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章 选画

  凌若点头道:“嗯,三福要是醒了,记得告诉本宫。另外通知内务府一声,让他们替翡翠择一个墓地好生安葬,虽说她是下人,但也不要太亏待了,需要多少银子,从本宫月例里扣就是了。”

  “是,奴才待会儿就去办,主子这番善心,将来必得福报。”杨海与水秀他们不同,是凌若入宫后才跟随在侧的,但这三年来的亲历见闻,已经令他对凌若心服口服,也庆幸自己可以遇到一个重情重义的主子。譬如这一次的翡翠,原本到了这个时候,只要三福不死就一定会效忠主子,不止因为他的命是主子救的也是因为他除此之外无路可走。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死人的身后事随便交人去办就是了,根本不需要特意提及。

  凌若不知道杨海这番心思,只苦笑道:“身在宫中,双手早已染尽鲜血,所以福报本宫早已不奢求,只盼冥冥中,阴鹫不要伤得太过,以免祸及后人。”

  一日无话,待得傍晚间时分,弘历正将这两日所画的油画拿给凌若看,让她帮着挑一幅最好的送给乌雅氏。

  在凌若否了一幅又一幅后,弘历终于忍不住道:“额娘,这幅倦鸟归巢图不好吗?儿臣觉得这幅画得最是好看逼真,笔法也运用的最好。”

  凌若赦然一笑,将放到一边的画又重新拿回来,上面数只鸟雁正振翅划破长空,飞向筑在树枝间的鸟巢,天边晚霞妖娆,夕阳的余辉染红了大半个天空以及底下的红墙黄瓦的宫殿,煞是美丽。

  “额娘不否认你这幅画画的好,可是用来送给太后却是大为不吉,知道为什么吗?”看到弘历摇头,她轻叹了口气道:“太后身患病重,很可能熬不过这个秋天。而这幅画画得除了是倦鸟归巢,同时也是夕阳落暮,你是否在影射太后大限将至吗?”

  弘历慌忙否认,“不是!儿臣没有这个意思!儿臣只是觉得这幅画不错,绝没有任何影射皇祖母的意思。其实皇祖母患病儿臣也很难过,只可惜有心无力,帮不了皇祖母。”

  “额娘自然知道你孝顺,可是别人不知道,万一这幅画被人见到拿来做文章,你少不得要吃亏,所以啊,这幅画万万不能用。”

  “儿臣知道了,多谢额娘提醒。”弘历听得一头冷汗,不等凌若动手,就自己把那幅画给拿掉了。

  在看到最后一幅时,凌若仔细端详了一番后颔首道:“这幅画倒是不错,虽说笔法差些,但用来呈给太后却甚合适。”

  弘历探过头一看,发现是自己早先画得旭日东升,因为当时刚画没多久,笔法不熟,所以整体画风都很稚嫩,甚至于底下的景物还有些变形,实在有些拿不出手,他觑了凌若一眼道:“额娘,这幅画真的合适吗?要不然儿臣再画一幅。”

  “不必了,就这幅吧,画风好坏在于其次,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意,否则以太后的身份,要怎样的画作没有,便是唐伯虎的也唾手可得。而且这幅画的意境正好,可以让太后心情开阔,不总想着自己身上的病。”

  弘历将信将疑地道:“真有这样的效果吗?”

  凌若抚一抚他的肩头道:“旭日东升,意味着经过一夜的沉寂万物开始复苏,且看你所画的树木,每一株树每一颗草,都给人一种生机盎然,欣欣向荣之意;额娘刚才一见之下,便觉得心情甚好,试问还有什么比这更合适送给你皇祖母的吗?”

  听着凌若的解释,弘历心中疑虑尽去,笑道:“嗯,那明日儿臣就将这幅画给皇祖母送去,希望她心情好一点,这样对病情也有所帮助。”

  凌若刚要说话,外头突然传来胤禛的声音,“你们母子二人在说什么,这般热闹?”

  “皇上。”凌若与弘历连忙起身行礼,彼时,胤禛换了一身宝蓝蝠纹便服,不等凌若欠下身去,便扶她温言道:“没外人在,无需行礼。”

  此时,弘历已经单膝跪地道:“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

  “起来吧。”这般说着,胤禛放开凌若的手,拿起尚摊在桌上的画道:“你们刚才便是在说这些画吗?看这画风是西洋来的油画,是谁画的。”

  弘历正待说话,凌若已经拦住他,微笑道:“臣妾斗胆,请皇上猜一猜,是臣妾还是弘历?”

  “让朕猜?”胤禛失笑地摇摇头,拿着画仔细端祥起来,随他一道来的四喜没见过西洋油画,好奇地凑过头来,被胤禛发现后,赶紧垂下头。

  胤禛扫了他一眼道:“行了,少在朕面前装老实,既是看了,便也一同猜猜。”

  “嗻。”四喜小心地答应一声,仔细打量了胤禛手里的画一番,陪笑道:“这种画奴才还是第一次,画得跟真的一样,这样好,应该是熹妃娘娘所画。”

  弘历瞥了他一眼,故意道:“喜公公的意思是说我画技差了?”

  四喜忙不迭地打了个千儿道:“四阿哥冤枉煞奴才了,您文武双全,朱师傅可常在皇上面前赞赏四阿哥,画技又怎么会差呢,不过奴才觉得比之熹妃娘娘,您……”他笑了一下小声道:“您稍微不如那么一点点。”

  弘历没好气地道:“拐弯抹角说了这么久,还不就是说我画技差不如额娘许多。”

  四喜低着头不敢答话,倒是胤禛道:“你额娘向有过人之才,琴棋书画皆有所通,你不如你额娘有何好奇怪的。不过朕倒觉得这画不像是你额娘画的。画之所以看着逼真,是因为画法色彩的关系,观这些画的画技技巧,还是稍微稚嫩了一些,尤其是这幅旭日东升,更是整体都欠缺。朕听说最近新来的一个西洋画师教授油画,弘历,这些是你画的对吗?”

  “是,正是儿臣所画。”说到这里,弘历取过那幅旭日东升之图道:“额娘说将这幅画送给皇祖玛,皇阿玛您说好吗?”

  胤禛刚才就已经仔细看过那幅画,对于其中竟境自然会意,当下道:“既是你额娘说的,自然不会有错,你皇祖母见了想必会很高兴,不如你现在就送去,顺便陪皇祖母用晚膳。”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