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百八十五章 以下犯上

  这样大的动作牵动了伤口,令她整张脸都变得有些扭曲,小宁子见状,赶紧道:“主子别动气,熹妃这样放肆,以下犯下,不守妃子本份,理应治罪。”

  小宁子的话无疑与那拉氏如今的心境不谋而合,忍着伤品的痛意,一字一句道:“不错,理应治罪!”

  三福晓得那拉氏已经动了真怒,连带着积压在心底多年的恨意也被勾了出来。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表现得这般明显,担心不已,紧张地抬起头,“娘娘……”

  凌若回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口中则道:“臣妾来此,只为救人,并无他意,臣妾不知皇后所谓以下犯上,不守妃子本份是指什么?”

  小宁子扯着尖细的嗓音道:“熹妃,你不必再抵赖,你对皇后娘娘不尊且越僭cha手坤宁宫之事,这里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论罪,实乃不可恕。”

  “你才是罪不可恕!”刚才还一片淡然的神色骤然化为凌厉,指着小宁子道:“本宫乃是皇上亲封的正三品皇妃,赐有金册金印;而你不过区区一个奴才,居然敢论本宫的罪,简直就是放肆!”

  骤然被这么一顿厉喝,且还是句句诛心,小宁子不由得慌了神,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嘴硬道:“奴才是代皇后娘娘言语,熹妃休要强加奴才之罪,陷害忠良。”

  凌若冷哼一声,一双眼眸越发盛势凌人,带着不怒自威之色,令小宁子不敢直视,“皇后娘娘伤的是胸口而不是嘴巴,需要你这个奴才代言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话就是皇后娘娘的话?”

  听到一顶接一顶扣下来的大帽子,小宁子害怕不已,赶紧跪在那拉氏跟前辩解道:“主子,奴才不是这个意思,您别听熹妃胡说。”

  “本宫知道。”那拉氏眸中的凌厉比凌若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一眨不眨地盯着凌若,锦被已经让她攥得变形,“熹妃娘娘好大的威风,都耍到坤宁宫来了。只是坤宁宫并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本宫也不是你可以无视的人。”说罢,她掀开锦被,在迎春惊诧的目光中,扶着床柄慢慢站了起来。

  “主子小心!”迎春想上去扶她,却被她推开,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走到凌若身前,用一种令人心颤的声音道:“熹妃,你会后悔今日的狂妄,本宫保证!”

  看着那张因为愤怒、生气、厌恶而扭曲的病容,凌若微微一笑道:“是吗?那且瞧着吧,看看臣妾是否真的会后悔。”

  “来人!将熹妃带下去,关入慎刑司,待本宫禀过皇上后再做定论!”她是真的生气了,连凌若今日过于反常的态度也没有注意。

  随着那拉氏的话,好几个小太监一并走了进来,就在他们一涌而上准备将凌若带下去的时候,却见后者眸中精光一闪,厉声道:“本宫奉圣命暂摄六宫之事,你们谁敢对本宫不敬!”

  这一声怒喝顿时将他们给吓住了,面面相觑,不知该进还是退,至于那拉氏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她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生气了,简直就是五内俱焚。

  凌若似没看到她的怒意,只是云淡风轻地道:“娘娘,臣妾不过说了几句实话,您又何必动气呢,您可知女人一旦气多了,便会很容易老,尤其……”她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尤其是像您这样已经上了年纪,将近半百的人。”

  听着她讽刺自己年华老去,那拉氏眼中亮起幽蓝如火的恨意,眉梢亦带上了刀锋般的寒意,令人望之生畏,然凌若却与刚才一样,不在意地回望着她,眼底里,甚至没有一丝涟漪。

  在这样对视中,那拉氏一字一句道:“带她下去,否则你们几人自己去慎刑司领罚!”

  “嗻!”在这样的威逼下,小太监们暗自咽了口唾沫,忍着对凌若的惧意上前,其中一个低声道:“熹妃娘娘,得罪了。”

  水秀与杨海几人见势不对,连忙挡在凌若面前,警惕地道:“你们想做什么,不许对娘娘无礼。”

  凌若抬手道:“无妨,他们也不过是奉命行事,无谓为难,本宫自去就是了。”

  听得这话,最担心的莫过于三福,眼巴巴地看着凌若,如果凌若去了慎刑司,那他与翡翠就什么生路也没有。难道绕了一大圈,他与翡翠最终还是难逃一死吗?

  凌若感觉到他充满了恐惧与害怕的目光,复又对那拉氏道:“娘娘既是要禀告皇上,那不如将三福他们的事也一道禀了吧,以免有人说娘娘滥用私刑,苛待宫人;一旦传扬出去,于娘娘面上也不好看,对吗?”

  “那个人恐怕就是熹妃你吧?”那拉氏手捂着伤口,强迫自己笔直地站着,用只有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句道:“你以为皇上会因为你饶了三福与翡翠吗?不可能,皇上向来最讨厌宫人之间有私情,他们是绝对不会有活路的。而你……也会为你今日的猖狂付出代价。”

  “也许吧。”在浅淡的笑容中,凌若只说了这么一句便随几个太监下去了,随她同来的宫人也一道被带去慎刑司,只有三福留了下来,低头跪在地上。

  “咳咳!”在凌若走得不见人影后,那拉氏忍不住剧liè地咳了起来,同时强撑着站起来的身子也不支的晃着,小宁子赶紧上前扶住,“主子当心,别伤了身子,奴才扶您回去躺着。”

  “本宫没事!”那拉氏止了咳嗽并未立即回到床上,而是走到三福面前,眸光垂落在三福身上犹如三九天里的冰霜,没有任何温度,在三福不由自主的颤栗中,她缓缓道:“三福,这么些年来,本宫自问待你不薄,赏银恩赐,都是宫人里的头一份,可是你竟然狼子野心的想要本宫死!”

  十指紧紧扣着金砖细密的缝隙,三福背上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轻薄的衣衫早就已经湿透了,他用力地磕头,哀求道:“主子待奴才恩重如山,是奴才忘恩负义,是奴才该死,奴才任凭主子处置,只是翡翠是无辜的,求主子饶她一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