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七十八章 逾越

  “够了,熹妃!”胤禛开口打断了凌若的话,“这些话已经越过了你的本份,不管因为什么样的理由,他们既然入了宫,就得守宫里的规矩。既然他们明知故犯,那么就该承受随之而来的后果;若人人犯了规而不用罚,那么还要规矩何用,还要国法何用?还是熹妃觉得你比国法宫规更尊?”

  胤禛素来反对宫人有私情,再加上本朝历来遵循理学,对于凌若的那番话自然觉得万分刺耳。

  “臣妾万万不敢有此想法。”凌若万分惶恐地道:“只是臣妾觉得法理不外乎人情,皇上又与先帝一样,是个有德宽仁的明君,这才斗胆为三福求情。而当年,先帝爷曾法外施恩,赐一对宦官与宫女对食,一时传为佳话;而宫人也感念先帝爷仁德之恩。”

  其实那对菜户结局是不好的,但那是康熙在世时,唯一赐过的一对,将之抬出来,至少可以说菜户一事在本朝有例可循,算不得太过破例。

  正在这个时候,殿中忽地响起一个低啜声,引得众人循声看去,却是四喜,只见他自暗自垂泪,一旁苏培盛正愕然看着他。

  惊讶之余,胤禛问道:“四喜,你哭什么?”

  四喜赶紧跑到胤禛跟前跪下,抹着泪道:“回皇上的话,奴才听着熹妃娘娘那席话,一时忍不住落下泪来。”

  胤禛眼眸微眯,对宫人端上来的早膳置之不理,“你觉得熹妃言之在理?”

  四喜闻言连忙磕头道:“奴才不敢,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是绝对不会有错的,只是奴才听着听着,不由得想起奴才师傅来。”

  胤禛见他扯到已经离宫的李德全,不由得道:“李德全怎么了,朕不是已经恩准他出宫颐养天年了吗,且每月都有发月银。”说到此处,声音骤然一厉道:“是不是内务府那些人趁他不在朕跟前,就苛扣月银。”

  四喜连忙道:“回皇上的话,内务府并不曾苛扣,师傅也不缺银子花。只是奴才上次去探望师傅的时候,看到他一人在那里长吁短叹,奴才好奇之余便问了一下,得知师傅原来是觉得老来寂寞,虽不缺吃不缺穿,却孤零零一人,连一个能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再大的宅子,再多的银子,也不知给谁住给谁用才好。”

  苏培盛在旁边听着一阵纳闷,他也常去看李德全,怎么就一点不知道这事呢,而且他也不觉得师傅寂寞,整日不是逗鸟便是去外头逛逛,自得其乐得很。

  听得是这么一回事,胤禛脸色微缓,“他若是觉得寂寞,你们买几个丫环侍候他就是,这样有人陪着说话也不至于闷。”

  “奴才早就给师傅买了几个丫环,可是除了日常起居之外,师傅并不愿与她们多说,毕竟师傅在宫里当了一辈子差,许多事都不便于向外人说,只能烂在肚中。所以师傅与奴才叹言说,若当初他有胆子求先帝爷,将中意的宫女赐给他做菜户,那么现在老来就有个伴了,不至于只能看浮云变化,日升月落;有时候连病了,也没人关心一下,至于买来的丫环,只会侍候他喝药,旁的一句也不懂得说。”说到这里,四喜又抹了一下刚刚流出来的泪,哀声道:“奴才每每想起师傅这个样子都觉得万分可怜,刚才听得熹妃娘娘体恤下人的话,一时忍不住,这才啜泣了起来,还请皇上恕奴才惊驾之罪。”

  听他这一番真情流露的言语,胤禛心中的不悦少了许多,但仍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至于哭出来,何时变得这样没用了。”

  四喜磕了个头道:“不瞒皇上说,奴才有幸在皇上身边侍候,蒙皇上厚待,从不曾受什么委屈。可许多与奴才一样的太监,一边做着繁重的活计,一边还要被上头的太监苛责,稍有一点差池,便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而他们受罪时,连个擦药喂饭的人也没有,伤轻的还能自己撑着下地讨个饭吃,伤重的就只能在床上躺着,没人理会,有几个伤重的就是这样因为没饭吃活活饿死的。”

  这样的事在宫里固然有,却是极个别的,毕竟那些太监皆是多人睡在一间通铺中,有人受伤不能动弹,自然会有其他太监帮衬着弄点饭给他吃,顶多问他索要些银子就是了。

  四喜故意往严重了说,就是想勾起胤禛的同情心。他是打从胤禛登基就跟着李德全在其身边侍候的,论起资历来,比苏培盛还是老上几分。而且他向来机灵,善于察言观色,对于胤禛颇有几分了解。晓得这位皇帝看着比先帝爷严厉,但其内心仍不失善良,否则他不会对十四爷一忍再忍,也不会虽明知太后偏坦十四爷,乃至对自己误会重得,依然善待太后。

  若非有这样的认识,莫儿来找他时,哪怕他心里不反对菜户,甚至是同情三福与翡翠,也绝对不敢答应帮熹妃的,毕竟这种事一个不好就会掉脑袋。

  在四喜话音落下后,养心殿一直处于沉寂之中,唯有远从西洋而来的自鸣钟发出“嘀嗒”“嘀嗒”的轻响。

  胤禛闭目许久,古井无波的面容看不出他的什么意思,凌若紧张的手心出汗,今日之事,她是冒了很大风险的,一旦不能说服胤禛,那么三福两人保不住姑且不说,她自己也会因cha手管坤宁宫的事,在胤禛心里留下一个越权的印象。

  毕竟自己只是一介嫔妃,哪怕执掌后宫大权,也改变不了嫔妃的事实,历朝历代,除了像万贵妃那样将皇帝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之外,又有哪个嫔妃敢管皇后的事。

  在这样近乎煎熬的等待中,胤禛终于睁开了眼眸,道:“三福现在何处?”

  凌若赶紧道:“回皇上的话,臣妾见他不敢回坤宁宫,便让他留在臣妾宫中,可要现在召他来?”

  胤禛抬手道:“朕还要上朝,没那么多时间见他。”如此顿了一会儿又有些神色复杂地道:“若儿,你可知自己今日逾越在前,欺君在后?”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