以自由了,那怕不能结为菜户,至少也不必整日提心吊胆。

  是啊,死吧,还是死了的好。

  在这样的念头中,三福下定了决心,虽大半个身子挡在那拉氏跟前,但还是露了许多空隙在,足够年氏一刀下去了结那拉氏的命。

  年氏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扬起手中匕首待要刺下,却被一只茶盏砸中了面门,里面滚烫的茶更是泼了一脸,痛得她大叫不止。而这么一耽搁的功夫,那些太监已经奔到了近前,几个人一道发力抓住年氏,并将匕首从她手里夺了下来。

  扔茶盏的那个人正是温如倾,在看到动弹不得的年氏朝自己瞪过来时,她吓得赶紧躲到温如言身后,不敢露头。

  那厢,三福面色一黯,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摆脱那拉氏控制的最好机会,以后,他只能继续像条狗一样跟在那拉氏身边,哪怕那拉氏叫他去**,他也得遵从。

  年氏不甘心,犹在那里死命的挣扎,嘴里更大喊不止:“那拉莲意你这个老jian人,先后害死我两个儿子,我要你偿命!”

  那拉氏早已痛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对于年氏的话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拉了一下翡翠的衣裳,后者会意过来,知道不能由着年氏在这里胡言,只是她一个宫女不好处置此事,思索了一下将目光转向凌若,扬声道:“熹妃娘娘,惠妃娘娘,眼下年贵妃得了失心疯,当众行刺皇后娘娘不说,还在这里污言秽语,损毁皇后娘娘清誉,皇后娘娘伤重不能主事,还请您二位代为做主。”

  【作者题外话】:后面的我还在写,争取写再写两章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