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六十二章 计上心头

  在送胤禛离去后,凌若进到承乾宫,刚一进殿,便看到水月捧着一个金珐琅九桃小薰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她对面,弘历站在一块竖着的板子,手里拿着笔,不知在做什么,嘴里不时道:“别动啊,再一会儿就好了。”

  水月苦着张脸道:“四阿哥,你已经说了许多遍了,可一直都没好。”这般说着,恰好看到凌若进来,水月忙道:“主子,您帮奴婢跟四阿哥说说,让他画快些,奴婢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凌若觉得有些好笑,“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弘历全副心神都放在画上,根本没听到凌若的话,还是水月代为答道:“回主子的话,四阿哥说上书房来了一位西洋师傅,教他们画什么油画,四阿哥说用这个画法画出来的人跟物就与真的一样,所以让奴婢站在此处让他画。”

  凌若也曾听说过西洋画法,却一直不曾见,眼下听得水月这么说,顿时来了兴趣,走到弘历身后,只见木板上夹着一张纸,一个捧着小薰炉的水月正逐渐跃然于纸上,看样子有六七分相似。

  如此又过了一刻钟后,弘历方才停下笔,满意地端详了画作一眼道:“好了,水月,你可以动了。”

  水月如逢大赦,赶紧将小薰炉往桌上一放,自己则靠着桌子又是揉手又是捶腰,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杨海见着好笑,在旁边道:“不就是让你捧着小薰炉站一会儿吗,怎么瞧着你的模样,倒像是忙了一天似的。”

  水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那下次让四阿哥画你试试。”小薰炉虽然不重,但捧到后面,却跟捧了十数斤的东西一样,酸的双手直往下坠。

  凌若细细打量了弘历以油画之法绘成的画像一眼点头道:“色彩运用,人物形象均可,不过也仅限于此,并未画出人物该有的神韵,只局现在表面的相似之中。”

  弘历笑道:“儿臣初学乍练,自是有许多不足,待以后多多练习,应该会有所进步。”

  水月跑过来看自己累了一个多时辰的成就,她并不能如凌若一样看出什么神韵来,只觉得画中人与自己颇为相似,且颜色也极好看,便道:“四阿哥,这幅画能送给奴婢吗?”

  弘历大方地道:“画的是你自然该归你,晚些我让人裱好后再给你。”

  水月高兴得不行,适才所受的累也不觉得难受了,欢天喜地的道:“那就谢谢四阿哥了。”

  看着那张自画板上取下来的画纸,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心底,一番思忖后,凌若含笑对弘历道:“其实你要练习画技,可以先去外头学着画景致,毕竟人是活的景是死的,景致可不需要捕捉神韵,画完之后也可以送人。”

  弘历想想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当下道:“儿臣知道了,听说有御花园中开了好些花,晚些儿臣做完功课后再去御花园中画景致好看些的,然后拿去送给……”他眼珠子一转,心下已经有了主意,“送给皇祖母好了,她看了一定很高兴。”

  凌若含笑点头,待弘历下去后,她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思之色,刚才那个想法,她需要好好推敲,看究竟是否可行。

  水秀在旁边静候半晌,始终不见凌若说话,不由得小声道:“主子,您在想什么呢?”

  凌若回过神来,抚一抚额道:“没什么,你们说谦贵人有孕,本宫送什么贺礼为好呢?”

  杨海闻言凑过来道:“不如送一对玉如意,如意如意,趁心如意,最是合适不过。”

  “不可。”凌若摇摇头道:“皇上登基入主紫禁城以来,尚是头一次有妃嫔怀孕,非同寻常,若只送一对玉如意,未免显得太过小家子气,也容易落人口实。”

  杨海寻思着道:“奴才看皇上也只是赏了一斛珍珠一对如意而已,并未太过厚待。”

  凌若摇头道:“皇上适才只是随赏,真正的恩赐要晚些才正式备办送去谦贵人那里。”她想了一下道:“这样罢,将前次番邦进贡来的那套绿玉髓头面连同如意一并给谦贵人送去。”

  听着凌若要将那套绿玉髓头面送给刘氏,水秀不由得有些心疼,“那套头面还是老早前皇上赏下来的,主子一直舍不得带,其实库房中东西那么多,随便选几件就是了,何必非要拿这套东西做人情呢。”

  凌若好笑地道:“你这丫头,本宫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先心疼起来。”

  水秀道:“奴婢只是觉得谦贵人与主子关系寻常,没必要送这么贵重的礼。”

  “再贵重的东西也不过是死物而已,有何好不舍,再说只有用在该用的地方上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眼下,皇上让本宫掌管六宫之事,宫中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本宫,稍一不对便能让她们挑出刺来,可是一点都马虎不得。”如此说了一句后,凌若又意味深长地道:“再者谦贵人那头,寻常东西怕也入不得她的眼。”

  见水秀一脸不以为然,她轻笑道:“怎么,你觉得本宫说得不对?”

  水秀咬着唇道:“奴婢不敢。只是觉得主子有些太抬举谦贵人了,她出身只是寻常,入宫后也不过封了个常在而已,能有多高的眼界。”

  “不错,她出身是不高,但是心气却绝对的高,所以绝对不能小看了这个人。”说到此处,凌若眸光一闪,缓缓道:“你们当真以为她不知道自己怀孕吗?”

  听得这话,杨海两人均是一惊,忙问道:“主子这是何意,难道谦贵人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既如此,她为何不早些说出来?”

  “若是早说了,还会有今日的谦贵人吗?”凌若微眯着眼,看着外头明媚晴好的天色,“宫规当中可没说凡妃嫔有孕,皆该晋位的说法;当年太后生下皇上不是还在贵人位上待了好几年吗?”

  杨海仔细咀嚼着凌若的话,隐隐有些回味过来,拭探着道:“主子是说谦贵人故意挑这么一个时候让人发现她怀孕,为的是为了晋位?”

  ∷更新快∷∷纯文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