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零一章 相试

  弘历看了凌若一眼,见她微微点头,逐卷起画像道:“那儿臣这就过去。”

  待弘历走后,胤禛拉着凌若的手一道坐下,关切地道:“如何?在慎刑司可有受什么委屈?”

  凌若侧头一笑道:“皇上故意让弘历去慈宁宫,就为了问臣妾这件事?”

  此时,天色渐晚,就如弘历那幅夕阳图中所画的那般,倦鸟归巢,余辉沉沉,几只蜻蜓振翅飞舞在庭院花木之间,有童心未泯的宫人伸手去抓,却被蜻蜓轻巧的一个转身避过,抓了个空。再想去抓时,年长的宫人已经走过去喝止,让他继续做自己的事。

  胤禛默然看着这一幕,蕴着一丝浅淡的笑容道:“弘历向来孝顺于你,若让他知道你曾被关入慎刑司,少不得又要担心。如何,可以回答朕了吗?”

  胤禛的话令凌若心里淌过一道暖流,浅笑道:“多谢皇上关心,臣妾没什么事,慎刑司的人也没敢给臣妾委屈受,之后皇后娘娘更是亲自来接臣妾出去。”

  “那就好。”禛微一点头,又有些不悦地道:“皇后做事向来稳重踏实,怎得这一回这般鲁莽,不分青红皂白将你关于慎刑司不说,还由着她底下的宫人诬陷你。真不知她是不是被年氏那一刀给捅得连脑子也一并伤了,全然没有了以前的谨慎宽容。”

  这话从胤禛口中说出,已算是很严重了,不过凌若没有趁这个机会落井下石,今日之事,她已经将那拉氏bi到了一个角落里,若再过犹不及,难保那拉氏不会狗急跳墙,当下温言道:“想必皇后娘娘也是一时糊涂,再加上生气三福与翡翠的私情,才会如此,娘娘在将臣妾接出慎刑司后便都说清楚了。”

  听得凌若的话,胤禛道:“如何,三福他们的事都办妥了吗?你这个红娘也当过瘾了?”

  他话音刚落,便看到凌若重重叹了口气,不由得满心奇怪,“怎么了?难道皇后还不同意,存心刁难?”

  凌若摇头道:“那倒不是,不过在皇后命人去传翡翠的时候,被发现她投井自尽了。所以,虽然皇上网开一面,下恩旨赐他们为菜户,他们阴阳相隔,无缘在一起。”

  胤禛惊讶之余更是奇怪地道:“投井自尽?为何要这么做?”

  “皇后说她是畏罪自尽,可臣妾还是觉得很奇怪,翡翠与三福明明倾心以待,何以会抛下三福,一人先走呢?”在说这话时,凌若小心地觑了胤禛一眼,缓缓道:“所以臣妾总觉得当中另有蹊跷。”

  “你所谓的蹊跷是什么?”胤禛目不转睛地看着凌若,彼时,宫人正将一碟碟覆了银盖的碟子呈进来放到桌上,虽不曾启盖,却依然有一丝香气透出,索绕鼻间。

  凌若贝齿轻咬,带着一丝凝重道:“臣妾在想,翡翠会否并非自尽,而是……有人加害?”

  胤禛眼中精光闪烁,沉沉道:“熹妃所谓的人是指哪个,皇后吗?”

  “臣妾不敢,臣妾只是觉得事情有所可疑罢了。”凌若刚才那句话,是有心试探胤禛,看他对那拉氏还留着几分信任,若是真的已经全无信任可言,她不介意冒险做一回落井下石的人,也许那拉氏会想方设法反扑,但只要胤禛不站在她那边,任她用尽全力,也闹不出什么事来,更威胁不到自己。

  只可惜,那拉氏几十年来的温顺谨慎不是白装的,胤禛如今对她虽尚有不满,却还不至于到最坏的地步,“皇后这一回虽然糊涂,但观其本心并不是狠毒之人,翡翠又跟了她这么多年,怎会下手加害,熹妃你想多了。”

  “是。”凌若无奈地答应一声,人一旦先入为主了,想再改观真是件不易的事,“还有一事,三福因为翡翠身故,不愿继续留在坤宁宫中睹物思人,想要跟随臣妾,皇后行杖五十后,将他交由臣妾。”

  胤禛虽觉得行杖五十有些多,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三福是那拉氏的下人,眼下他要跟随别人,那拉氏能够应允已经是格外施恩。

  在点头示意知晓后道:“好了,不说这些了,陪朕用膳吧,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朕一直都没时间与你坐下下好好吃顿饭。”

  在命宫人将银盖掀启之余,凌若笑道:“可不是吗,皇上就算有时间也去看谦贵人,哪有空陪臣妾啊。”

  胤禛被她说得失笑,“你这妮子,尽会颠倒黑白,朕如今不是正在陪你吗?你啊,多吃一些,将身子养好,然后跟润玉一样为朕开枝散叶,生个女儿,那朕就开心啊。”

  凌若将盛好的汤端给胤禛,口中笑道:“皇上想得可真远,臣妾还连影都没有呢,您就想着要生女儿了;万一要是生不出来,您岂非还要怪罪臣妾?”

  胤禛肯定地道:“朕相信,朕与你一定会有女儿的。”

  凌若笑着摇头,真不晓得胤禛哪来的自信,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美好的期望,若能成真,她这一世都会心怀感激。

  这顿饭后,因为胤禛还要去看刘氏,所以未曾留下来过夜,凌若已料到会这样,但真看到胤禛离去,还是有些失落。

  看到她郁郁寡欢的样子,水秀忍不住道:“主子,您既是不舍皇上,何不开口让皇上留下来呢。”

  “这一次留了,那下一次,下下一次呢?”凌若重重叹了一口气道:“始终皇上不是本宫一人的皇上,本宫不可以太过贪心。”

  水秀沉默了一会儿,忽地想起一事来,压低了声道:“主子,您说谦贵人那边发现玉观音的问题了吗?若是发现了,怎么这咸福宫里静悄悄的,一点响动也没有。”

  凌若看着她不答反问,“那你认为该有什么?”

  “那可是……”水秀左右瞥了一眼,见没外人方才继续说下去,“那可是麝香啊,对胎儿最是危险,谦贵人怎么着也该大做文章,究着温贵人不放才是。”自从凌若在温如倾送给刘氏的玉观音上动了手脚后,他们一直有派人暗中盯着咸福宫那头,只是一切都与往日无异。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