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百零三章 玉观音

  胤禛狐疑地盯着她,“既是这样,你为何一直低着头,好似怕朕看见的样子。”

  “哪有,是皇上多心了。”刘氏的话不止没能消除胤禛的疑心,反令他更加怀疑,目光一转,落在跟着刘氏一道迎出来的金姑道:“你主子不说,你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金姑为难地看着刘氏,正想说话,刘氏已然低喝道:“不许胡说。”

  见金姑不敢开口,胤禛皱了眉道:“润玉,到底有什么事是不能与朕说的?”

  “臣妾真的没事,皇上快请进吧。”这般说着,她满心疑虑的胤禛迎了进去,跟在后面的金姑一直欲言又止。

  进到里面,在等宫人奉茶上来的间隙,胤禛看到临窗的小几上摆着一件用红绒布罩起来的东西,放在那里显得很突兀,“这是什么?”

  刘氏神色一慌,紧张地道:“没什么,臣妾这就让人拿走。金姑,还不快拿下去。”

  她这样子越发让胤禛怀疑,对刚要有所动作的金姑道:“不急,先拿过来给朕看看。”

  刘氏赶紧阻止道:“皇上,不过是一件无趣的摆设罢了,没什么好看的。”

  胤禛瞥了她一眼,沉声道:“既然只是一件无趣的摆设,润玉又为何这样紧张,不愿让朕看到呢?”说罢,他不容置疑地道:“拿过来。”

  “是。”金姑不言多言,直接捧了那东西到胤禛面前,随着胤禛揭开绒布,一尊雕工完美,玉质温质的观音象呈现在胤禛面前,随着而来的还有一股极为特殊的香味,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至于刘氏,在观音象捧过来时,便悄悄地往旁边挪了一些,绢子亦有意无意地掩在鼻子下。

  胤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观音像,“这便是你说的无趣摆件?朕瞧着倒是极好,为何不喜欢?”

  “臣妾也不知道,就觉得不喜欢。”刘氏搪塞了一句后,对垂手站在一旁的金姑使了个眼色道:“皇上已经看过了,还不赶紧拿下去。”

  “不急。”胤禛分明感觉刘氏有事在瞒着自己,如何肯就这么让他们拿下去,“朕不记得曾赏过你玉观音,这是谁送来的。”

  金姑偷觑了一直掩鼻避开的刘氏一眼道:“回皇上的话,是……温贵人送来的。”

  “如倾?”胤禛微一点头道:“她倒是有心思,知道观音既有送子之意,又能保人平安,用来送你是最恰当不过的。”

  “是了。”刘氏勉强应了一声,待要再说,忽听胤禛有些奇怪地道:“怎的这玉观音还散发着香气,而且这香气……”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了话,鼻翼微张,深吸着一直索绕在鼻尖似曾相识的香气,而神色在这样的静默中渐渐严肃了起来。

  “四喜!”他忽地一声厉喝,把四喜吓得浑身一哆嗦,忙不迭躬身道:“奴才在,皇上有何吩咐。”

  胤禛神色凝重地道:“赶紧将这尊玉观音拿出去,还有把窗子和门都打开通气。”说罢,他转头关切地看着刘氏,“润玉,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特别是腹部,难受吗?”

  刘氏放下手里的绢子,神色凄惶地道:“皇上闻出来了?”

  胤禛沉沉点了下头,又有些生气地道:“若朕不闻出来,你是否准备就这么瞒下去,不让朕知晓。”

  她低低道:“臣妾不想让皇上担心……”

  “所以你连这么大的事也瞒着朕?”胤禛深吸了口气道:“刚才那玉观音散发出来的分明是麝香,与朕说实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臣妾……”刚说了两个字,刘氏便嘤嘤地哭了起来,不胜伤心之意,金姑在一旁看着不忍,跪下道:“皇上,贵人主子也是刚刚才发现的,这两日各宫娘娘主子送了许多贺礼来恭贺主子,众贺礼当中,主子犹为喜欢温贵人所送的玉观音,且玉观音散发的香味亦很好闻,特意命奴婢等人寻个地方供着,好借玉观音的灵气护佑腹中龙胎。岂料刚摆了一天,主子便觉得胎动不安。因为之前主子的胎气一直都很安稳,从没什么问题,奴婢觉得奇怪,就想会否是屋里有什么东西冲了龙胎,所以仔细检查了一遍,直至这个时候,奴婢才发现玉观音散发的香气与奴婢多年前闻到的当门子有所相似。”当门子,是麝香的别称,常代指麝香中的一些精品。

  金姑换了口气续道:“因为事关温贵人,奴婢不敢轻下结论,所以请来一直为主子诊脉安胎的太医,他发现玉观音表面上,被人抹了一层麝香粉末。”

  胤禛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他早就闻出那是麝香了,否则也不会让四喜立刻拿到外头去,并且开窗通气。

  刘氏一直显得局促不安,好不容易等金姑说完了,她忙道:“皇上,臣妾相信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温贵人她……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朕也希望这是一场误会,否则……”否则什么,胤禛没有说下去,改而道:“这件事朕会处li,你好好歇着吧,朕改日再来看你。”不等刘氏说话,已然吩咐候在门口的四喜道:“带上玉观音随朕回养心殿。”

  “嗻!”四喜小心地答应着,连声大气也不敢喘,只捧着玉观音紧紧跟在胤禛后面。

  “臣妾恭送皇上。”直至胤禛走得不见人影,刘氏方才直起身来,不过此时此刻,她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紧张忧心之色,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寒凉。

  在扶着刘氏坐下后,金姑接过宫人递来的安胎药给刘氏,犹豫许久,终是小声问道:“主子,皇上会治温贵人的罪吗?”

  “为什么不会?”刘氏漫然问了一句,低头看着碗中因为晃动而产生涟漪的汤药,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静止的,因为就算它自己不动,也自然有人去晃动他,“谋害皇嗣那可是大罪,而皇上膝下又一直子嗣单薄,他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有人害龙胎而置之不理呢。”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